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1)(1/2)

加入书签

  大都,怀宁王府。

  高大气派的屋字、美轮美奂的陈设、随伺的美婢……在在都是让梅怜白如坐针毡的原因。

  可是,让她在大热天直冒冷汗的,主要还是怀南王铁穆耳那双狭长的冷眸。

  虽然已经见了许多次面,可是每次看见他都让梅怜白紧张万分,即使他脸上微笑的表情,也无法缓和她紧张的情绪。

  每次她都好怕好怕他会说出什么不好的消息,幸好……

  那件幽溪县令钱大志的案子越闹越大,已经远远超出案件本身。而她除了当日钦差押解赤烈回京时,在城门那里远远的瞥过他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他了。

  她仍清楚记得,穿越了隔绝他们的人群,那双墨绿色的虎眸是如何贪婪的锁定了她;而她也踮起脚尖,用不输于他的贪婪凝视着他。

  「听说妳想要离开?」铁穆耳突然开口。

  那一瞥只见他更瘦、更黑了,方正的脸上清晰可见憔悴的痕迹。如今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不知被囚禁在天牢里的他怎么样了?可有饿着、病着……

  她心神恍惚,根本没有听进铁穆耳的话。

  「我听下人说,妳想要偷偷离开,幸好被努哈尔拦住了?」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失神咧!铁穆耳脸上不动声色,那双狐狸眼却满是寒意。

  基本上,大人物都不喜欢自己被人忽视。

  「王爷在和妳说话呢!」随侍在旁的宠妾知道他的心思,偷偷伸手戳了梅怜白一下。

  「呃,对、对不住,我失神了。」被宠妾这一戳,加上被他这么冷冷的一瞪,梅怜白更是如坐针毡。

  「是不是下人招待不周?还是有什么是我疏于关照……」嗯~~她还算诚实,铁穆耳的表情缓和了些。

  「不是的,是我自己的原因。」她赶紧打断他的话,「是、是我觉得住在王府里太叨扰了,所以我、我……」生平不会说谎,才要说谎就已经涨红小脸。

  「妳该不是想去官府自首吧?」铁穆耳冷不防丢出一句。

  「呃!你怎么知道?」以梅怜白的单纯,随便就被他套出了真相。

  「不都写在妳脸上了?」

  「写、写、写……有写着吗?」她纳闷自己脸上何时给人写上字了,又不能马上找个镜子来照照,一时间表情十分滑稽。

  「逗妳玩的。」铁穆耳又丢出一句。

  以他的智慧,加上从努哈尔那里得到的情报,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何况,眼前这小女人,在他看来单纯得就像张白纸一样。

  「哦!」她沮丧的垂下眼。

  这一刻,铁穆耳又从她身上发掘出一个优点了--生动,从表情、眼神到语言都透着一种生动的感觉。

  要找个比她美貌的也许很容易,可是要找到这么生动的女人,还真是很不容易呢!这一趟江南之行,赤烈这家伙还真是交上了狗屎运。他暗自吃味。

  「妳不知道妳去自首是一件很蠢的事吗?」为了掩饰自己瞬间的心动,铁穆耳刻意冷言冷语的说。

  「我也只是想救他啊!」梅怜白叫道。

  都半个多月过去了,她只听说事态越来越严重,却连他的生死都不知道,这教她如何还能继续待在王府里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救他,就凭妳?」铁穆耳嗤之以鼻,「除了天牢里再多关个傻子之外,我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功用。」

  「可、可是--」

  「哦!我说错了,以妳的身分,就连天牢都进不去咧!除了白赔一条命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意义。」不等她反驳,铁穆耳抢先道。

  虽然他的话语很刺耳,可悔怜白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就算她愿意豁出去不要一条命了,却还是连赤烈哥哥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霎时,她就像颗泄了气的皮球。

  「主子,您吩咐我找的人已经到了。」努哈尔走进大厅。

  「带进来吧!」铁穆耳慢条斯理的呷一口奶茶。

  「是。」努哈尔恭敬的道。

  不多时,一排盛装打扮的年轻女子鱼贯而入,环肥燕瘦各有特色,唯一相同的昃--她们都称得上是大美人。

  「王爷,我先告退了。」看这阵仗,应该是这风流王爷要选妃吧!梅怜白赶紧主动告退。

  「唉,妳先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