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1/2)

加入书签

  「哪个敢动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侍卫和衙役们还没来得及围拢过来之际,一队人马已经抢先将三人团团围住。

  「啊……」一把亮晃晃的大刀架在钦差的脖子上,他吓得尖叫连连,差点没昏过去。

  原来是努哈尔察觉不对劲,跑回去调了自己的侍卫过来。这些从大都带来的侍卫人数虽然少,却个个都足以一挡十的好手。

  一方仗着人多势众,另一方却是忠心护主,当下谁也不肯退开,双方剑拔弩张的,大有杀个你死我活的意思。

  「元赤烈,你无辜杀害朝、朝廷命官的罪、罪名是逃、逃不掉的。」钦差硬着头皮道。

  「我有说要逃吗?」赤烈嗤之以鼻。

  「那、那你还、还不束手就、就啊--」钦差劝降的话才说了一半,颈上锋利的刀刃就让他说不出话来。

  「如果我没听错,钱知县可说他是效忠丞相大人的喔!」赤烈一脸似笑非笑的。

  「呃,这、这效忠丞相大人不就等于效忠皇上他老人家吗?」历朝历代,皇帝最怕的就是属下有二心。钦差心里狠骂那个死掉的钱大志,没事多嘴什么。

  「哦!我这回总算知道了,原来脱脱丞相就是皇上啊!」赤烈故意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钦差这才发觉自己居然被他给耍了。

  元赤烈不是武将吗?怎么也有文人这些小心机?钦差懊悔不已。

  「原来真正想背叛朝廷、背叛皇上他老人家的,是你们啊!」努哈尔一时精神大振。

  「努哈尔不得鲁莽,快放开钦差大人。」见努哈尔要挥起大刀砍人,赤烈摇头阻止道。

  「可是……」眼下这钦差可是他们手里唯一的筹码了,放了他不是自找麻烦吗?努哈尔仍有些犹豫。

  「放了!」赤烈浓眉一皱。

  「是。」努哈尔只得放手。

  碍于赤烈的命令,没人敢去阻拦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体面」的钦差连滚带爬的逃出包围。

  「护、护驾啊!」钦差又是跺脚又是狂喊。

  圣驾根本不在这里,这是护哪门子驾啊?努哈尔等人看着他丑态百出,只觉得好笑。可此时形势紧张,他们握住兵器的手掌湿漉漉的都是汗,谁也没心思真的发笑。

  「元、元赤烈,你可知罪?」龟缩进侍卫的保护圈里,钦差又一次恢复嚣张。

  「刚才没吓着妳吧?」赤烈根本不理会他,只关心被自己小心护在怀里的梅怜白。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难道你就不怕你的前程……」她怔怔的望着他的俊脸。

  不同于南人线条柔和的长圆脸,他的轮廓深刻,肤色也回异于南人的白皙,高大挺拔的身材更给人一种能够坚实依靠的感觉。

  而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那双虎眸其实不是纯然黑色的,而是带着碧色,这正是色目人的标志之一。

  「妳真的不知道?」他用专注的碧眸凝视着她。

  「我……」梅怜白嗫嚅。

  对于生活在蒙古人铁蹄蹂躏之下的南人们来说,身居高位的色目人和蒙古人一样是他们的仇人。可--望着这双情意深浓的美丽眼眸,她心中充盈的只有一种叫做「爱」的东西。

  梅怜白又一次领悟到,其实自己心中早就住进了一个叫做元赤烈的男人!

  「那--就问问我的心吧!」

  她还没明白过来,赤烈已经抓住她的小手,放进自己的衣襟里。

  他的胸膛坚硬如铁,肌肤干爽温暖,最令她欣喜的则是那颗稳稳跳跃的心。

  「扑通」、「扑通」……那声音似乎在说「爱你」、「爱你」、「爱你」……

  她好喜欢这个声音啊!

  情不自禁的,她将纤耳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那平稳的心跳声,她那颗一度彷徨、狂乱的心,终于安定下来。

  嗯~~他身上有汗味、马匹的味道,却不让人讨厌,反而增添了属于男子汉的骠悍……

  恍然间,身外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她小巧的鼻尖抵在他坚硬的胸膛上,眷恋的轻蹭着。

  「怜白,相信我!」赤烈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道。

  梅怜白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推到努哈尔的怀里。

  「好好照顾她!」趁着努哈尔手忙脚乱的时候,赤烈丢下一句,人已闪出侍卫们的护卫。

  「赤烈……」

  「大诺颜……」

  在梅怜白和努哈尔的齐声惊叫声里,钦差带来的人将他团团围住了,出鞘的刀剑也齐齐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哈哈哈~~想不到被皇上喻为『大元第一勇士』的元赤烈,也会有落到我手里的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