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们之所以不着急,是因为只要段时间,菅野定会投降的,所以他们觉得只要耐心等候就好。

  织部看了看表,时间是八点十五分。菅野到底要坚持到什么时候?织部估计顶多三十分钟吧!他这样抓着少女的身体,最多也只能撑这么久吧!他可能会更快就死心,然后放开少女逃跑,织部思索着菅野逃跑时的情形。

  织部只顾着看菅野,所以过了会儿才发现自己所站的楼梯正下方出现了个男人。不久后,他虽然发现不对劲,但是他看着那个男人时,也并未意识到那个男人和这个事件有关。

  就在织部发现那个男人手持黑色长棒时,围观的群众也几乎同时发出莫名其妙的叫声。

  是长峰长峰出现了,就在天桥下。织部边对着无线电对讲机大叫,边冲下楼梯。

  但是这样的报告根本没必要,因为长峰手持猎枪,慢慢接近菅野,眼里似乎没有任何人。

  看热闹的群众,在看见黑色枪身时,边发出尖叫声,边逃跑。调査人员们下子无法动弹,因为如果莽撞地接近长峰,旦长峰开枪,后果将不堪设想。

  菅野快儿也愣住了,他的脸上呈现出惊吓和害怕的神色。

  菅野松开了手,少女从他的手里逃了出来,赶紧跑向真野那儿。

  但是菅野似乎没有工夫管少女往哪里跑,他看见了长峰,眼睛瞪得好大。

  菅野似乎回过神了,然后赶紧转身逃跑。

  织部心想糟了,长峰已经拿好了猎枪。

  绘摩——长峰边用瞄准器捕捉菅野的背影,边在心中吶喊着。

  现在爸爸要替你报仇了,爸爸要亲手埋葬那个让你受苦毁了你的幸福人生,还有夺走你性命的那个家伙。爸爸其实想用更残忍的手段杀死他,但是爸爸只想到这个办法,对不起!爸爸杀死这个家伙后,就会去找你,我们在那个世界相逢后,就两个人起快乐生活,爸爸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长峰让枪身静止不动,猎物正在逃跑,但是对长峰来说,人类再怎么跑都没有用。他看不见四周的动静,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他全神贯注,用力扣下扳机——

  就在这时

  “长峰先生!”

  个女人的声音划破了这个无声的世界,她的声音使得静止不动的焦聚大幅摇晃。

  长峰感到混乱,那是谁的声音?为什么只听得到那个声音呢?他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他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因为菅野要逃跑了,他正要逃进旁边的建筑物里,长峰又再次喵准目标。

  绘摩爸爸要开枪了。

  然后他扣下扳机——

  50

  爆破声撞击到墙壁,反弹回来。那瞬间,上野车站的周边被寂静包围着,只听得见行驶在昭和大道的汽车声。

  阿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站在路边。他周围的人也没有移动。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几秒钟。

  “请让让请让让!”有人对着前方叫着,好像是名刑警。

  那个声音好像是个暗示,下子四周就变得很喧嚣。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吗?”

  “刚才是枪声吗?”

  “怎么了?”

  阿诚被后面推挤着,因为那些看热闹的人想要看发生了什么事,便开始往车站前移动,阿诚被人潮推着往前走。

  他听见有人叫着“请让让!”和哨音,还有巡逻警车的汽笛声也越来越接近。

  织部仍然拿着手枪,他无法动弹,只是看着前方。在距离他十公尺左右的前方,他的同事们蹲在那里,他们围着个倒下的男人。地面上流了好多的血。

  真野走过来,将织部的手压下去。

  “把枪收起来。”

  织部终于回过神,他赶紧把枪放回口袋里。

  “真野警官,那个,长蜂”

  “还不知道,总之,你先上车,开枪的刑警如果还留在现场,会很麻烦的。”

  “可是”

  “好了,照我说的做!你的判断没有错。”

  “真野警官。”

  织部看着真野的脸,真野对他点点头。“快去!”

  织部遵照前辈的指示,正打算离开时,他看见了个女人。她茫然地站在距离人墙稍远的地方。

  “怎么了?”真野循着织部的视线看过去。

  “那个女人身穿白衬衫牛仔裤的女人,好像在哪里看过是吗?”

  “怎么了?那个人有什么不对吗?”

  “她刚才大叫长峰先生,所以长峰犹豫了下才开枪。但是之前我不管怎么叫,长蜂都不理我。”

  “喔,我知道了,我来问问看。”

  真野靠近那个女人,和她说话。那女人好像没有立刻回过神。织部看见真野好像将那女人带到别的地方去,他才转过身,走上天桥的楼梯。

  他的手指仍残留着扣扳机的触感,这是他第次对人开枪。虽然这次发射的距离比他平常练习时近了很多,但是他不觉得自己会射中。不过,当时实在也想不到别的办法。

  “长蜂住手!把枪丢下!”

  他从后面警告了好几次,但是长峰完全没有反应。长峰拿着猎枪的姿势不动如山,从他的背影就可以感受到他坚定的决心。

  从背后冲过去的话距离太远,剰下的时间不到几秒钟。如果不是那个女的叫住长峰的话,在织部犹豫不决的时候,他早就扣下扳机了吧!

  织部全神贯注地拿着枪,连要瞄准腿部的时间都没有,他瞄准了长峰的背后,万没有打中的话,也不能使其他人受伤——在这短短几秒钟里,织部想的只有这个。

  子弹打中了哪里?织部并不知道。但是,长峰背后染成片鲜红的样子映入了他的眼帘,他也清楚记得长峰倒下来的样子。

  织部从天桥上回头看,长峰依然被调査人员们包围着,然后在有点距离的地方,菅野被押上了巡逻警车,他看起来完全没有反抗。

  你的判断没有错——

  真的是这样吗?织部心想。他是为了保护菅野才对长峰开枪的,这样做真的对吗?

  阿诚不太懂刑警所说的意思,只能反复说着同样的话:

  “所以我说我只打过两次电话,我觉得我不应该保持沉默,所以就打了电话。我之所以没有报上姓名,是因为我怕快儿知道是我告的密,会对我报复。”

  “那你打电话给谁?”

  “我不是说打到警察局吗?但是我没有问对方的姓名。”

  “第次你打的号码是从传单上看到的吗?”

  “是的,那是我在车站捡到的传单,上面写着个女孩被杀的案子,如果有任何情报,请打电话。”

  “是这张传单吗?”刑警拿出张纸放在阿诚面前。

  “对。”

  “这里有三个电话号码,你是打哪个?”

  “要叫我说几次呢?我说我是打电话到警察局的。”

  “所以是哪个号码呢?”

  “就是这个啊!”阿诚用手指着其中个号码,“因为写着城东分局,所以我就打到这里。”

  “真的吗?会不会是你弄错了,打到上面的那个号码呢?”

  “不会,因为对方接起电话时,还说了‘这里是城东分局’,然后我跟他说,我是看到传单才打电话来的,他就将我的电话转到另个地方,然后我就对来接电话的人说出了敦也和快儿的事。于是那个人叫我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