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干嘛骗我?」白苹双手握拳,气冲冲地跑出去。「阴阳铁的事骗我,红姑娘的事骗我还有之前堆谎言,到底什么意思?」

  她先到房里找人,却没看到人影,经过花园时,发现公孙敛正仰着脖子盯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

  「你在看什么?」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猜想是不是什么珍禽异兽躲在其间,可越往上瞧不清,枝叶层层叠叠几乎没有任何光线能穿透。

  「我想找只鸟问些事,可它们全躲着不见人。」

  「因为兰夫人恐吓过它们」

  「是啊!不过还是有些不寻常。」公孙敛沉吟着。

  「你是不是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我也觉得鸟都躲起来很奇怪,凤兰夫人说定有阴谋。」

  公孙敛笑问:「你觉得是什么阴谋?」

  「最明显的就是它们在掩护赤凤,赤凤对我跟兰夫人甚至老爷爷的事可能知道些什么,但是它不想讲所以才躲起来,至于阴谋我想了很多,可是都被兰夫人否决,我答题的命中率很低,所以还是不要贻笑大方,直接听你的高见比较好。」

  公孙敛笑道:「我没什么高见,只是觉得不寻常。」

  「是喔!」不晓得他是真这么想,还是不想告诉她。「那我可不可再问你件事。」

  「你不用这么客气,尽管问。」公孙敛立刻道。

  「阴阳铁的真正功用到底是什么?」明知他们兄弟可能串供,但她还是忍不住想问。「请你老实告诉我,不要骗我。」

  公孙敛爽朗笑道:「怎么,被二哥骗怕了?」

  「你也知道公孙朗在骗我」

  「不是。」公孙敛赶紧断她的话,他失言了。「我不知道二哥说了什么,只是他讲话就是这样,虚虚实实的,不是只对你。」

  白苹脸怀疑。「你别袒护他。」

  他笑道:「我袒护他做什么。」

  她还是觉得可疑,正要追问,他已转了话题。「阴阳铁主要是行保护作用,这二哥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它还有些次功能。」

  「什么次功能?」

  「我们从小带着阴阳铁,它跟我们几乎是体的,即使丢失,也很容易找到。」

  「这是什么意思?」她歪头想。「他把阴阳铁弄到我身体里」

  「如果你不见了,他才找得到你。」

  白苹惊讶地张大嘴,时各种情绪涌上,震惊心疼感动不舍全交织在起

  「对了,附赠你个秘密。」他继续道。「我们已经很久没变身了,在我们这个年纪如果还变身有点不光彩。」

  「不光彩?」

  「变身是少年时期才会做的事,到了我们这年纪,除非同样是跟北凉战士做生死决斗,否则不会再变身。」

  在山中发生的事公孙右都告诉他了,芙妹与他们的实力差了大段,二哥根本不须变身也能制住她,他会时失控,想必是因为当时玉飞双被芙妹打了掌,他时怒火攻心,所以才控制不了自己。

  白苹恍然大悟,难怪她每次叫他变身他死不肯,还以为是不好意思被她看到难看的模样,原来是因为不光彩。

  「等下,你说你们这个年纪你们到底几岁了?」她忘了北凉很长寿,如果没意外,可以活两百以上,比别国多出倍。

  公孙敛咧嘴而笑。「这你还是问他吧。」

  见他卖关子,白苹更急了。「天啊!他不会百多岁了吧,这么说我跟老公公这不行,我去问他,这种事要先说清楚啊,他根本是诈骗集团,他在哪儿」

  公孙敛为她指点明路,笑着看她远去,总算小小报复了下,否则他老吃闷亏,也太不公平了。

  白苹杀气腾腾往目标前进。「公孙朗,你在哪儿?」这里有两条岔路,她怎么知道要往哪儿?

  「公孙朗,你出来,我有话问你。」她往右而行,但走了几步后,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于是又折回原处,这次选了左边的石子路。

  果然就见到他立在凉亭内,沉思地遥望远方,见到他,她的心跟胃仿佛有羽毛在里头刷来刷去,弄得她痒麻,怒气也迅速散去。

  气死人了,什么阴阳铁嘛!这样她怎么对他生气,他的视线由天际收回,转过身来面对她,俊帅的五官深邃的黑眸让她的心又开始痒了以前虽然也觉得他帅,但并不会心痒难耐,现在他的根本像过敏原,只要接触她就开始发痒,只差没出疹子。

  不行,她不能发花痴,她要振作,今天就叫他把这鬼东西拿出来。

  「你为什么直骗我?」她重新聚积怒气,跑到他面前质问。

  「骗你什么?」

  「还装蒜,红姑娘根本没有你说的伤得那么重。」

  他点也没有心虚的表情,还扬了下眉,不知悔改地说:「你发现了。」他以为她会再迟个几天才会发现。

  「你为什么骗我?」她更气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真的很讨厌你这样」

  「这样我才有理由留下。」他实际地说。

  她怔,想起那天他说要离开她还很生气。「你不能因为爱面子就骗我。」

  他伸手要拉她,发现她后退步,还赶紧将双手藏到背后。

  「我们还没有说完话,你不可以碰我,我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你又想对我毛手毛脚,让我晕头转向对不对,这次我不会再上当。」她坚决地说。

  他没生气,反而露齿而笑。「晕头转向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