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也许(1/2)

加入书签

  他要自己记住她,即使他忘记了,她也要帮他记的,曾经这样的爱过若伊。

  想到这里,若伊眼中的泪水汹涌而出,付希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车内,若伊低低的垂泪,付希予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若伊流泪,以为她害怕了,忍着自己苍白的脸色,轻声的安慰道:“若伊,别哭,会沒事儿的。”

  会吗?会沒事吗?她也希望沒事……

  三个人都不再说话,车子朝市中心的医院疾驰而去——

  若伊从沒有这样见到过付希臣。

  她见到过付希臣生气的样子,发怒的样子,柔情的样子。

  更多是见到他玩世不恭,嘴角带着痞痞坏坏笑的样子。

  一双微蓝的眸子微微的眯着,流光溢彩,眉轻佻着挑着,手掏着裤兜,慵慵懒懒。

  这样的形象在若伊的心中便是付希臣的形象。

  现在,看着那病床上昏迷的付希臣,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紧紧闭着眸子的样子,若伊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叶潇然早已经來了,付希予和若伊他们进來的时候。

  叶潇然静静的坐在床边,脸上不悲不喜,甚至都沒有流一滴的眼泪。

  这并不是叶潇然平日的样子,平日的叶潇然,心肠很软,也很柔弱,可是现在,她的眸痴痴的看着床上的付希臣。

  眸中带着温柔,坚定,却又平静,静静的守着付希臣。

  付希予和若伊走进來的时候,叶潇然镇定的回过头,轻轻的扫了付希予和若伊一眼,轻轻道:“你们來了?”

  “他怎么样了?”付希予上前一步,眼中毫不掩饰的关心,俊美的眼眸轻轻的落在付希臣的脸上。

  叶潇然轻轻的将头移开,眼神再度的落在付希臣的苍白如纸的脸上,轻轻的开口:“内出血已经通过手术控制了,也做了ct,核磁共振什么的,可是,他还是沒有醒。”

  说着,叶潇然苍白柔软的手轻轻的抬起,放在了付希臣的额前,轻轻的抚着那厚厚发纱布,眼中哀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付希予说。

  “我该阻止他出去的,我怎么能让他出去了呢?昨晚,我应该用尽全身的力气抱住他的。”她轻轻的呢喃。

  她沒有落一滴的泪,自接到医院的电话,她除了身子发软之外,沒有流一滴的泪。

  付希臣,我沒什么好流泪的,你活着,我就活着,你死了,我也活不了。

  她就像是一株柔韧的菟丝,毫无自己的子,也沒有那么的吸引人,更加吸引不了付希臣。

  可是,她就是依附着付希臣生存的。

  纵然付希臣是喜欢着若伊,纵然她是这样卑微的爱着付希臣。

  也改变不了这个事情,她就是依附着付希臣的。

  所有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都是因为付希臣。

  若伊站在付希予背后,微微的垂了眉眼,脸色苍白,让人看不甚清楚。

  付希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