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1/2)

加入书签

  大都,大诺颜蒙古语,将军府。

  世祖皇帝忽必烈的金孙、太子真金最宠爱的儿子--「怀宁王」孛儿只斤·铁穆耳,正斜倚在披着虎皮的大榻上。美人烹茶、俏婢捶腿,把威严的大诺颜府当成了他自己的享乐窝。

  门那里,正站着一位穿着朝服的大诺颜──赤烈。

  赤烈的面色还算平静,可是一双大手却一会儿握紧、一会儿张开,看得出正在极力抑制内心的不快。

  刚才在朝堂上,他和丞相脱脱狠狠的吵了一架,此时满腔的怒气还没消退,一进门竟看见在朝堂上附和脱脱、海削自己一顿的铁穆耳,正大剌剌的躺在虎皮榻上。

  当下,他的怒火更是燃烧得炽烈。

  「哟~~是谁给你气受啦?怎么尊贵的大诺颜像吃了火药似的?」铁穆耳没心没肺的丢出一句。

  「滚出去!」他的话就像导火线,彻底点燃赤烈濒临爆炸的怒火。

  天哪!大诺颜居然要王爷滚出去?!谁不知道这怀宁王铁穆耳可是皇上最最宠爱的皇太孙呢!

  美人与俏婢吓得面无血色,「匡啷」一声,失手将上好的青瓷杯子摔在地上。

  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一套茶具!

  赤烈的脸色更加铁青了。

  「怎么,没听见大诺颜让妳们滚吗?」铁穆耳细长的眸子一扫,四两拨千斤的道。

  「是是是,美娘告退。」

  「奴婢告退。」

  美人和俏婢忙不迭的退下,赶紧逃离眼前的危机。

  「大诺颜正值壮年,难怪火气这么旺。」铁穆耳笑嘻嘻的道,「我就说嘛!这大诺颜府空荡荡的,没个泻火的人怎么行?等我回去奏请皇爷爷赐你一个……」

  「你给我滚!」不提皇帝还好,一提起皇帝,赤烈心中的怒火又一次往上窜。

  「大诺颜今天还真是吃了火药呢!」铁穆耳吃吃的笑起来。

  「哼!」赤烈狠瞪他一眼。

  「想不到皇爷爷演起戏来也是毫不含糊呢!」

  「演戏?」赤烈一怔。

  「是啊!如果不演戏,你这大元皇朝的大权臣怎么会走投无路,只好浪迹江湖呢?」铁穆耳从虎榻上支起大半身子。

  「什么走投无路、什么浪迹江湖,你都给我说清楚!」赤烈瞇起一双湛绿虎眸,危险的道。

  怪不得这些天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本很欣赏他的老皇帝,忽然一反常态的当众挑剔他、斥责他,更当堂驳回他所有的建议;甚至在他和脱脱争辩时,还将他轰出朝堂。

  直觉告诉他,自己似乎被这对奸诈的祖孙俩算计了。

  「其实很简单,是皇帝爷爷他老人家器重你,决定派你一个秘密任务。」铁穆耳故作神秘的附耳道。

  「大丈夫的行为不要鬼鬼祟祟的。」赤烈一把「扫」开他。

  「哈哈!就是怕你这句话,皇爷爷和我才决定先斩后奏的。」铁穆耳咧嘴一笑。

  「先斩后奏?你们到底要我做什么?」看见他奸诈的笑脸,赤烈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嗯~~这江南的茶叶就是和我们大漠的酥油茶不一样,讲究火候、用水、时机,还得慢慢品尝才有味道。」铁穆耳慢条斯理的喝一口清茶。

  「你--」赤烈额角的青筋暴凸。

  「听说这时候江南的茶叶是最好的,不如大诺颜去江南的时候顺便帮我弄一些回来。」

  「去江南?」谁说他要去江南了?

  赤烈还在琢磨他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突地「匡啷」一声,仅剩的那只青瓷茶杯也跌落地上摔成了好几片。

  该死,他一定是故意的!赤烈怒目而视。

  「现在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铁穆耳凑到他的鼻子前,一脸欠揍的样子。

  铁穆耳他是中邪了吗?他俩是好安答蒙古语,兄弟,他怎么可能为了一只茶杯去伤害从小玩到大的友伴呢?

  赤烈一边伸手去摸他的额角,一边思索是不是该找个萨满巫师来给他跳神驱邪。

  谁想--

  「来人,大诺颜想要谋刺本王啊!」他的手还没摸到他咧!铁穆耳忽然一把扭住他的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