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那个男人是谁!(1/2)

加入书签

  付希予的手攥紧了若伊,若伊微微的抬眸,就看到了他的手背。

  那微微红肿,上面的烫的泡已经破裂了,发红的肌肤看起來很吓人。

  这是……这是昨晚上她打翻了汤碗,烫到了他的手。

  付希予丝毫的未觉,大手紧紧的攥住了若伊的手腕。

  看着那手背若伊的心底微微的划过一丝的不自在,忘记了付希予说的什么话,她一把甩开了付希予手腕,走向了屋内的橱柜。

  “陈若伊!你听见沒,我不准你去离婚!”他再吼,有些气急败坏!

  若伊从柜子里翻找了着什么东西,付希予逼近一步,靠近若伊。

  “你,去那边坐!”若伊找到了几个瓶子,回身,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低吼。

  付希予不明所以,深深的看了若伊一眼,走了过去,在沙发上了坐了下來。

  若伊也走过去,抬起了付希予的手,用棉沾着药水给他清理伤口,付希予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若伊的样子。

  若伊本就不抬头看付希予,只是认真的在他的手上清洗,涂抹药膏。

  密长的睫毛,微垂的眼睑,都让若伊看起來认真的有些可爱。

  付希予本來满是冰意的眼中,渐渐的融化,露出些许的暖意,唇角轻轻的扬起。

  享受的看着若伊照顾自己,现在的他,恨不得每天都这样!

  这女人,还嘴硬,其实心里是关心死他了吧?这让付希予有了微微的得意。

  付希予有些洋洋得意,完全忘记若伊刚才怎么对他声色俱厉,更加忘记了自己刚才还是怒意满腔。

  他靠着沙发,眼神锁着若伊。

  若伊一直沒有抬头,只是帮他清理伤口,最后,用长长的纱布缠好,打了一个结,才收拾起了药瓶。

  “陈若伊,你是心疼了吧!”付希予唇角带着邪魅的笑,满意的看着自己包的不松不紧正合适的纱布。

  若伊收起了纱布,淡淡的看着他,冷笑:“付希予,别自作多情,养好你的伤,离开我的生活,别再出现。”

  说完,若伊站起身子,将纱布药膏什么的收起來,放进了橱柜里。

  今天是周末,不用去上班,若伊套好自己的居家服,走进了卧室,收拾床铺。

  看着那凌乱的床铺,若伊脑中又冒出了昨晚的情景,脸色淡淡的红,不敢回头看沙发上的付希予。

  将床上所有的东西都换了下來,整理着。

  付希予唇角淡淡的笑,志得意满,死鸭子嘴硬的女人,除了陈若伊,真的找不到别人了。

  他眼底也是漫漫的笑意,看着自己包裹的右手,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來,付希予愣了一下,站起身子,朝门边走去,这么早,是谁來敲门。

  他慢慢的拉开了门,看见了门口站立的人,唇角的笑一下子就敛去了。

  门外,站着一个手捧着花的俊美的男人,干净的白衬衫,休闲裤,眼神淡淡,唇角淡淡的笑。

  那捧着花的男人沒有料到开门的是个男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