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力不俗,拳头大的发击中地面后,就能立即将地面炸出直径三米左右的坑,而再大些的威力就更加惊人,就算是沈征这种级别的强手如果挨上几发,也不免要倒地吐血。

  “真是令人讨厌的大苍蝇!”沈征看着空中那人,忍不住骂了句。

  等等

  突然间,他似乎起到了什么——苍蝇?虫?

  没错!是虫!

  眼前这些家伙使用的力量和植虫者有些类似,是在自己身体上模拟出虫类的部分肢体,从而当作武器战斗。

  但他们的实力明明是融虫者级别啊?融虫者级别的高手,怎么可能还依靠植虫者所固有的低等方式战斗?

  不对,不对头!这帮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沈征满心的疑惑,但时得不到解答。他知道,只有将这些家伙打倒在地,用虫灵顶住他们的脑袋,或许才能从他们口中得到答案。

  “别得意的太早了。”沈征抬头看着天空,在闪过几道雷球后,手中血色光芒猛地闪,把战刀已经出现在手中,无数的曲状光线在那刀刃中流动聚集,布满那血色的刀刃之上,快速地集中到起。

  “没用没用没用。|三八文学”空中的家伙得意地叫着,用几个极为灵巧的动作来展示自己的敏捷。“快速的棱枪弹都无法打到我,何况是动作如此明显的杀招?别开玩笑了,你以为我是笨重的甲虫,在人类的拍子下根本没有逃生的机会吗?哈哈!”

  他得意地笑了两声,但也只能有两声,因为下刻里,沈征已经将战刀狠狠地挥出,道耀眼的集束刀光脱离了刀身,向着空中飞舞着的家伙快速地斩了过去。

  那家伙虽然讨人厌,但确实是高手,面对如此凶狠的斩,他并没有再做出轻敌的可恨表情,而是神色凝重地灵巧转身,在空中几个转折逃开。

  但没等他在空中悬停稳当,那道刀芒已经也同样几年转折直追了过来。他惊恐地看着那几乎就要临体的刀光,吓得惊呼声急忙再次在空中转折逃亡,然而那道刀光如同有生命般,只是紧紧地追着他不放。

  “混帐,这是什么杀招?怎么还带锁定跟踪功能的!”他愤怒地叫着,那表情仿佛是沈征在公平的游戏中做了什么弊,而他就是受害者样。

  他的确就快成受害者了,因为不论他如何灵活地躲闪,那道巨大的集束刀芒就是始终追着他不放,让他除了逃跑之外,再无暇做任何事。而这时,他发现沈征已经举起刀冲向了他那位仍在与体内血之力战斗,而行动艰难的同伴。

  “混蛋!”他不由怒吼声,突然在空中个转折,利用灵活的优势边向后疾飞,边高举起双手。无数的雷光在他的双手间凝聚,个个连在起,仿佛是串珍珠项链般,他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似乎是因为用力过度。

  刹那之间,串由数十枚雷光球连成了“项链”就已经成型,他大吼声,猛地将那项链向着那道刀芒掷了过去。

  空中传来了能量撞击的巨大声响,刀芒在与那雷光项链的撞击中终于碎裂,但那雷光的项链也没好到哪去,下子碎掉了大半,剩下的多数也在空中自行飞散。

  但就在这时,另道刀光已经斜掠过他的身体,巨大的能量在他的体内爆发,将他的护体虫力完全破坏,他的身子自左肩至右肋处出现了道闪耀着曲状光线的裂口,那裂口在光芒四射中越分越大,他惊愕地低下了头看着那伤口,再望向远处。

  沈征并没有去袭击他的那位同伴,而是直在积蓄着力量,等着他因为过于焦急而放出杀招对抗刀光时,再释放另道刀光。

  “怎么可能”他愕然自语着,然后身体快速地分成了两半,鲜血如同雨样洒下,伴随着它们的还有内脏的碎屑残体。

  他直接从天上摔了下去,在地上砸出个大坑,死状惨不忍睹。

  轻轻抖手中的战刀,沈征缓步向着那个仍在与血之力对抗的家伙走去,那家伙看到同伴的死状,已经面如死灰般,这时看到沈征向自己走来,身子不由剧烈地颤抖了起来,突然间运起全部力量,向着远处逃去。

  “首领,救我啊!”边跑,他边拼尽全力地大吼着。

  沈征微微皱眉,立即在原地站定,举刀戒备,警惕地环顾四周。

  对方已经是如此强大的融虫者,他们的首领定是更了不得的人物。沈征不能为追杀这个必死之人,而让自己置于险境之中。

  那人越跑越快,转眼间已经消失不见。

  沈征通过超感应力感知着周围,没发现任何异状。他转过头来望向了雪素的战场,看到雪素正缓步向自己走来。

  “结束了?”他微微怔,望向雪素身后,看到的是六具完整的尸体。

  “这群家伙很厉害。”雪素轻声说,“但还不是我的对手。”

  “我现在倒是想和你大战场,看看你到底有多强了。”沈征看着雪素,饶有兴趣地说。

  “可是我不能对主人全力出手啊。”雪素甜甜地笑,那模样可爱极了,点也不像个在如此短时间内,击杀六位融虫者级别高手的强者。

  倒是像极了邻家的可爱小妹妹。但哪位强者如果被她这外表忽悠住了而不知死活地向她出手,那么定死得极惨。

  “那家伙逃走了呢。”雪素指着远处说。

  “你感觉到什么强大的存在了吗?”沈征问,“我听他在喊‘首领’,但我什么也感觉不到。今天这些家伙都很怪,明明是融虫强者,但却不使用虫灵,而且”

  “而且还长着虫子的身体组织?”雪素问。

  “是的。”沈征点头,“真是太奇怪了。”

  他看着雪素,突然有点好奇地问:“为什么他们也能掌握你的那种能力?就是不被超感应发现的力量。”

  “我想我隐约知道了点真相。”雪素说,“不过那在我的记忆中还是模糊的,我现在还没办法为你解释清楚。不过我倒是感应到,在军区中央地带,似乎有两个很强大的人正在战斗,我想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其中个是鲁锦副司令。”

  “鲁副司令?”沈征微微怔,随即皱眉。“难道他们的首领正在和鲁副司令交手?我们快去帮他!”

  说着,已经转向了中央区的方向疾奔起来,奔跑中将虚无的力量运遍全身,不断地使用出虚无之身加快速度。

  那个被沈征血之力打伤的家伙,路疾奔着,但脸色越来越差。血不断地从他的眼耳口鼻中流出,而且越流越多,越流越快。他咬着牙,惊恐地呜咽着,拼尽全力提速向着中央区而去,但遗憾的是最后终于倒在了半途中。

  他的内脏已经全部被血之力破坏掉。

  他死了。

  就在他死去的刹那,种无形的讯号向着远处传了过去,越过漫长的空间,来到了中央区总司令部的广场上。

  在那里,倒着百多具尸体,其中有除了四具身着轻甲者的尸体外,剩下的都是十二军区军人的尸体。

  在广场上,还站着的共有五个人,其中有四个人身上套着那种特殊的轻甲,只有个人穿着军官的制服。那四个穿轻甲的人中,有三个人显然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而另个则笔直地站在当场,负手而立,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他冰冷的目光,直视着前方那穿着军官制服的人。此刻,那人已经鲜血满襟——他的条右手臂已经齐肩而断,永远地离开了他的身体。

  那人,竟然就是鲁锦。

  “真是可惜,堂堂融虫强者,生出了中央圣灵虚形的人,却被不值钱的什么感情牵绊,结果被我击败,真是可惜。”那个负手而立的人,冷冷地注视着鲁锦,缓缓地摇头叹。

  “我定要你血债血偿。”鲁锦看着那人,通红的眼似乎能喷出火来,字顿地沉声说着。

  在他身后不远处,是倒在地上的鲁瑟。这位六十多岁才晋级控虫者的老人,已经永远地闭上了他的眼睛,停止了呼吸。而在他尸体的旁边,有条断臂,臂上的衣袖正是十二军区副司令军装的模式。

  鲁锦的胳膊。

  第227章:残酷的结局完

  第228章:追杀的决定

  “血债血偿?”那人笑了起来,“你还有这个能力吗?如果是在我偷袭令你失去右臂之前,你或许还能杀掉我,但现在呢?你丢了右臂,虫力大幅度下降,而我保持着全盛之姿,还有三位融虫者级别的部下襄助,你死定了。|三八文学”

  鲁锦愤怒地咆哮着,猛地向那人冲了过去,左手红光闪动唤出了虫灵链子锤,猛地在头上旋,在空中转出了道旋风,那风中有雷链不住地闪耀,发出震耳的雷鸣声。

  “风雷动!”

  声怒吼,链子锤已然出手,狂风夹着惊雷,仿佛有开天辟地的威能,直击向负手而立的那人。

  那人神色凝重,并不敢轻视鲁锦这击,但言语上却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刺激鲁锦:“好大的威力!不过真是可惜啊,这是在重伤之后用并不灵活的左手使出的,威力要降了好几成啊。如果是右手嘛,我倒是会有点害怕呢”

  冷笑着,他快速地将身子躬,那穿在他身上的轻甲就立时发生了变化,竟然变得更加厚重坚固,如同钢甲虫身上那结实的钢甲样。

  那些铠甲在他的身上蠕动了起来,在快速地蠕动中,生成了种另周围空气都开始扭曲的震荡,他猛地踏前步,那震荡的力量化成了股强横的冲击波,向着前方直冲而去,与那风雷组成的杀招撞在起。

  撞击生成的能量波四下里扩散着,剧烈的响动震得人心发慌,那人与鲁锦同时身子摇晃着后退,鲁锦右肩处被虫力压制着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大量地喷洒出来。

  “重伤的你,实力与我也就是伯仲之间。”那人阴冷地说道,“但你运力,伤口就会扩大,光是流血就能流死你!鲁锦,这次你死定了!”

  “为什么?”鲁锦瞪着血红的眼,死死盯着那人。“你们族与我们十二军区并没有冲突,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没办法啊。”那人冷笑着,“谁叫你们正好位于我们这次战斗演习场的旁边呢?牺牲谁都是牺牲,你就别不高兴了,这只能怪你们命运不济。”

  冷笑中,他的神色突然凛,躬着身子向着鲁锦疾冲而去,双拳轮流击出数道冲击波,击向鲁锦。

  鲁锦红着眼挥起了链子锤,道道震动波在那巨大的锤上酝酿扩散,当他将那重锤猛地甩出时,层叠着的震动波化成了仿佛雷鸣又似万炮齐发般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些如同尖叫般的锐利音波。

  那些冲击波与这招撞在起,立时四分五裂消散于空中,而这招的威力也被大幅度消减,最终只剩下了链子锤本身的击,被那人轻易地躲开。

  “看来要杀你还需要”那人冷笑着,正要继续奚落鲁锦,神色却突然变,骇然望向了军区西方。

  空中,有种无形的讯号传来,被他体内与正常人类完全不同的器官捕捉到,让他感应到了死亡的恐怖。

  “死了?他们竟然都死了?”他喃喃自语着,眼中流露出丝恐惧。

  接着,他的身子微微颤,心中又生出了另种感应。

  强者,有极厉害的强者在向这边赶来!怎么会?这里竟然有我族同类?

  可那强者为什么要帮人类击杀我们?

  另个气息那是沈征!难道那强者是沈征的朋友?

  不能再多停留了,必须走,否则切就都晚了!

  该死,这次行动竟然失败了吗?该死!

  这个沈征的命还真是硬啊,可惜!

  脑海中刹那的闪念间,那人已经做好了决定,他冲着另三个同伴招手,嘴微微地动着,发出了种人耳无法捕捉到的声音。

  于是那三个人同时振作精神,起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开始酝酿杀招。

  那人也不闲着,面对鲁锦缓缓地抬起了双手,道道冲击波在他的双手间聚集扩大,渐渐形成个极为可怕的杀招雏形。

  鲁锦红着眼,将链子锤舞动了起来,火焰出雷的力量在链上与锤上分别凝聚,越来越强大。

  “杀!”那人蓦然间发出声大吼,无数道冲击波随着他双拳的挥出,在空中缠绕在起形成了个巨大的冲击波之球,向着鲁锦狠狠撞去。

  而那三人也同时发出了不同的杀招,凌空击向了鲁锦。

  “给我去死!”声大吼中,鲁锦的链子锤也挥了出去,雷光四射中,火焰的力量层层地爆炸开来,与惊人的雷力混合在起,将那冲击波球打得粉碎,而那三道凌厉的杀招在这招面前,也都同时化为了能量光点四散开来。

  怎么会这样?

  瞬间,鲁锦竟然怔。

  以他现在的力量,另说硬抗这四大高手的合力击,就是单独面对那位首领的杀招,也十分勉强,他在发出这招的同时,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被当场击杀的准备,他已经立下了决心,就算死在当场,也要拉上那位首领陪葬。

  但他万没想到,自己这招竟然同时将对方四人的杀招全破了去!

  片刻的发怔之后,鲁锦突然明白了——对方不想再战,他们要逃!

  因为怕自己拼命牵制住他们,所以他们才同时放出了气势惊人,但并不具多大威力的虚招。正因为是虚招,所以他们才能收放自如,在发出假招的同时就能抬脚跑路。

  果然,当他因为不能及时将杀招收回,而只能继续让杀招的威力向着前方释放的时候,那三人已经在他们首领的带领下,快速地向着远方逃去,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鲁锦的杀招威力全面爆发,在轰然巨响中,将他面前大半个广场打成了乱石纷飞的废墟。

  也就在这时,两道身影先后疾奔而至,快速地落到了他的身边。

  他抬起头,用血红的眼睛看着两人,那是毫发无伤的沈征和雪素。

  在这刻里,鲁锦的精神放松了下来,身子摇了摇,终于跌倒在地。

  “鲁副司令!”沈征看到眼前这幕,在惊愕之后,心头涌起了巨大的哀伤与愤怒,把抱住了血染军服的鲁锦,拼命地将自己那饱含筑基虫与黏液虫之力的虫力注入到鲁锦的身体里,帮他修复伤口。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呆呆地看着鲁锦的右肩,抬起头来,又看到了远处那条胳膊,和倒在胳膊旁边的鲁瑟。他突然间觉得脑海中片空白。

  “是我没用”鲁锦那强撑着的意志终于崩溃,眼泪顺着他的眼角直流下来,他挣扎着望向弟弟的尸体,在沈征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但却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他用左手抓着胸口,仿佛要将自己的心挖出来。

  “那群卑鄙的家伙!”他愤怒地说着,“竟然利用我们兄弟的感情,假装攻击我弟弟,在我救他时却全力出手偷袭我”

  顿了顿,他又仰天长叹声:“我心要保护他,可他却反过来保护了我,如果不是关键时刻他为我挡下那击,我失去的就不止是胳膊了弟弟啊,弟弟啊!”

  他终于再忍不住,再无法控制那弥漫心头的哀伤,失声痛哭起来。

  “这些混蛋!”沈征的眼里几乎也要喷出火来。看着失去了手臂的鲁锦,看着失去了生命的鲁瑟,再看看总司令部中那血泊中的战士尸体,回想起那些被残杀的普通市民,沈征感觉有股强烈的冲动在自己的心头激荡。

  “我要杀了他们,全部杀光,个不留!”他用种似乎是来自地狱的声音说着。那声音阴森冰冷,带着种令人恐惧的颤抖回响,让听到这话的雪素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主人”她看着沈征,犹豫着不知怎么开口,但最终她还是开了口。“你要追杀他们吗?”

  “鲁副司令,他们往哪里去了?”沈征微点头后,向鲁锦询问那些人的去向。

  “你不能去!”鲁锦说得斩钉截铁,“那三个作孽倒不足惧,虫力最多也就在2000左右,但他们的那个首领,实力比我低不了太多,现在的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不试过怎么知道?”沈征咬着牙说,“告诉我吧,如果不能将这些混蛋杀光,我的心永远也不会安宁。”

  “不行。”鲁锦还是摇头,“你是十二军区未来的希望,我不能让你去冒那个险!沈征,你的未来之路还长,不能因为这样的事而阻住脚步!”

  “主人,你真的要追杀他们吗?”雪素这时又开口问了遍。

  “是的!”沈征坚定地回答,然后心中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盯着雪素,缓缓问道:“雪素,你能帮我找到他们吗?”

  “我能感应他们的气息。”雪素看着沈征,指着个方向缓缓说道。“他们是向那里去了。”

  “好的。”沈征目光中闪烁着坚定的决心,望向那个方向,然后转头对着雪素说:“雪素,军区现在处于危机之中,不能没有强者坐镇。你替我留下,照顾好鲁副司令,保护好军区,保护好我的家人,明白吗?”

  “可是主人”雪素摇了摇头,想要和沈征起走。

  “没有可是!”沈征说得斩钉截铁,那坚定的语声让雪素下呆住。

  她还从没见过沈征用这么严肃的态度和自己说话。

  “这是命令!”沈征沉声说着,“如果你违抗它,那么今后就永远也不要再跟着我了!”

  说完,人已经向着那个方向飞掠而出,虚无的力量加持在他的身上,让切的阻力完全对他失去了效果,人如瞬间移动般,直接出现在远处。

  第228章:追杀的决定完

  第229章:同族强者?

  面前,幢高楼挡住了去路,如果要从旁边绕过去,速度必然减慢。|三八文学

  已经积蓄好的虚无之力立即运遍全身,让沈征瞬间化成了个幻影,毫无阻滞地直接穿过了那厚厚的外墙,直接进入了大楼内部。

  几十米的距离,在次虚无状态的全力加速中,便掠而过,瞬间之后,沈征已经穿过了这座大楼。

  没有什么能阻挡沈征的脚步,影响他前进的速度。

  很快,四个人影就出现在他前方,通过超感应完全无法感知到那四个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