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没说出来。

  心恢意冷的胡达初愤然离开北京,回到他的故乡市。在市中心医院,他依然不得志,直到退休也没能混上官半职,虽然领导们都不喜欢他,但对他医术却不得不挑大拇指,但凡遇到棘手的病例首先想到的就是胡达初。今天局长大人因公导致要紧部位负了重伤,众人筹莫展之时,理所当然的想到了已经退休两年的胡达初。

  王胜杉赶紧亲自开车把胡达初接到医院,胡达初不贪名利,对医学却有种独有的偏爱,听说有疑难手术要做,立刻义不容辞的奔进手术室,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已经六十二岁高龄,但娴熟的技艺依旧令在场的医生叹为观止,不到二个小时,手术圆满成功。

  接受手术后的陈局长很快就沉沉睡去,王胜杉院长见切正常,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傍晚时分,陈三觉醒来,翻身从坐起,直在床边守候的付兵急忙扶住他,说:“我的局长大人,你可小心点,要是整不好”

  说着“嗤嗤”笑了起来。

  “啥玩意整不好?”

  陈三掐了把脸坏笑的付兵,说:“老子的武器先进着呢,受这点挫折根本不算事!哎?我说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幸灾乐祸呀?啊?等武器彻底修复好之后,看老子怎么修理你?”

  “看您说的,哪能呢?人家是看您恢复得好,这才高兴的嘛。”

  付兵收起笑容,脸正经的说着,同时倒了杯水递给陈局长。

  陈三喝了口,说:“小冰冰,明天早你去趟省城。”

  “干什么去?我们不是刚刚从省城回来吗?”

  付冰不解的看着男人。

  “你去找那个给我算过卦的先生,看来不服高人不行啊,人家算的真就应验了听他的意思,我在月之内若接近女色不但有血光之灾还有生命之忧,这血光之灾是发生了,但却远不至于危及生命,我是担心今后是不是还有什么灾难?”

  付冰在旁边点头听着。

  陈三接着说:“你向先生好好请教请教,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破解之法?”

  第59章终有恨

  第二天下午,付冰风尘仆仆的从省城回来,见从陈局长住的高档病房门口排了长长的支队伍,问才知道都是来探望陈局长的。付兵好不容易挤进病房,里面燕飞雪和林娜正在招呼着排号陆续进来的探望者,这些人都非常懂事,进来后见陈局长微闭双目躺在,句多余的话没有,报了名姓,送上财物,然后转身走人。

  后来位在医院工作多年的老医生回忆起当初的情景,不无感慨的说:“那壮观的场面,是他从来没有看过的,可见陈局长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可见下属们对他的深厚感情,仅从这点来看,就足以证明陈局长确实是党培养出来的好干部!”见付兵回来,陈局长让燕飞雪把外面还在排队的人都打发走。瞬时之间,屋里屋外都安静下来。

  “咋个情况?”

  陈三问。

  付冰从兜里取出个红色的纸包,说:“这是那算卦先生给的,他说是天机,必须您亲自过目,不能让外人知晓。”

  听这话,旁边的林娜亨飞雪便欲转身离去,被陈三叫住,说:“不用走,又不是外人,咱们起看看到底是什么天机?”

  陈三撕开红纸包,展开里面的白纸,上面只有八个大字,“远遁异国,可保平安”陈三下子愣住了,其她三女也都看到了纸上的字,见陈三不说话,都默不作声的看着他。过了好会,陈三轻叹声,缓缓把手中的白纸撕得粉碎。

  “哎!局长,您咋给撕了呢?”

  付兵不解的说:“这可是天机啊!”“什么他妈的天机?老子是炎黄子孙,身体里流的是中国人的血液,就算死也要死在这里,哪儿也不去!”三女还从来没见过陈局长如此义正词严的侃侃而谈,都不无敬佩的望着他。

  却听陈局长继续说道:“你们说,当今世界,有哪个国家的官员能享受到我们国家当官者言九鼎独断专行的特权?我到了哪个国家还能够如此的为所欲为无法无天?”

  扫了三女眼,接着意味深长的说:“我怎能忍心抛弃如此宽厚仁慈的政党?我怎能忍心背叛如此文明和谐的国度?值了,在国当官,就算让我陈三少活二十年也值了!”冷笑声,继续说道:“再说了,我觉得这算卦的有点故弄玄虚,夸大其词,我倒要看看,谁能搬得动老子?谁能伤及到老子的性命?”

  三女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胡达初的医术高超,又用了最好的药,得到最精心的护理再加上陈局长体质强壮,不出数日,他已经可以行走如常了。

  这天下午,付冰陪着陈局长在外面的林荫道上散步,陈三突然问她:“小冰冰,你还记得我们在省城算卦的那天是几号吗?”

  “嗯”

  付冰歪头想了想,说:“是四号吧?”

  “对,我记得也是四号再有三天就满个月了。”

  “局长,您算这个干什么?”

  付冰不解的望着陈三。

  “那算卦的先生说我个月内有灾难,我想要是过了个月,那就应该平安无事了”

  “哈哈,您还记着这件事呢,您不是从来不信这些的吗?”

  付冰说。

  “是啊,我是从来不信,可这次这次确有不同”

  顿了顿若有所思的说道:“我真是有点后悔不该不听那先生的话,其实个月不近女色,也算不得什么。这几天我总觉得心慌慌的,还总做恶梦,看来啊,凡事不能强信也不能不信,人要是太自负了总会出问题的”

  见陈局长本正经的样子,付冰认真的说道:“局长,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您就是想的太多了,其实哪有那么严重啊?”

  突然话锋转,笑道:“这事儿要是传扬出去,说大名鼎鼎叱诧风云的陈局长被个算卦老头忽悠的寝食不安神不守舍,那还不让人笑掉大牙才怪?”

  这番话立时激起了陈三的逞强好胜之心,哈哈大笑道:“我陈三几时怕过什么?”

  轻轻揽付冰的香肩,在她耳边低声笑道:“这阵子可把我憋坏了,会你可得好好陪陪我”

  “哎呀!”付冰脸红,惊叫道:“那可不行,您的伤还没彻底好呢医生不是嘱咐过了不让您那个要是我可担待不起”

  正所谓:阎王要你三更死,怎能等到五更时。这位名声显赫称霸方的陈局长最终未能躲过此劫。就在当天午夜,他被从北京派来的特警秘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