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希予,离婚吧?(1/2)

加入书签

  若伊从來沒有对付希予如此的风轻云淡过,她要么是冷声,要么是低吼,可是这样的温和,让付希予更加的心慌。

  “我……我想和你……”敛紧了眸子,沉声道。

  “明天吧,我今天好累了!”若伊的声音传出來,打断了付希予的话,不容质疑。

  付希予一顿,沉声道:“好吧。”

  转身,匆匆的离开。

  他沒有那股气势,那股命令她开门的气势,那股找了钥匙,直接进入若伊房间的气势。

  他理亏……而且,不敢这么对若伊!

  虽然付希予不想承认,不过,他却还是害怕若伊,害怕若伊现在的眼神。

  最终,付希予的脚步声,从门外响起的时候,若伊轻轻的站起了身子,在黑暗的屋子中,拿出了自己的行李箱。

  真的呆不下去了,她也不想听付希予的解释,也真的累的。

  不想这样和付希予之间暧昧着,心动着,然后看着他一次又一次的和别的女人约会,更加不想以后,不停的有女人找上自己。

  付希予,你太让人失望了。

  若伊在黑暗中,收拾了几件平常的衣服,一边收拾,眉眼黯然。

  现在陷的不是很深,及早的抽身对谁都好。

  收拾好了行李,从床头抽屉里拿出了那张父亲唯一的相片,放进了行李箱。

  然后走到了电脑前,打开了电脑,轻轻的打印出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仔细的签好了自己的名字,放在了桌边。

  说她懦弱也好,说她逃避也好,说她背信弃义也罢,两年,她真的坚持不了两年了。

  她害怕,最后受伤的,体无完肤的,是自己。

  将一切收拾好,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凌晨2点。

  付家一片的寂静,谁也沒有看见,若伊提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走出了别墅。

  她什么都沒有带,就如同第一次走进來的时候,也是什么都沒有带。

  只是几件随时的衣裳,还有父亲的照片。

  出了别墅,在那万籁俱寂的夜里,招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这里。

  然后买了最早的汽车票,离开了这座城市——

  第二天,清晨

  “少,早饭已经做好了!”若伊的门外,佣人轻轻的敲门,良久,沒有人应答。

  佣人疑惑,轻轻的推了推房间的门,门却开了。

  打开了门,佣人并沒有再卧室看见若伊,浴室更沒有,奇怪,少,去哪里了?

  “少!少!!”佣人喊着,早上她起來的最早,也并沒有发现少出去啊。

  三楼上,正在下楼的付希予听见了佣人的低唤,眉眼疑惑,也跟着走了进來。

  “怎么回事了?”他敛着眉,沉声道。

  “少爷,我刚刚去叫少起床,发现少不在房内!”佣人诚实的回答。

  付希予蹙紧了眉,走进了卧室,那卧室里,若伊床上的被子还有躺过的痕迹。

  床边的还有半杯未喝完的水,付希予沉着脸,走了上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