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1/2)

加入书签

  番外之——即墨非的痴

  转瞬间,三个月的时间就这样溜走了,自从三个月前,我在自家‘强权’们的手中逃了出来之后,我就游荡了好几个地方,怕他们会找到我,哪个地方我也没敢多待,可是仅仅才过去了三个月,我就,想他们了。

  “真没出息,离开他们你就活不了了吗?也不想一想那些个臭男人们是怎么对你的,你个没脑子的超级哺动物。”

  站在一面镜子前,我指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声的喝骂着,没办法,不这样我怕我会在下一秒钟,就用瞬移瞬回到爱人们的身边去,我的自由可是才仅仅享受了三个月而已。

  “去哪儿呢?天地虽大,我却不知道我应该去哪儿,这种感觉……好让人难过噢。”

  飘飘荡荡的在宇宙间漫步,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一个美丽的星球面前,看着那蓝色的星球,突然间,我高兴的笑开了。

  “地球,是地球嗳,我不是很早就想看一看大熊猫的吗?这回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我最爱的熊猫猫,月月来喽。”

  兴高采烈的化做了一道光,我一闪身,溶入了蓝色的海洋里,下一刻,出现在了地球的街道上,这里,叫做北京。

  “大叔,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头带一个大大的草帽,披着一头及腰的长发,宽松的裙子显现不出我已经拢起的肚子,如果不细看,谁也发现不了我是个准妈妈,只会把我当成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女孩儿。

  “这个啊,这叫糖人儿,是用糖汁浇出来的各种人物、动物,很好看也很好吃的噢。”

  见对方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大女孩儿,如果眼神有问题男人没有为那声大叔而诧意,笑着又一次当起了解说员,这小姑娘一定不是地球人,大概又是哪个星球来这里游玩的小家伙吧?呵呵……真可爱。

  “什么都可以浇出来吗?那你能浇出我流光电话和电脑的和成体里的人物吗?”

  如果可以,嘿嘿……我就一个个的吃了他们,让他们再让我生气,让他们再让我想的心口痛,都吃到肚子里了,应该就不会这样想他们了吧?

  “当然可以了,我的手艺那是没得说,小姑娘,你想要什么样子的?”

  挺直了腰板儿,手艺人大有不要小看我的样子,那种你可以不买但不可以侮辱我手艺的表情,逗得我一个劲儿的想笑,当然,我没敢笑出来。

  “看,就是这几个人,六个我都要。”

  伸出手指点弄了一翻,小天他们的影像就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眼神不自觉的看着几位爱人出神,不知,他们现在都在做什么?可有想我?可有找的焦头烂额?呵呵……傻瓜们,我也想你们了。

  “原来小姑娘也是个追星逐啊,这几个人我都浇过,好多人都买过呐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小女孩儿,你看,我这里还有好多张影象,这个造型不错,要不我就照着这个样子来?”

  眉头直跳的看着那位大叔,手拿着一达儿的影象资料摆开在了我的面前,里面小天、哲、决、墨墨、小心连向来不出采的天意都有,追星逐?还好多人买?特别是小姑娘?,老娘的男人她们也敢说买就买说吃就吃吗?真是气死我了。

  “小姑娘,小姑娘,想什么哪,我说你看这张怎么样?就这人的长像,绝对的天上地下都难找的,你看……嗳你别走啊,不满意我这里还有哪……”

  腾的一声我就站起身,跑开了,那张是小心微笑的影象,的确很美也的确很迷人,可是此时的我看到那影象,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撕毁了它,让它再也不能成为别人的商品。

  “混蛋,王八蛋,怎么可以吃我的男人?他们都是我的,连影象也只能是我的。”

  闷闷的坐在水台旁,我低垂着头喃喃的自语着,大大的眼睛里水光又一次荡漾了起来,口好痛,痛的我想要大叫出声。

  “哇,真的是他,真的是他,他好帅噢,迷死我了。”

  心情正低落,再被耳边的尖叫声一扰,可想而知我该会有多么的恼怒了,愤而抬起了头,我正想让这几个女娃子闭嘴的时候,却看到了对面远远处站立着的那个男人,怎么会是他?

  “你说,他为什么总是来这里啊?以前也没听说过他喜欢熊猫啊,可是这三年来他每隔上一段日子就会来,来了也不进去,就只是站在门口看,那样子,让人看了好心疼噢。”

  三年?已经过去三年了吗?即墨非,你这三年每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来这里?你是……在等我吧,知道我喜欢熊猫,所以认定了我有一天一定会来看,你就一直一直的等?即使这希望很眇茫你也要等?你怎么这么的傻啊。

  又一次站到了这里,看着熊猫园门口处进进出出的人们,他只是站在这里远远的看着,希望那人群里能突然间出现他期盼了好久的那个狠心人儿。

  刑晓月,你这个没心没肝的女人,三年了,你怎么可以整整三年都不回来看我?你不是说我可以当你的情人了吗?有我这样的情人吗?三年间不闻不问,就算是养一只宠物,这样也早就饿死了啊。

  求求你快点回来吧,哪怕不是来看我,哪怕你只是一时兴起想看一看你很喜欢的大熊猫,我也不会介意的,只要,能让我再一次见到你,真的真的,好想你啊。

  眼神迷漓的呆视着前方,即墨非难掩痛苦的神色被我真真实实的看了个真切,心口突然一堵,像被谁重重的击了一拳似的,这样爱我这样无悔的男人,我怎么会忘记了呢?当初走的匆忙,到了那里要重新建立新家还忙,只以为不过是六个多月的时间,却不想这里,早已经过去了三年。

  “对不起非,是我错待了你,让你等了我这么长的时间,我发誓,我不会再让你的眼中出现为情所苦的神情了,我会让你也能品尝到爱情的甜密,让你真真正正的成为我的男人的。”

  眼含着泪,我的目光不舍的紧紧粘在即墨非的身上,直直的看着他的我,就像一个正在暗恋别人的小女生,那能灼伤人的眼神里带着十万多伏的电压。

  呆呆注视着前方的眼神突然一顿,即墨非被那一种熟悉到让他心痛的眼神给惊醒了,猛的转头看去,当追着那道眼神看到了那个倩影之时,泪,就这样从他的眼中滑落了。

  几大步跑到了对方的面前,手抬起又放下,咬着牙直着眼,即墨非不敢去揭开那个大大的草帽,他怕下一刻就会因为认错了人,而心碎的死掉,可是这个身影,这种感觉,又让他的心狂叫着,是她是她,真的是她回来了。

  “是……你吗?”

  颤动着语音,努力的让自己不至于因为激动,而变得语无伦次吓到对方,即墨非尽量温柔的问着,他的举动让人们的目光都追随而来,这一刻,我又一次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众所瞩目的人物,寂静的空间里我听到了即墨非的心跳声,那狂跳的律动让我的心,暖暖的充满了柔情。

  “非,我来接你回家了。”

  抬头,自行把头上的帽子拿了下来,刑晓月那张平凡普通的脸,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没有听到四周的尖叫声,没有看到人们眼神中的震荡,我只看得见只听得见眼前之人的一切,他,正因为我而露出了幸福的笑,虽然那笑里还带着让我心疼的眼泪。

  “接我,回家?”

  “嗯,接你回家。”

  “真的吗?不是骗我?”

  “不骗你。”

  即墨非不敢大声的说话,只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身体一点点的靠上前,慢慢的颤抖的将娇小的人儿揽进自己的怀中,脸蹭着她的,当那热度真真实实的由脸上传递进了心里的时候,他紧紧的收紧了双臂,直到这一刻他才敢确定,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晓月,刑晓月,你要是敢再一次丢下我不管,我就,死、给、你、看。”

  咬着牙即墨非努力的不让眼泪真的落下来,话是誓言是诅咒,带着浓浓的爱意闯进了彼此的心里,刻在了彼此的灵魂上,我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我的生命里再也不可能少得了他,他,不再是我的情人,而是变成了我的爱人,即墨非,你真的,让我动心了哪。

  “我饿了。”

  仰起头,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顺便还拉起了他的手,轻轻的放到了我的肚子上,那拢起的触感让对面的男人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你怀孕了还敢到处去跑?他们呢?他们就放心让你一个人待在这儿?他们是怎么照顾你的?就是这样不闻不问吗?说话。”

  气死他了,真真的气死他了,竟然在晓月这么需要人陪的时候,一个都不在,,等他见到他们的时候,看他怎么找他们算账。

  “那个……我其实……是偷跑出来的……”

  小小声的说,低头玩弄着手指,我自知理亏的没敢抬头,小媳妇的模样让那帮子崇拜我的人们差点没吐血。

  她真的是神吗?怎么可以有这样的神?呜……我的偶像啊……

  “偷、跑???你……—%—%—%%—”

  瞠目结舌,看着气的双目通红,对着我一门子念经的某位,我真的真的,好想要大笑噢,非的样子,好搞笑,也,好可爱,真想亲上一口。

  心动不如行动,我凑上前直直的吻上了他的嘴唇,把他下面成百上千的话语都给死死的压了下去,一吻过后,我依然没有松开圈在他脖子上的手,头依偎在他的怀里,撒娇的看着他。

  “非,我真的饿了。”

  “噢……那我们,去吃饭。”

  呆呆的抱起了怀中的女人,小心的不碰到她的肚子,即墨非直直的走向了左前方,那里今天早上他去吃过,东西很好吃,她应该会喜欢的吧?

  看着非还有些傻气的脸庞,我知道他依然没有从刚刚的那一吻中回过神儿来,手死死的揽住他的脖子,这一回我不再会放开他的手,他,从此刻起,就是我的男人了。

  番外之——我不正常的大人

  “小心点吃,来先喝口果汁。”

  独立的单间儿里,我与非尽情的享受着甜蜜的滋味,吃着盘中的点心,喝着非递上来的果汁,美的我都快飞上天了。

  “好好吃噢,这里的东西怎么可以这样的好吃啊。”

  本来就拢起的肚子被我这一顿猛吃,给弄的又大了一圈儿,傻兮兮的笑了笑,我拍了拍小肚皮,与我的女儿打了声招呼。

  问我为什么知道是个女孩儿?笨啊,我什么不知道?只要怀上了,我就知道是男是女,这也是为什么我家的那帮子男人们,会这样在乎宝宝的本原因,就因为她是个女的,所以肯定不会是情敌,这才得到了所有人的爱,哼,让我吃酷的爱。

  “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再来吃的,干嘛要这样猛吃,弄得自己难受不说,连带着孩子也跟着受罪。”

  看着那拢起的小腹,即墨非忍不住的伸出了手轻轻的放在上面抚着,感受到了小家伙的蠕动,刹时喜上眉稍的傻笑了起来。

  “她在动嗳,是在跟我打招呼吗?”

  这感觉好奇怪,虽然这孩子不是他的,但喜爱的心情却一丝也没有受到影响,真心的慈父般的笑,明晃晃的挂在了即墨非的脸上,让对面的我看了,又不自禁的妒忌了起来。

  “是,你们都喜欢她不喜欢我,哼,又一个变心的男人。”

  嘟着嘴,我撇过了脸不去看他,一句变心的男人差点没让即墨非喷笑。

  “不会这就是你离家的原因吧?晓月,跟自己的孩子吃酷,你是不是太没有出息了点?”

  好笑的了爱人的头,即墨非为这一刻的幸福感激着上苍,拥有她,哪怕只有一分一秒,今生也知足了。

  “我就是没出息怎么了?谁让他们都只看得到她看不到我来着?我就是生气,大大的生气。”

  毫不脸红的对着即墨非撒娇,娇蛮的样子让即墨非这一次真的笑出了声。

  “呵呵……晓月啊,你还真可爱。”

  不提我们两个浓情妾意的在这里打情骂俏,先说一说外面的翻天覆地吧。

  自从我与即墨非在人前重逢开始,这一消息就以光的速度飞向了四面八方,三大国的首脑放下了手中所有的工作,第一时间飞奔而来,还有我的父亲和母亲外加我的大人,一时之间,这间不算太大的饭馆,成为了重之又重的重要之地,没人来打扰我们,是不敢也是不能。

  对于外面的动静,我和非都知道也都没有放在心上,他呢是只要有我在,在哪都一样,我呢,是躲人实在是躲的累了,任他们折腾去吧,反正只要我想走,谁也别想能拦得住我。

  可是我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那个‘恐怖’的大人,直到那一声让我皮疙瘩掉一地的狂喊,出现在我耳边的时候,我才真真实实的认实到了我的错误所在,呜……好可怕噢。

  “笑……笑……来看你了。”

  手中的筷子铛的一声就掉落到了地上,我僵硬的看着旁边的即墨非,无声的问着他,有没有听到那个可怕的声音,在非忍笑的点了点头之后,我认命的面对了现实,接着,一阵狂风扫过,那位清雅?高贵?的大人,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笑笑,好想你噢,你个死丫头,怎么可以趁着到别的星球探险的时候,就拐了一大帮子的美男逃跑了呢?可怜的我还没有见过我的孙女婿哪,我不干,你要陪给我。”

  眉心青筋直跳,我看着这个明明快七十岁的人了,却还能不要脸的做出小女儿状,向人讨价还价的某女人,无语了好半晌,老天,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谁来帮帮我!!

  “笑笑身体不舒服?啊我忘了,笑笑就要做妈妈了,快,让瞧一瞧,这小肚子圆的,一定是个女孩儿,笑笑在你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也是这样圆圆的好可爱,小宝宝,我是你祖噢,等你出生祖一定会疼死你的,哦嚯嚯嚯嚯嚯……”

  不自禁的用双手捂在了肚子上,我看着那个奸笑不断的老女人暗自为自家的女儿默哀着,女儿啊,是妈妈对不起你,让你听到了这样恐怖的声音,真是罪过啊。

  “呵呵……晓月,你的……好有趣。”

  忍不住发笑,头一次看到晓月这样,平常的她都是以压倒一切的姿态晃荡在人前人后的,可是现在,他看到的却是晓月被压的透不过气来的样子,可见,这位一定是曾长期的让晓月吃亏来着,要不然,晓月是不会露出这种,遇到死对头又拿对方没办法的表情来的,真好笑。

  “呀?这位就是即墨非吧?我的孙女婿?呵呵……小伙子啊,你可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与我家笑笑一起出现在我面前的孙女婿噢,来来来,让好好的看一看,嗯,真是帅啊,难怪能入得了笑笑的眼,小伙子,你多大了?交没交过女朋友啊?懂不懂得%#¥¥#%—%—”

  手拉着对方的手,两眼放光的冲着对方就是一顿狂轰乱炸,直炸得即墨非都快翻白眼儿了。

  手捂住了嘴,我笑的双肩直抖,活该,谁让你笑话我来着?报应来了吧?呵呵……

  “晓月,看来,你过的很好。”

  与同时进屋却一直也没有说话的父亲大人,笑着看向了我,转头低瞄了一眼他与母亲互握在一起的手,我淡淡的笑开了。

  “看来,父亲和母亲过的也很好。”

  被我的眼神逗弄的脸色发红,母亲想要将手从父亲的手里挣脱出来,却被父亲死死的握住了。

  “有什么好害羞的?都老夫老妻了,难道还怕女儿看吗?”

  要说脸皮厚那还得是我的父亲,不但不松开不说,还顺势揽住了母亲的腰,看着母亲一脸娇羞的轻瞟了一眼父亲,我为这样恩爱的他们真心的高兴着。

  “爷爷呢?他不是和一起去了原始星系,说想要看一看恐龙是怎样诞生的吗?难道被恐龙给吃了,成为了那里的一堆肥料?”

  远远的看着非在轰炸下脸色泛白的样子,我真的很庆幸这几年不在的日子,还好还好她老人家和爷爷‘游玩’去了,要不然,就凭这几年发生的这些事儿,她还不得让我‘生死不得’啊?

  “说什么呢,你爷爷在家里做饭哪,他说想让你补一补身体,所以特别准备了好料噢。”

  终于心满意足的收住了口,某大人摇摆着腰姿走了过来,狼爪子还忍不住的伸到了我的肚子上,抚弄了一番,让我恨恨的真想要打飞她的手。

  “我们要怎么走?外面好像有很多的人。”

  抹了把冷汗,即墨非嘴唇发紫的凑到了爱人的身边,尽量保持着与某女人的距离,悄声的问着小爱人,那小心谨慎的样子,搞得父亲大人的脸部严重扭曲成了一团。

  “笑笑,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他们来都是为了什么,也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办法,让人类不再面对绝种的危机?”

  对耍怪的样子习惯了,所以一时之间我还真的接受不了这样正经的她,愣了一下,我笑着点了点头。

  “真的有办法?那,你能让你母亲再怀上一胎吗?”

  没想到最激动的竟然是我的父亲,看着他瞬间就明亮的双眼,又瞄了瞄母亲感动的神情,我心中明了了,原来父亲是想要弥补母亲曾经的遗憾,想再要一个两个人爱的结晶,这对来我说,当然算不得什么难事。

  “当然可以,我这里有能控制人体肌能的药丸,吃了它女的肌体就会自然的退化到没有化之前,也就是相当于没有进入银河系的时候,生完了孩子之后身体自会恢复到现在的样子,所以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笑着,我从凭空出现在手心里的瓶子里拿出了一个小药丸,父亲也毫不客气,拿过来就喂进了母亲的嘴里,然后就开始傻瓜一样的笑个不停了。

  “笑笑,你可以把这个瓶子交给,让把它交给国家吗?”

  这小小的瓶子里装的可是整个人类的希望啊,只要拿到了它,研究出了里面的成份,那人类,就再也不用担心繁衍后代的问题了。

  “哪里要那么麻烦?我这里有一张单子,只要照着上面的去做,自然什么都可以解决了。”

  毫不在乎的将单子交给了,看着她激动万分的拿着单子走出了这里,我的心也被她的这份认真所感动了,原来不止会耍怪的,她也可以成为一个圣人,呵呵……还是这样的好一点。

  “走了都走了,就回我们可以回去吃好料了,笑笑,小笑笑,我们回家吧。”

  再次皱眉,我看着这个又变成怪胎的女人,真正的无语了,真来她还是她,正常,也只不过是一小会儿而已。

  “那个……啊,爷爷他……做的是什么好料啊?”

  好奇啊,真的很好奇,当然,我也想先在心里有个准备,因为我怕现在不问,那等吃的时候怕是会被吓死,果然,我的有远见还是很明智地。

  “当然是恐龙蛋了,你不知道我们偷到它有多么的难,那真是#¥%%¥#¥#¥%¥#¥”

  恐,恐龙蛋?看着口若悬河的显耀自己如何如何的某女人,想像着一个大锅里煮着个大大的蛋,而里面不知会是霸王龙还是翼龙,我嘴角抽搐的将头埋进了非宽厚的膛里,感受着他与我一样的,抖动。

  这还真的是个,好料啊。

  番外之——我女儿的混乱出生

  挺着个大大的肚子,我在自家的院子里面走来走去,身旁是哲跟非,其它的人都出去忙事情去了,毕竟在这里,我们都是白手起的家,虽然这几个男人的能力都是非凡的,但忙起来还是会好几天都见不到人影。

  “还要走吗?我好累噢。”

  有些气喘,才不过走了几步我就额头见汗了,可见在孕妇这个光荣的职业岗位上,不管是人还是神,都是一样地,体虚啊。

  “那就先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再走好了。”

  赶快扶着我坐下,非拿起了桌子上早已剥好的苹果,递到了我的手上,一边,哲也在用手帕轻轻的为我擦拭着汗水。

  “不是说还有半个多月吗?我怎么觉得这小丫头好像马上就要出来了似的?这几天她活动的真是越来越猖狂了,白天夜里都不让人好好休息,看她出来我不打她一顿屁股的。”

  嘴上说着狠话,可是我的手却轻柔的抚在如同一个大西瓜一样的肚子上,脸上那慈母光辉般的笑,让眼前两个一直深情注视我的男人,看直了眼睛露出了宠爱的笑。

  “别胡说,你又没有生过,哪里会知道孩子要出来是什么样子的?呵呵……这丫头这么皮还不是像你?只怕生出来啊又会是一个‘惹祸’。”

  看着那不时在动的肚子,柳恩哲只觉得心中满满的都是疼爱,这是他的女儿哪,没想到月儿生的第一个孩子,竟会是他的。

  “什么叫惹祸啊,人家这叫多情叫博爱,如果我的女儿也有这样大的志向,那我就会全力的支持她,闯吧我的女儿,娘永远是你的依靠。”

  一手拿着苹果,一手叉着腰,我坐在椅子上仰天长啸,那气势,那表情,那动作,怎么看怎么神经不太正常。

  “行了,小心吓到小宝宝,晓月来,再喝点汤,这可是我熬了好久的大补着呢。”

  情人的眼里出西施啊,这在别人眼里看着会吓到的表情与动作,在眼前这两位的眼里,那就是可爱、俏皮、活泼的代言词,只会让他们更加疼爱眼前的小人儿,别人也只能在心里大叹三声,好一帮子被爱情冲晕了头脑的傻瓜男人们啊!!!

  镜头转换,对准了刑晓月的肚子,那里有一个小生命正在一片黑暗里,快乐的翻来扭去着,请亲们在此时以她为第一人称。

  “呵呵……怎么?又待不住了?”

  我正玩的高兴,那个讨人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嘟了嘟小嘴儿,我伸出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真是的,自从我有意识开始,这个家伙就总是不停的跟我说话,他说他认识我的妈妈,还说他很历害很历害,我要是不信,他就会说等我见到妈妈以后自然会知道他有多么的历害了,反正不管我听不听,每时每刻他都会给我讲一些懂的不懂的,用他的话来说,这叫胎教,说是为了我以后的人生早做打算。

  我不懂什么叫做人生,也不知道我要打算什么,我还是个胎儿不是吗?虽然可能我这个胎儿在他的影响下,大概不能再称之为一个普通的胎儿了。

  “你的那些东西我差不多都记住了,就请你别再哆嗦了好吗?还有,再有十六天我就要离开这儿了,请给我一点时让我多流恋一下这里行不行?”

  冲天翻个白眼儿,我手用了身旁柔软的‘避’,这是妈妈的子,我喜欢我的妈妈,因为我每天都能感受到她从心里传递给我的爱。

  “等你走了,我又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陪了,以我的形体,大概还要好久好久的时间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这个‘老东西’,多陪我聊聊天吗?出去了,我们的意识就连不上了,因为只要灵魂一染上尘埃,那我们的意识流就会自动的被切断,要不然,我才不会这么无聊的天天看你脸色呐,这一点,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个动不动就发脾气的家伙。”

  “妈妈才不会是你说的那样,妈妈是天底下最温柔最美丽的女人,你敢再说妈妈的坏话,我就……我就咬你哼。”

  张了张嘴,我张牙舞爪的吼了回去,当听到他气人的狂笑声之后,我整个人都爆走了,而我的爆走也直接导致了母亲的疼痛,我的早产,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哪一脚,踢坏了包裹住我的那层膜,随着一翻天旋地转,我在他懊悔的急喊中知道,我,就要见到我的妈妈了。

  “啊,好痛,哲,非,我肚子好痛。”

  猛的一个弯腰,我手捂住肚子差一点摔倒于地,多亏了哲手急眼快早一步接住了我,要不然我怕是真的会掉到地上了,就以我这面朝下的姿势,绝对能当个标准的‘人体翘翘板’。

  “啊不好,快看晓月她,她……流血了,怎么办?不是说还不到时候的吗?”

  慌了,即墨非只知道用手去擦拭那不停流下的血,一脑门子冷汗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我怕是……快要生了……哲……去叫人来……非……把我……抱到屋里床上去……”

  知道两个爱人一定是吓坏了,我努力的让自己冷静再冷静,对着哲笑了笑希望他能安心,然后在非小心翼翼的托抱下,进了屋子。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小天、墨墨、天意、小心、决,这几个正在忙碌的男人们竟然都赶了回来,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站在外面直往里看,虽然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用力……再用力……就快了,用力啊。”

  不时的能听到稳婆加油打气的声音,间隔还有我的惨叫声,每一声都会让我的男人们心头揪紧,要不是怕进去人太多情况会失控,他们,早就在第一时间就冲进去了,谁会在乎晦不晦气,倒不倒霉啊。

  “啊……你个死丫头,为什么还不出来……啊……”

  好痛啊,生孩子怎么会这样的痛啊,大汗淋淋的我咒骂着那没良心的丫头,恨她平常的时候挺能动,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候又不动了,可是我,真的是怪错了好人了。

  肚子里,一片血腥当中,正有一对男女在依依不舍着,在挣扎着。

  “你快点让我出去,妈妈说她好痛。”

  明明出口就在前方,可是周身却像被固定住了似的,动都动不了,好可恶,那个臭男人怎么可以这样,从此刻起她打算讨厌男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