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1/2)

加入书签

  「元赤烈,你还是乖乖受死吧!哈哈哈……」阿当罕的狞笑声越来越近,眼看只有一步之遥。

  「赤烈哥哥……」他们真的无路可逃了吗?梅怜白苍白着小脸,一脸恐惧。

  「躲在我后面别出来!」

  「可是……」

  「别说话!」他将她扯到身后。

  「真希望丞相大人也能看见你现在这样子!什么大元第一勇士,最后还不是像条狗一样死在我手下!哈哈哈哈……」阿当罕面色狰狞的出现在他俩身后。

  狞笑声里,刀光像闪电般袭来。

  「元赤烈,你受死吧!」

  他咬牙欲再战,「匡啷」一声,他无力的手指竟连匕首也握不住,何况是再战!

  眼见大刀就要将赤烈劈成两半,突然,阿当罕胸前突出了一个箭镞。

  「呃--」阿当罕的豹眼暴凸。

  「啊……」梅怜白的尖叫声里,血花四溅,只见阿当罕的身子被从腰部斜劈成两半,鲜血流了一地。

  「属下努哈尔救驾来迟,请大诺颜责罚!」一个男人跪倒在赤烈面前。

  先前努哈尔和他的手下从大都急急赶来,却比阿当罕他们晚到一步。当时,阿当罕已经骗得梅怜白的信任,让她带路去「救」赤烈了。

  见此情景,努哈尔也不声张,只带着人一路悄悄的跟在他们后面,找机会干掉阿当罕的人,再用自己人混入。

  因为事情做得隐密,而阿当罕又沉浸在加官晋爵的美梦中,竟没能发现自己的队伍里出现了异样。

  趁着阿当罕一个人带着梅怜白走进山洞,努哈尔和他的人一举发动,彻底制住阿当罕的手下,至此,李代桃僵之计才算彻底完成。也因此,他们才能出其不意的救了赤烈。

  「努哈尔?你是怀宁王铁穆耳的手下?」赤烈略一思索。

  「是。」

  「好。」援兵一来,赤烈精神一松懈,就再也支撑不住了,整个人仰天倒下。

  「大诺颜,你怎么了?大诺颜……」努哈尔吓得直喊,「御医呢?还不快来给大诺颜诊治!」

  大诺颜万一在他手里出了什么问题,主子还不扒了他的皮吗?努哈尔心里急啊!

  「大诺颜?赤烈哥哥他……」居然是蒙古人?!还是大诺颜……梅怜白只觉得心越来越沉,彼此交握的手不由自主的松开了。

  赤烈的手滑落到地上,而他的神志也迷糊了。

  「御医呢?怎么还没来?」

  「药材呢?不是叫你们带过来的吗?」

  现场乱糟糟的,所有人都被支使得团团转,梅怜白很快就被人群挤开了。

  他是她倾心爱着的人。为了他,她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可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相爱并不等于一切。

  他与她--大诺颜元赤烈和乡下姑娘之间,有着天与地一般遥远的距离!

  她失魂落魄的站着,久久不曾移开目光。

  「咦?那位姑娘到哪里去了?」不知过了多久,现场响起努哈尔的声音。

  「不知道,大概回家了吧!」手下随便看了看,没看见她瘦小的身体,就随口应了一句。

  「哦!」努哈尔还没来得及细想,耳边就传来御医的声音。

  「努哈尔大人,大诺颜的情况不太妙,咱们得赶紧下山才是。」

  「担架!担架在哪里啊?死兔崽子们,还不赶紧去抬个担架过来?」努哈尔抓狂的喊道。

  天大地大,眼前大诺颜的生死最重要!他立刻将那瘦巴巴的小女人抛到脑后。

  当然,如果他知道等大诺颜醒来之后,自己将会遭受怎样可怕的炮轰,他绝对不会任那丫头走人的!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

  大火烧村已是几天前的事了,可是空气里仍弥漫着浓浓的焦臭味。她所熟悉的贫瘠小山村,被烧成了一片焦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