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1/2)

加入书签

  幽溪县城。

  被派作钦差的是脱脱底下的人,仗着主子的威风,一路上呼来喝去、欺男霸女的,威风得不得了。

  钦差一行人早一天就住进幽溪县城最好的有福客栈,可是直到现在,太阳都升到了天空正中,还不见人出现。

  虽然发生十几天前那桩错认钦差的乌龙事件,可是等到真正的钦差来时,幽溪县令钱大志的兴致却丝毫不减。

  这天一大早,他穿上崭新的官服,带着县衙里的一群手下,再次守在当日迎接「钦差」的地方。

  梅雨季节即将过去,夏日的脚步近了。此时正值当午,头顶炽烈的太阳将每个人背上烤出一个个汗圈圈。

  等了许久,终于远远看见那个飘摇的翠盖。

  「还真是狗仗人势,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看得心头火起,努哈尔忍不住啐一口。

  「怎么?忘了你们主子是怎么教你们的吗?戒骄戒躁才是正道。」赤烈在旁淡淡的道,「再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咧!」

  虽然这派来的钦差只是四品官,而且还是脱脱的人,不过因为他代表的是皇帝,一路行的又是天子的仪杖,所以即使赤烈贵为大诺颜,也不得不顶着大太阳,随众人等候在县衙外。

  他的重病才刚治愈,身体仍然虚弱,一个多时辰的「炽烤」早就使得他冷汗直冒,但他脸上仍是一派镇定。

  「是。」努哈尔面有愧色,赶紧镇定心神。

  「下官幽溪县令钱大志,率县衙上下一干人等恭迎钦差大驾。」钱大志满脸堆笑,迎上前去。

  「钱兄,恭喜你高升啊!」

  「一切都靠钦差大人和丞相大人的提携。」

  「哪里,钱兄这次可是连升三级啊!恐怕以后小弟要仰仗钱兄的提携才是。」

  「钦差大人见笑了……」

  三言两语之后,钱大志已经和钦差「一见如故」,相见欢了。

  果然,这幽溪县令和脱脱一伙人有所勾结,否则按照他的所作所为,杀头尚且不够偿还,何况是连升三级。

  哼哼!朝中最忌讳的就是结党营私,即使脱脱本人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他们这两人一个是得意忘形,一个是愚蠢至极,恐怕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赤烈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像一面明镜般透澈。

  「大诺……」钦差这才「看见」赤烈,假意要上前拜见。

  「两位大人既已寒暄过,就宣读圣旨吧!钦差大人也不必多礼了。」赤烈大手一摆,制止了他的话。

  话说一半就被毫不留情的打断,钦差张口结舌,好不尴尬。

  「怎么,钦差大人还想喝口水不成?莫非是天气太热?」赤烈望望太阳,故意道。

  「噗哧」一声,努哈尔忍不住笑出声。

  「不渴,不渴。」钦差怎会听不出他话里的讥讽,努哈尔的笑声更有如火上加油,他只能讪讪的道。

  「钦差不渴,咱们这些人可等得好饥渴啊!」赤烈淡淡的调侃一句。

  「大诺颜教训的是,这就开始吧!」钦差涨红一张白净面皮,恨恨的在心里加一句:有朝一日你若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整治你!

  好大喜功、度量狭小!这一切都落入了赤烈眼里,他又在心里加了八个字的评语。

  「皇上有旨,幽溪县令钱大志接旨。」

  「臣--幽溪县令钱大志,恭敬接旨。」钱大志撩起袍角跪下。

  剎那间,大街上跪地之声不绝,整个县衙--不,该说整条街上黑压压的跪满了人。

  接旨并不需要这么多人在场,只是幽溪县令钱大志一向志大才疏,却又好大喜功,这次得了此生唯一的大功劳,自然恨不得让整个县城的人都来观赏他的嘉奖仪式了。

  为了让钦差大人看见治下黎民对他「景仰有加」,他还派了专人去训练他们如何得体的行磕头礼。

  至于那些「刁民」、「贱民」、「乱民」的,自然是统统入狱,弄得县衙里的狱卒天天都在抱怨牢房里人满为患。

  赤烈自然也无法免去跪拜之仪,不过,看着这闹剧般的一幕,他嘴角的讥诮越来越深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幽溪县令钱大志在任期间办事兢兢业业,深得朕心。」

  好一个「兢兢业业」,好一个「深得朕心」啊!恐怕在此前,皇帝他老人家根本就没听说过钱大志这个名字吧!

  哈哈哈哈……赤烈嘴角的讽笑更浓了。

  幽溪县地方狭小、土地贫瘠,就连上一级的官员也不愿到这里来视察,何曾见过威风凛凛的御命钦差?

  从县令到百姓,个个都没见过大场面,此时听得钦差言语威严,又是替皇帝传话的,一个比一个匍匐得厉害,几乎都要五体投地了。

  剎那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