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2)(1/2)

加入书签

  天色已暗,蒙蒙细雨落下,似乎老天爷也在婆娑落泪。

  山村的方向,仍有几抹黑烟直冲云霄。

  「小白!」梅怜白刚才还是嫣红的双颊,此时已是一片惨白。她撩起破烂的裙襬,拔腿往家的方向跑去。

  「妳不能回去!」赤烈拦在她面前,强行箝制住她。

  「放开我,小白还在家里,我要去救小白!」她奋力挣扎着。

  「我们都知道小白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够在蒙古人的屠杀中逃生!」他摇晃着她瘦小的身体,想将她的理智唤回来,「而且那些蒙古人很可能还没有走,我救妳并不是为了让妳去送死的!」

  刚才追击他们的蒙古兵不过是其中的一队,至少还有两队仍留在村里大肆杀戮。从这升起的浓烟看来,恐怕整个山村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吧!

  「你胡说!小白怎么会死?!他这么小、这么可爱,谁会舍得杀死他?」梅怜白拒绝相信他所说的。

  「妳理智些,小白他已经死了……」

  「住嘴!」

  「啪」一声脆响,赤烈古铜色的脸颊慢慢的浮现指印。

  他伸手摸摸被她打过的地方,与其说痛,还不如说是震惊。

  他可是战功赫赫的大诺颜,平常别说敢动手打他耳光了,就连敢直视他的人都不多,可这个小女人居然动手打了他?!

  「妳竟敢打我?」他的表情森冷。

  「你、你不服气就打回来好了。」梅怜白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却仍壮着胆子顶撞道,「反正我不许任何人说小白死了!」

  「打回来吗?」赤烈举起一只大掌,示威似的放到眼前端详。

  看看他那蒲扇般的大手,她怀疑恐怕只要轻轻的一掌,自己就会被他打得颈骨折断!

  「呃……」她不禁畏缩了下。

  「怎么,害怕了?」他斜睨她一眼。

  「才、才没有呢!」她反驳道,下意识挺起胸膛,「我们先说好,你可不能打死我,就算只是打晕也不行,我还要赶回去救小白。」

  呵呵!这好比在两军交战中,其中一方说:喂,你不可以杀死我,就连俘虏我也不可以。赤烈不禁失笑。

  不过,俘虏这个平胸的小丫头,似乎也是一件颇有意思的事!呵呵呵呵……

  「你笑什么笑?」明明是那个一起生活了好几天的家伙,可为什么她却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同了?

  「梅怜白,妳很有幽默感呢!」他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不知为何,她的心因为这笑容而怦怦乱跳,他那张脸竟有种让她移不开目光的魅力。

  「妳的脸上沾着蜘蛛网了。」赤烈伸出一只大掌,想拭去沾在她脸上的污秽。

  「别--」霎时,在陷阱里发生的事又浮现她的心头。她硬生生转开脸,结巴的道:「你、你再不打、打回来,我就、就要走了。」

  「我怎么舍得打回来?」他的虎眸含笑。

  「那好,我走了。」她害怕自己会被蛊惑,更害怕会忘记救小白的责任,当下扭身往来时路走去。

  「妳以为我会让妳就这么走了?」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她愕然回头,正好望见一只大手朝自己的颈子劈过来。

  「呃~~」他是想打晕她吗?她傻愣愣的站着,一时竟没想到要躲避。

  「咕咚」一声,一具人体仰天跌在泥地上。

  「呃~~」这要被打晕的不是她吗?怎么倒下的却是他自己呢?事出突然,梅怜白完全傻住了。

  「喂,你怎么了?」她蹲下身才发现,他的肩背上还插着一枝染血的箭!

  这一跌,正好将露在外面的那一截也撞进了身体,沾满鲜血的箭头穿透了身体从另一边刺了出来。他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赤烈苦笑,疼得说不出话来。

  「赤烈哥哥,你、你可不能死啊!」她下意识用手按住他流血的伤口,却止不住如注鲜血,只沾得满掌的血腥。

  赤烈最后的意识是--她喊他赤烈哥哥的声音还真是好听呵!

  ###

  有什么滴在他的脸上,冰冷的,一滴、两滴、三滴……赤烈挣扎着睁开眼,看见一双微微红肿的大眼。

  「妳为我哭了吗?真好……」他努力抬起胳膊,抚上她瘦巴巴的小脸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