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梁逍 第22节(1/2)

加入书签

  叶季安调起蘸碟,“你真行,我又有食欲了!”

  梁逍把大碗端向餐桌,远远地说:“那就吃一个j-i腿。”

  相比前一天晚饭时的喉咙发苦头昏脑涨,叶季安j-i,ng神好了不少,爱心j-i汤也比外面的八宝粥有魅力得多,他喝下去一大碗,吃了一点炖软的葱白,也蘸上料汁,如约吃下那只j-i腿。在他把骨头放下,准备夹点白菜的时候,梁逍忽然道:“今天下午人事部来了人,又要凑一个美东学区的春招宣传小组,今年咱们部门要去两个,还没定,可以自己申请。”

  “你申请了?”叶季安咬下那一筷子醋溜白菜。

  “嗯,可以回母校,我对海外学生了解的也比较多,做起来会比较顺手,”梁逍放下挖豌豆的勺子,又道,“我也帮您填了申请表。”

  叶季安擦擦嘴角,忽然眉眼弯弯,“好啊。”

  梁逍撑住下巴,歪头把他看着,也是在笑,“我想带您看纽约的月季,还有新泽西的樱花。”

  第30章

  春招小组名单很快就通报下来,群发到各个部门主管的邮箱,彼时叶季安已经康复,可谓是耳聪目明,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也看到列在旁边的那两个字,梁逍。

  他并不惊讶,在梁逍眼含期待地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差不多猜到了这个结果。换个方面去想,梁逍年轻,有留学经验,外语能力极佳,确实适合这项工作,而自己作为主管,所属部门今年空缺位置较多,过去把关也没什么不合理。

  线路是从马萨诸塞州开始,南下途径新泽西、宾夕法尼亚、马里兰,绕过一圈再往北去,最后一站才是纽约,时间从四月初开始,计划要持续三周。

  对于他这种一年至少有三个月都有出差任务的人来说,在外面待上十多天不算什么,就是前期的准备工作比较麻烦,虽然签证都是公司代办,机票酒店是综合部全包,但部门内正在进行的工作就得叶季安自己交代清楚,免得他一出去,遇上什么事情副手拿不准主意,自家老窝乱成一锅粥。

  同时收拾行李也不轻松,叶季安留出了三个晚上来做这件事,梁逍倒是看得很开,准备缺什么东西到地方再买,一副背上包就能出发的潇洒样子,但叶季安不答应,他拿着立式熨斗,连着熨了二十多件衬衫、七八套西装、十来条领带,一半是自己的,一半是梁逍的,然后逐一叠好,齐齐整整地放进行李箱。

  “我可能有点强迫症,”他掐着睡衣肥大的腰身,给刚洗完澡的梁逍展示自己的成果,“不然我睡不着觉。”

  “那我去擦皮鞋。”梁逍自告奋勇。

  “你还是睡觉吧,”叶季安抱着他倒在床上,两人面对面,一起弹了弹,“明天再说。”

  出发的前一天,叶季安照例在五点钟开了个短会,没有安排加班,大家欢天喜地收拾东西回家放清明假期去了,总经理近期又在挨个找新人聊天,这回正好轮到梁逍,还没回来,叶季安就在办公室等他。

  等到五点四十几分,他收到一条短信:我这两天在北京办事,酒店就在港澳中心,你们公司斜对角。有空见一面吗?

  发件人:叶之鸿。

  叶季安看着弟弟的名字,颇有些诧异,想了一会儿,回道:明天我就出差了,只有今晚有空,六点钟在我楼下咖啡厅吧。

  叶之鸿:ok。

  叶季安退出界面,又给梁逍发了一条:我弟弟过来办事了,可能要跟我聊两句,你回来要是没看见我,我就在楼下咖啡厅待着呢。

  梁逍没有回音,估计还在被迫跟话痨总经理促膝长谈接受谆谆教诲,叶季安照着玻璃墙整理了一下头发和领口,拎上皮包,兀自下楼。

  他没跟梁逍说“到时候去找我”,但也没说不能找,因为他觉得这该让梁逍自己选择,关于要不要和他弟弟见面,叶季安不知道梁逍的想法,也就不想让他处于一个被动的位置。

  事实上叶季安准备速战速决,他跟叶之鸿其实没什么话好说,饭更是没必要一起吃,他还想跟梁逍一块去尝尝新开的那家粤菜馆呢。

  待到他从闸机刷卡出来,穿过大厅,只见叶之鸿已经到了,挑了个靠窗的卡座,正在等他。

  十几年未见,只能从照片中得知彼此的相貌变化,两人打了招呼过后,在桌子两边缄口,都花了至少几十秒来观察对方。

  “还是那么忙吗?”叶之鸿打破沉默,给叶季安倒果茶。

  “还行。”叶季安尝了一口,太甜,还有股立顿味儿。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谈起来,说到单位的假期、父母的身体,还有小孩的升学,叶之鸿似乎并没有什么急事,也许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什么东西都淡化,包括他对叶季安的种种看不上眼。到了门口,他就想起自己还有个哥哥,又开始琢磨,于情于理,是不是都该见上那么一面。

  然而多数时候叶季安只是旁听,心里没什么感觉,直到后来,叶之鸿问他:“有伴了吗?还是一个人?”

  “哈哈,不是,”叶季安搁下手机,梁逍刚刚来了回复,说了句“知道啦”,已经快到六点半了,他又抬眼看着弟弟,“我跟我同事在一起了。”

  叶之鸿略显惊讶,“多大岁数?”

  “二十七,长得还显嫩,”叶季安笑了,“我压力不小。”

  叶之鸿挑了挑眉,也笑了,“那你是得注意。有时间带回家给爸妈看看。”

  叶季安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可是,这明明是自己打钱回去都不乐意的主儿,巴不得家里没他这号人物才对。“哎,你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的口吻。

  “他们都挺想看看你的,”叶之鸿低着头,看着桌面上自己交叉的双手,“过年那会儿是我犯浑,老人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在了,你要是有空,还是带着你那位回去一趟,让他们也放放心。”

  叶季安没有答应,声都没吭,只是默默喝茶。

  他不想控诉谁虚伪,也不想和谁争论,只是缺乏热情。炫耀的心理谁都会有,比如他现在过得很好,比如他有了梁逍,他当然想拿出来给全世界展示,他也觉得在父母作古之前自己有责任探望,但是,要他回到自己长大的那个城市,那个从小生活的大院,那座家属楼……

  叶季安还是喝茶。

  叶之鸿的神情越发尴尬,“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叶季安眯了眯眼,他并不是想让对方难堪,因此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刚一开口就有人叫他,“前辈!”紧接着,梁逍快步走来,立在茶桌一边。

  “说了五十来分钟,总经理真够可以。”叶季安看了眼手表,把旁边的位置让出来。

  梁逍却不着急落座,“你好,我姓梁。”他欠身,和桌对面握手。

  叶之鸿站起来,腿都没直,随意地握了一把,甩甩手腕就松开了,“你的同事?”

  “嗯,二十七岁那个,”叶季安又没了说话的欲`望,直接拎包往梁逍身边站,“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