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1/2)

加入书签

  「我流血了!」嘴里咸咸涩涩的,伸手一抹就见鲜红,梅怜白一脸呆呆的。

  「傻瓜。」流血的明明是他好不好!赤烈嘴里轻斥,眼里却满是爱怜。

  「你也流血了。」看见那丰唇上的艳红,她心疼极了。

  「小事。」他满不在乎的伸手一抹。

  霎时,艳红的小血珠变成一抹长长的血痕,看在她眼里更是刺目。她不假思索的倾身过去,轻启樱唇,用舌尖轻轻的舔去那血痕。

  刺目艳红随之又涌出,她又舔……随即艳红又一次出现,她再舔,不一会儿,艳红……

  这本是男女诱惑嬉戏的花招,在她做来却全然变了味,她舔他嘴唇的表情是那么虔诚专注又……

  这种不是勾引的勾引,彻底击溃了赤烈心中最后一丝挣扎。

  他再也顾不了这里是阴暗骯脏的地牢、再也顾不了自己希望他俩的第一次是发生在喜气洋洋的洞房、再也顾不了……

  赤烈虎吼一声,俯下头去猛的攫住她的红唇。

  梅怜白被他吻得都晕眩了。

  她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却一下子想不起来,只知道抱着自己的双臂好有力、他的气味好好闻、他的……

  「让我们一起生儿子吧!」

  「生儿子?!」这几个字触动了梅怜白的记忆,「等等。」她气喘吁吁的想要推开他。

  「我不能等!」他同样气喘吁吁的。

  「可是步骤很重要。」她挣扎着说。

  「啥?步骤?」该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现在才喊停不是要了他的命吗?赤烈都想要仰天长啸了。

  「其其格姊姊说过,得先这样,再那样,然后才……」她期期艾艾的转述其其格姊姊的话。

  「其其格姊姊?」他双眉打结。

  「王爷最宠爱的四夫人啊!」

  该死,他就知道!赤烈愤怒的在心里咆哮。

  「你怎么了?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因长年操持家务而变得有些粗糙的小手,抚上了他咬得硬邦邦的腮帮子。

  「我不要铁穆耳站在我们中间!」赤烈只差没有狂喊一声:我的女人自有我来调教,不需要你在里面指点!

  「铁、铁穆耳王爷有站在这里吗?」梅怜白羞怯的四顾,却不见他的身影,「我不明白……」

  「妳不必明白,我明白就成了!」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等不及要将她吞下肚了。

  「不是弄懂了才比较……」好办事吗?

  嗯~~他决定了,就用行动来让怜白彻底忘记那个什么夫人的蠢话吧!

  赤烈大笑着抱起她,一把将她丢在唯一的床榻上。

  天牢里只铺了一层稻草的石床不同于他大诺颜府温暖的软床,可怜的梅怜白被撞得七荤八素的,更可怜的是这已然被yu/望冲昏头的男人,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些。

  所幸下一刻,他就用他的唇、他的舌、他的大掌、他的……让她彻底失去判断力,甚至连疼痛都可以忽略了。

  一时间,森冷的天牢石室里一片春光明媚。

  ###

  赤烈不知道的是,在经过处理能够听清任何细微声音,被专门用做官员听审的隔壁石牢里,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成了两尊石像。

  「那个大诺颜他、他们……」听得暧昧的声响,努哈尔的大黑脸都臊红了。

  「嗯。」铁穆耳心不在焉的。

  真看不出严肃无趣的元赤烈,私底下竟是这么闷骚的人。他本来只想看看他会不会动情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