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1/2)

加入书签

  「模样长得还不错嘛!」猥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还伴着一声小而急促的尖叫。

  不用看,他也知道是不老实的狱卒在那女人身上讨了个小小的便宜,不是捏腰就是拍臀,毫无新意可言。

  「妳就留在这里好好伺候大诺颜吧!时间不多,要抓紧啊!」狱卒暧昧的丢下一句,就带着人出去了,顺手又锁上了门。

  狭窄的石牢里就只剩下赤烈和脱脱送来的香粉美人。

  犹豫了会儿,香粉美人终于靠近赤烈,而她身上那股浓重的脂粉味熏得赤烈更难受了。

  「出去!」

  「呃?」香粉美人受到惊吓,畏缩了一阵,又不知哪来的勇气,再次走近他,还大胆的伸出一双纤纤柔荑来扳他的肩膀。

  该死,就连她的衣褶里也撒过香粉了!

  「滚--」赤烈终于忍无可忍,双臂一振,毫不留情的将香喷喷的美人摔了出去。

  他的蛮力岂是一个弱女子所能承受的?

  「啊!」香粉美人尖叫一声,在石板地上滚了好几圈,直到脑袋撞上大木桶才止住跌势。不只如此,她还弄翻了备用的小桶凉水,「哗啦」一声,将自己弄得浑身湿透。

  咦?这声音好像是……

  不对,怜白正好端端的待在怀宁王府,脱脱的狗爪子应该构不到她才是。再说,她也从不会用这些难闻的东西;相反的,她的勇敢、坚贞、温柔比肤浅的容貌有吸引力多了。

  想起这,赤烈脸上不由露出温柔的笑意。

  「嘶……好、好痛!」香粉美人摸着后脑凸起的肿块,小小的呻吟一声。

  这声音真的很像!

  赤烈忍不住回身瞥了一眼,正好对上一张胭脂和白粉混成一团面糊的小脸。

  虽然不太容易辨认,可是那明亮的水眸、瘦瘦的小脸、不够高挺的小鼻子,还有那总像是在微笑的小嘴巴……

  分明就是他念念不忘的小女人!

  「赤烈哥哥,我终于见到你了!」看到心心念念的恋人,激动的泪水从梅怜白的水眸里滑落,白白的脸上留下两道泪痕。

  「妳怎么弄成这么……」他吞咽了好几下,才总算将到嘴的「丑」字吞下肚。

  「王爷说我们好不容易才能见面,一定要给你一个惊喜才好。」她老实的回答。

  「惊喜?!」与其说惊喜,还不如说是惊吓!赤烈悻悻然。

  「是啊!王爷他们都说这样很好看呢!」她害羞的道。

  和普天下的女人一样,她也想得到恋人的称赞,所以才会忍受王府的丫鬟姊姊在她脸上涂了又涂、抹了又抹。

  「嗯,确实好看。」如果这样子算好看的话,那--母猪也能看了!

  赤烈打定主意,等他出去后一定要时时保持警惕,务必要让铁穆耳那坏胚子离他的小亲亲越远越好。

  「哦!」为什么他的赞美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呢?梅怜白不解的抬起黑白分明的水眸望着他。

  「以后离铁穆耳那小子远一点,他不怀好意的。」他忍不住出言警告。

  「可是我并不觉--唔……」觉得他是坏人啊!

  她的话才说了一半,一阵和着胭脂的水便流进了张开的嘴巴里。原来是赤烈无法忍受她那张被白粉和困脂弄得面目全非的小脸,拿水帮她洗脸了。

  嗯~~这才像他的怜白嘛!看着恢复本来面貌的朴实小脸,赤烈满意的点点头。

  她似乎比以前长高了些,脸颊也比以前丰润,看得出铁穆耳那家伙没虐待她。江南的好山好水养出来的皮肤光滑细嫩,毫无瑕疵,触手的感觉就像上好的嫩豆腐……

  豆腐--该死,那个猥琐的狱卒居然吃他女人的嫩豆腐!赤烈这才想到自己的女人竟被狱卒摸了去!

  「该--」

  「哈啾……」他的咆哮才到嘴边,就被一连串的大喷嚏打断了。

  此时正值六月炎夏,可石牢里阴冷如故,她只着单薄衣裳,怎耐得住一身湿呢?

  只见湿透了的衣服紧贴在她身上,玲珑的曲线清晰可见……

  赤烈不禁动情。

  自相遇以来,他俩不是被疫病威胁,就是狼狈逃命,破衣烂衫、满身尘土就是全部的记忆了。他从没想过,原来在破衣烂衫的遮蔽下,她有副纤细而很女人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