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1/2)

加入书签

  梅怜白在废墟上怔怔的坐了好久,然后忽然跪在废墟上,双手疯狂的挖掘起来。那都是些坚硬的石块,只挖了一会儿,她的十根指头就磨得血淋淋的。鲜血从她受伤的指尖、划破的脚板上滴落,染红那些历经风雨的碎石。

  「该死的!」赤烈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大踏步走过去,强行将她抱离废墟。

  「放开我!你这个蒙古靼子,不许这么对我……」她疯狂的挣扎,在他身上留下带血的掌印。

  「如果妳称呼我『深爱妳的色目靼子』,我会更受用。」他深情的眼眸似乎在说,无论她说什么难听的话,都无法让他放开她。

  梅怜白转开眼,无法直视如此炽热的眸子。

  「相信我,我会帮妳找回小白的。」他向她保证。

  「可是您的身体还没完全……」努哈尔猜出他的意图,忍不住插嘴反对道。

  「闭嘴!」赤烈将她安置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又对努哈尔下令,「你把她看好,不许她过来。」

  「是。」军令如山,努哈尔只得乖乖遵从。

  赤烈赤手空拳的在废墟上独自挖掘着。

  雨越下越大,他的衣衫很快被雨水打湿,隐隐还能看见鲜血从未愈的箭伤里渗出。

  深陷爱情中的男人还真是疯狂啊!就连一向冷静的大诺颜也成了疯狂之人。最可怜的就属他们这些成天被呼来喝去的小兵了,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煎熬啊!

  努哈尔一边暗叹,一边撑起伞,尽职的替梅怜白遮蔽风雨。

  「走开!」梅怜白的一双眼直愣愣的盯着赤烈的背影。

  「妳……」一番好心竟被人当成了驴肝肺,努哈尔心里气啊!可回想起先前大诺颜得知她不见时所发的那顿雷霆大怒,他至今双腿还有些发颤。

  这恐怖的情景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唉~~」谁教她现在是大诺颜的心肝宝贝呢?他长叹一声。大伙就陪着一起淋雨呗!

  不知过了多久,赤烈从废墟里挖出一只烧了一半的鞋子。

  梅怜白看得很清楚,那上面的半朵梅花还是她绣的!

  「小白……」她跳了起来,苍白的小脸在此时白得都有些透明了。

  「别看--」赤烈想阻止她,但已来不及了。

  她看见了!在乱石下,一只焦黑的小腿露在外面!那扭曲的状态显示出他生前的痛苦!

  「不、不!」她痛苦的尖叫,不愿接受这悲惨的结果。

  「怜白……」他不忍的低唤。

  「小白他也许还活着。对,他一定还活着,我要救他!小白别怕,姊姊就要来救你了……」她一边呢哺,一边跪下去要搬开压在焦黑尸体上的碎石。

  「怜白,妳别这样……」

  「走开,谁也不许阻拦我救小白!」赤烈想劝她,却被她用力推开。

  「小白已经死了,妳醒一醒吧!」他想摇醒她,可她充耳不闻。

  「小白,你一定很痛吧!别怕,姊姊马上来救你……」梅怜白似乎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大诺颜,她这样下去不行啊!」她的疯颠状态让御医看了也不禁担忧。

  「原谅我!」此刻也只能这么做了!赤烈举起手刀,在她的后颈狠狠一劈。

  「呃!」她吃痛的扬起密得像扇子的眼睫,漆黑的眸子睁得老大,接着眼神渐渐涣散,黑暗整个笼罩了她。

  「怜白,我不许妳离开我,」他伸出满是伤口的大手将她抱满怀,爱怜的用面颊轻蹭她的小脸,「妳是属于我的,我一个人的,就算是小白也不能带走妳……」

  「大诺颜,你……」听见他的表白,众人一脸愕然。

  风雨更大了,似乎也预示着梅怜白和赤烈之间的关系。

  ###

  从梅家石屋的废墟回来后,梅怜白一连病了好几天。

  高烧、神志不清、不停呓语,虽然御医用了最好的药,可是几天下来,她仍瘦得不成人形。

  「怜白,我该拿妳怎么办?」赤烈温暖的大手抚摸着她瘦得有些凹陷的面颊,生平第一次感到强烈的无助。

  他心爱的女人正在扼杀自己的生命,而他竟不知道如何才能拯救她!

  虽然理智明白,在当时的情况下,击昏她是唯一的方法,可看着她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就是无法抵挡强烈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