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直直盯着安雪的胸口。不算很大,但形状不错,还有些淡淡地香

  忽然,束强光打了过来,辆黑色的奥迪停在了两人身旁。

  “在干什么?!”个威严地声音传来,安雪立即向来人投去求救的目光,但来人竟然是雷从光。

  对了,怎么忘了,他也是住这栋楼的。

  “姐姐夫,呵呵没事,喝了点酒。”直拽着安雪不放的男人松了手,脸讨好的笑意。

  “在大路上跟个女人拉拉扯扯不嫌丢人?!还不快滚回去!”厉喝声,那男人溜烟儿的就跑没了。

  “是你?!”转身,这才看清原来舅弟怀里的女人是安雪,眉头又挑了起来。果然是个,竟然跟舅弟那样的人也有腿,所以那晚绝对不是个意外。

  016:看怪物

  原来那个人是他的舅弟,看来他们家都没什么好货色。白了他眼,也不出声,弯腰就在地上找了起来。

  “还不走?!”都这么晚了不回家,难怪还想要勾引别的男人?!反正在雷从光的脑子里,这个安雪就不是什么好货色。

  “我还有颗扣子没找到,不然明天我穿什么上班?!”今天够倒霉的了,而这个雷从光似乎自那晚开始就与自己杠上了。都大半夜的,他不回家怎么有闲心管自己的事。

  雷从光这才看到,安雪胸口的小袄全敞着,而手里正捏着几颗小扣。她穿得衣服真的不怎么样,感觉就是地摊上几十块钱买来的。就这么件小袄还八金八宝着,生怕掉了颗扣子。看她的经济确实不怎么好,怪不得会四处招惹男人的。

  但她年纪并不大,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知道怎么的,雷从光竟然对她动了些怜悯之心。

  “快起来!明天早我来叫你,代我舅弟赔你件。”不自禁地抿了抿嘴唇,办公室家里车里都有暖气,现在只是在户外小站片刻就觉得真的很冷。

  安雪像看怪物样看了雷从光眼,似乎觉得自己刚才听错了。回头,又继续在地上找了起来。

  “我跟你说话听不到嘛!明天我赔你件新的!”干脆直接将蹲在地上的安雪提了起来,然后冲着她又是阵脾气地劈头盖脸,哪里有半分是代舅弟道歉的意思?!

  “我明天早上七点四十要上班的,哪有时间跟你逛什么街?!再说了,是你舅弟把我衣服拉坏的,要赔也是他的事,关你什么事!”雷从光在安雪的眼里就是个“恶霸”个“黄世仁”,潜意识里很反感与他走得太近,更别提与他逛街买衣服了,那算怎么回事?!

  “明天不用去超市上班了,我给你安排新的工作。”个女人在那种服务行业上班本来就很复杂,特别是像这种不“安份”不“检点”的女人,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更加“伤风败俗”的事情来。所以还是给她换个工作,免得又看到她与别的男人又纠结到起了让自己头痛。

  017:犯神经

  不过话说就算她与别的男人纠结到起,又关他屁事?!这刻,雷从光也觉得自己有些犯神经了,为啥要给这女人安排工作?!她又算自己什么人?!?!真可笑

  “不用你的好心,我觉得超市工作很好,很适合我!”起身,实在不想跟他再过多纠缠,放弃找最后那颗怎么也找不到的扣子,向楼梯口走去。

  真是奇了怪了!安排工作啊!多么困难的事情!好多人排着队提烟提酒来找他,他还不定愿意帮这个忙。现在他鬼使神差地向她说了,她穷成那样,竟然还不买账。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难道与男人玩暧昧玩上瘾了,觉得男人的钱才最好骗?!

  不知道怎么的,雷从光忽然有股很神圣的责任感。他觉得他对她有责任有义务,定要让这个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迷糊女人迷途知返。至少她跟自己睡过,也算自己的女人吧!

  第二天早,安雪从另件衣服上剪下扣子为昨天那件小袄换上,然后匆匆背着小包下楼往超市奔去。

  当在半途被雷从光的车子截住时,安雪差点吓得惊叫起来。怎么又是他?!

  “上车!”雷从光在车里命令道。

  安雪不理,往手里哈了口热气后又继续赶路。

  “我已经给超市老板打过电话了,你不用再去了,去了他也不会要你。上车!不然我下车拉你!”前面的警告,而最后那句纯属威胁。他当然不会在大街上,去拉个像安雪这样的女人。

  侧身看了看车子里的雷从光,安雪彻底蒙了!

  他到底要干什么?!他是个有妇之夫,与自己这样算怎么回事?!谁要他赔衣服来着,谁要他给自己安排工作来着,谁要他管自己来着

  但自己就是个离婚女人,还怕了他不成?!“砰”的拉开车门,安雪真的就钻了进去。

  “我刚才给个朋友的品牌专卖店打过电话,他现在就开了门。先去给你换身衣服,然后到区计划生育服务站报道,以后你就到那里上班。”车子启动,雷从光像对下属讲话样居高临下平淡不带丝感情的说着。

  018:形秽

  “计生服务站?!是临时还是正式的?!”大吃惊,这单位确实不错呢!以前郑余想给她找个他们土管的二级单位工作,可是送了好多钱,找了好多人,都失败了,结果让她在家里玩就是三年。现在他张嘴,竟然就完成了郑余以前怎么也达不到的要求,不过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雷从光保证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算数?!但手续要慢慢办,最迟不过两个月,这两个月的工资以及福利待遇都不会少你的。你去了以后定要记住,有事情跟办公室刘主任说,但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说认识我。”依然是冷酷地说着,只是话里似乎比刚才有了些的温度。

  “我本来就不认识你,也就是刚刚才从你自己的嘴里知道你叫雷从光,至于你是做什么的你不说,我怎么知道?!”真可笑,好像很神秘样,其实安雪对他本来就无所知。

  “你不知道?!那以后也不用知道。”似乎有些意外,但这样不正好么?!

  这男人真爱装腔作势!不过安雪也不再理他,管他呢?!反正他给自己安排工作,暂且听他几句话,受他几句气。工作啊!那么好的工作啊!可遇不可求呢!!

  车子在商业区的个专卖店门前停下,其他店铺都没开门,唯有这家开了。而这家店面就像个小型的商场,不仅装修豪华考究,而且价格也是贵得让安雪连衣服款式都不敢看。安雪般是进都不会进的,更谈不上在里面买东西。

  “直接去单位吧!我不要你赔我什么衣服。”安雪才刚刚走进去,东南西北都没有摸清就想出去了。在这样的店面里,在这些衣服面前,安雪不禁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

  “从芬,给她收拾下。”雷从光倒不接安雪的话,直接与迎上来的女人交待着。

  女人看了看安雪后笑,什么也不问就热情地拉起她的手:“喜欢哪件都可以试试的。”

  “不用不用,我没真想买衣服。”眼睛就扫了下模特上的件小坎肩,竟然标着六千的价,没把安雪吓个半死。

  “那姐给你拿主意了,就这套吧!”说着,在经过某个衣架旁,她取了套看似很平常普通浅色的小袄。

  作者题外话:今天还在写悲歌欢唱的结局,所以这边暂时无法提速的。那边结局,这边就提速,现在亲们加油收藏起来,如歌看看有多少人在关注哈。

  019:欢心

  似乎很普通地件衣服,应该不会贵得吧!而且今天第天上班,是应该穿得像样点。

  想到这里,安雪接了小袄走入试衣间,将自己身上那件还是学生时代的衣服换了下来。

  别说,小袄很合身,将安雪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显得更为玲珑,也将她那宅女的庸懒掩饰得恰到好处,并且在她的神色里还看到了少许以前没有的精神劲。

  “不错!”女老板拍着手惊呼,还忍不住向雷从光抛去个,似乎是说雷从光很有眼光。这么块糙玉,这么收拾,还真有那么回事了。

  “走吧!”雷从光倒不以为然,挑了挑眉头就打算离开。

  “这衣服多少钱?!”刚才在试衣间里没看到吊牌,安雪心里没底,小声问准备送他们出去的女老板。就算接受雷从光的“赔偿”,也要知道他赔偿了多少“损失”啊!

  “便宜,这是我店里最便宜的件衣服。明知道从光他不会给钱,所以我拿得最便宜的件,没想到你穿上会这么好看。”就算雷从光不说,身经商场多年的雷从芬也知道这安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妮子,当然不说价格怕吓着她。

  “有多便宜呢?!”就算他不付钱也是他与她的人情吧!明显她是打马虎眼,安雪还是有些想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不想第天上班就迟到吧!”雷从光已站在车子门口,冲着店里还舍不得走的安雪声的低吼。

  “快点,我这弟弟脾气不是般的。”轻轻推了推安雪,雷从芬向安雪使了个眼神。

  原来他们是姐弟,怪不得长得有些相像,但是雷从光怎么对姐姐的态度也是像对自己这样目中无人,脾气不好呢?!

  “再次提醒你,不准在任何人面前提认识我,不准给我电话,不准再提再做任何与我有关的事情!”见安雪乖乖上了车,雷从光再次强调。

  “知道了!”真不知道他跟他姐姐是怎么回事,既然他觉得她这么见不得光,为什么又让他姐姐知道呢?!而且他姐姐脾气看起来比他好多了,没他这么黑。哎!管他呢!重要的是,自己有工作了,真令人欢心鼓舞啊!如果能再次见到郑余,定可以令他刮目相看的。

  020:结束

  车子停住,安雪下车四处张望着。

  “这里就是区计生站?!怎么没看到门口的挂牌啊!”

  “计生站的王站长认得我的车,计生站还在前面五百米,你自己走过去。”说着,车子溜烟就跑了。

  “真没见过这样的人!”安雪冲着车尾做了个鬼脸,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从车子的后视镜里看到那个小自己六七岁的女人,依然还有着孩子般的天真。但与这个女人的切都应该在为她安排工作后结束了吧!

  安雪才懒得继续理会雷从光,而是低头加快步子向前面的五百米处努力奋斗,果真没多久就看到栋小楼前挂着区计生服务站的牌子,想必这里就是了。走了进去,找到挂“办公室”门牌的办公室敲了敲门:“请问哪位是刘主任。”

  办公室并不大,其实里面就个人,似乎问哪位显得有些多余。但不等安雪改口为“请问你是不是刘主任”的时候,俯在桌面上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抬起头来,“什么事?!”

  “我是安雪,来报到的。”安雪连忙拘谨地欠了欠身,这个说话的男人应该就是雷从光嘴里的刘主任了。

  “哦,是小安啊!快跟我来。”刚才脸平淡地刘主任,这会儿像见了远方亲戚样惊呼声,然后马上走上前来招呼着。

  安雪被他这老熟人样的态度给吓住了,又是尴尬地干笑几下。原来上班的人都这么假啊!看来雷从光真是个什么领导吧,不然这人也不用跟自己这么装“熟份”了。

  刘主任十分热情地带着安雪走向另边的条走廊,带入间办公室内:“余越,这个是安雪,以后你的搭档,你们要好好合作。”

  挂着“办证科”的办公室内,个二三十岁的女人站了起来向刘主任欠了欠身:“好的。”

  “办证科的李科长刚刚调走了,现在科长位置空着,暂时由我代管。小安,以后有什么事不懂得可以先问问余越,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跟我说。我先过去,你们先交流交流。”说着,刘主任这才呵呵笑着离开。

  在余越对面坐下,安雪不由心发感慨。刘主任真是好人啊!说得话句比句贴心!

  021:话把子

  “安姐好。”见刘主任出去了,桌子对面的女人微微笑,向安雪打着招呼。

  真是晕死,她看上去都快三十了,竟然叫自己“安姐!”

  “你好!”都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了,安雪有些慢半拍的回答着。

  “我看你的档案了,其实你比我小两岁,可是你有过婚姻的经历,所以我觉得叫你姐比较尊敬。”说着,余越裂嘴笑,可是安雪觉得她笑起来更像“大妈”。

  天!还有这样的逻辑,竟然用婚姻经历来叫人的。虽然她就大自己两岁,也就是二十七,但是怎么看起来像个结了婚的小嫂子呢?!再加上她硬是要叫自己“安姐”,似乎自己比她年纪更大

  才与她短短相处几分钟,可是安雪已对她已没有任何好印象。但今天才是第天才上班,面子上要顾得过去,对她那荒谬的“婚姻”理论安雪没有进行任何的评论,只是微笑着平静接受。

  “喂,你为什么要离婚啊?!”

  彻底晕死!才刚刚认识几分钟,她竟然张口就是这样敏感的话题。

  “你的水杯在哪里买的,很漂亮。”安雪干咳几声,起身到饮水机旁边取纸杯喝水,顺便跳离那个话题。

  “这个啊?!哈哈你真有眼光。这个水杯是隔壁法规科的童远在年中跟领导去香港的时候买回来的,我看漂亮就抢了过来,现在真是越看越好看呢!”说着,仔细地打量起了手里的水杯,似乎安雪那用来跳转话题的句很让她受用。

  “童远也是年轻人吧?!”虽然她比自己大两岁,可是安雪觉得她就是个不懂事的十岁孩童样,完全对人情事故没有点点的了解。

  “对啊!帅哥哦!跟我同年生的,家庭条件特别好,人也帅,工作能力也强。要不,领导怎么今年带他去香港,不带我去呢!而且未婚哦!追他的女孩子,从我们计生站的窗口要站到马路对面去了。”安雪又没问这么多,可是余越却下子倒出了箩筐。但安雪捂出了个道理,想要她安静下来,只能自己先闭嘴,不要引出半点的谈话苗头。

  “安姐,你是什么关系进计生站的?!”

  安雪刚喝了口水,立即被余越冷不丁的句话给呛了出来

  作者题外话:啦啦啦如歌忽然飘来,亲们吓坏没?明天还会更新,周正式提速。亲们记得都收藏个,如歌看看这文有多少人在关注哈。

  022:困难多

  “没事吧!”余越倒是“热心”,连忙取了纸巾递给安雪。

  “没没事。”微微还有些咳嗽,但真服了这女人。

  “这没什么,现在工作多难找啊!而且我们计生站是事业单位,福利待遇也好,外面好多人都想进呢!再说我们计生站其实每个人都有关系,比如童远的爸爸是市计生委退下来的领导;刘主任的哥哥是省政府办公厅的;还有我们王站长跟省计生委的个领导是同学”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安雪真受不了这个“八婆”,说起人家来就好像如数家珍般。怪不得雷从光再交待不要在外面说认识他,估计就是怕遇上余越这种人吧!

  “我当然知道的多,我在区计生站工作快两年了,而且特别喜欢打听。以后你有什么想要打听的,找我好了,我来帮你打听到位。快说啦!你到底什么关系进来的?!我听人事科的科长说,你是省计生委领导打过招呼的,还让他抓紧办你的关系呢!只是不知道是哪位,说来听听啊!以后我遇上什么事,也可以求你帮我找找你的那位贵人啊!”余越对安雪越来越有兴趣,干脆起身绕到了安雪旁边摇起了她的胳膊。

  天啊!杀了她吧!怎么上班第天就遇上了个话把子,而且往后的日子里,她还是自己的亲密“搭档”,这不是比杀了她还难受么?!

  “我能有什么”

  “天啦!开始我以为你只是穿样子仿版,没想到你这是宝姿正品呢!”

  安雪话还没说完,被余越的又是声惊呼给打断。安雪彻底就要崩溃了,她哪里知道什么叫宝姿,更不知道这件小袄的价格。她左惊右呼的,安雪直接觉得自己在这里多上几天班,听力定是要退化。

  “麻烦下,我们要办准生证。”大厅窗口对小两口拿着些资料轻轻冲里面打了个招呼,然后把资料从窗口递了进来。

  因为安雪刚来,什么也不懂,余越很是不情愿地回到原位,这才安静地将那窗口里的资料接过认真检查

  放在心里“嘘”了口气,安雪这才抿了小口水。看来日后的“困难”还很多,还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与之奋斗啊!

  023:八卦

  “余越,请教个事。”刚刚把窗口的事情处理完,门口个年轻帅小伙子礼貌地敲了敲办公室门,这才走了进来。

  “这位是”目光马上被安雪这个新面孔给提醒,但仅仅是客套地随便问声而已。

  “这个是刚来的安雪,以后就是我们的同事啦!对了,童科长有什么事?!”忙了上午,会儿给窗口夫妻办证,会儿给安雪耐心讲解。明明很有些累了,可是见雷远,余越又好像被打了针兴奋剂样的脸上绽开朵花。

  她长得真不怎么样,银盘大脸加小芝麻眼,而且越是笑越是难看,再加上她那么的“八婆”爱说人是非女人做这份上,安雪都觉得有些替她不好意思地脸红。

  “哦,我有个乡下亲戚,先结婚后直没有办准生证,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