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1/2)

加入书签

  如今两人的命是连在一起的,他不得不赌、在这偏远地方的九品芝麻官还没有接到有关他的通缉令。

  在铁穆耳的计画里,只是想要使脱脱和他的一干党羽放松警戒,照理说应该不会特地将伪造的通缉令发放到这穷乡僻壤才对。

  「可是那狗官害死了小白,还害死许多乡亲……」梅怜白握紧了拳,激动的喊道。

  「我知道、我知道。」赤烈拥她入怀,喘着气费力的保证道:「只要我还活着,一定会帮妳找回小白。」

  虽然明知在那样的大屠杀里,小白存活的机会实在很渺茫,可只要没看见尸体,他就不会放弃寻找。

  天哪!她是多么自私啊!居然忘了他仍徘徊在生死边缘,正在等待救援。梅怜白及时醒悟。

  「我去,我马上就去!」她急急忙忙站起身,就要往外冲。

  「唉,等……」等!

  「还有什么事?」她回身问道。

  「呃……」话到嘴边,他又改口了,「快走吧!山路难行,一路上要注意安全。」

  总不能告诉她,他的身体也许撑不到她回来,所以希望她能在临走前抱抱他或是亲亲他吧!

  「我知道。」她点点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还真无情!唉~~元赤烈,你也真是笨,就算说不出要她亲亲你的话,抱一抱也好啊!」赤烈兀自自怨自艾。

  「傻瓜!」蓦的,洞口那儿传来一声轻笑。

  赤烈猛抬头,竟看见她拖着几根大树枝又回来了,不由惊讶的道:「妳怎么还没走?」

  「你很想我走吗?」梅怜白回敬他一句。

  他不说话,只是用炽烈的虎眸望着她。

  「这些干柴应该足够烧一阵子。」她将干柴拖到他身边,擦擦汗。又从怀里摸出几颗果子,叨叨絮絮的关照,「刚摘的,你饿了就吃几个。」

  「嗯。」

  「还有我采的那些草药,你一定要记得……」

  「我会记得嚼的。」

  「那……我走了。」她忸怩了一下,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妳就这么走了吗?」赤烈终于忍不住喊住她。

  「什么?」她停下脚步。

  「妳就没什么想和我说吗?」

  「有啊!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一定会带人回来救你。」她一本正经的承诺。

  「就这样?」等了好久没听见下文,他不禁出言催促。

  「就这样。」她也回一句。

  「妳--妳分明是故意的!妳明明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了。」爱让一向稳重睿智的赤烈失去了引以为傲的自制。

  「你说抱抱亲亲的事吗?」梅怜白促狭的眨眨眼。

  就算赤烈皮厚肉粗的,亦不禁脸红。

  下一刻,她已飞奔到他身边,跪下身,紧紧的抱住他瘦削的身子。

  「别,我怕会传染给妳。」他下意识转开了脸。

  「要传染早就传染了,你以为之前的药都是怎么喂进你嘴里的?」梅怜白一时嘴快的脱口而出。

  「呃。」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一张小脸顿时涨得通红。

  「这样啊!」他的虎眸含笑望着她。

  「我可不是向你索吻喔!你爱吻不吻,本姑娘根本就不在--唔……」她双膝发软,有些站不住脚了。

  「还本姑娘,都已经是做妻子的人啦!」

  「唔~~」话音未落,她的嘴巴就被他用唇堵住了。

  只是一个浅浅的啄吻,且一触即分,却是彼此心灵靠得最近的一次,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温馨、那么的……

  唇与唇相碰触的时候,他们彷佛听见了两颗心碰撞的轻响。

  可离别总是教人感伤的,梅怜白的鼻头不由泛酸了。

  「还说我瘦,现在你恐怕比我还瘦呢!」为冲淡内心的哀戚,梅怜白故作轻松的调侃一句。

  「那我就等妳回来喂胖我。」赤烈强迫自己放开那双紧箍着她的手臂。

  「好,你一定要乖乖等我回来。」梅怜白含泪应了声。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他,她低头跑出山洞,不再回头。

  「嗯,我会乖乖的。」

  等她回来时,他会将一切都告诉她,然后他们之间就再没有隐瞒、再没有欺骗了。

  望着她纤巧的背影,赤烈在心里决定。

  ###

  幽溪只是江浙行省的一个小县城,土地贫瘠、百姓穷困,用乡下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