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1/2)

加入书签

  连年来江南地区天灾不断,民不聊生,空气里到处弥漫着一股死气。

  梅家居住的小山村也是连年歉收,村民们逃的逃、死的死,剩下的不是留在家里等死,就是上山去做了绿林大盗。

  去年梅家夫妇相继死于贫病之后,梅家只剩下姊弟四个。

  年方十七的梅怜白并没有像当年产婆说的那样,长成一个白白嫩嫩引来无数追求者的大美人;相反的,艰苦的日子使得她的身子瘦瘦小小的,全然没有十七岁少女的风韵。

  她身上唯一能和当年那个白嫩娃娃扯上关系的,就只有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了。不过,大得离谱的黑眼睛嵌在瘦得没巴掌大的小脸上,只让人更觉得她瘦得可怜而已。

  这天。

  连日的大雨使得梅家仅剩的两间小屋又塌了一间,一大家子只能挤在仅存的那间小石屋里。

  梅雨季的雨滴滴答答下个没完,听在梅怜白心中,点点滴滴都是一个愁字。

  「姊姊,我饿我饿……」最小的梅幼白躺在家中唯一算得完好的一张床上,蜡黄小脸烧得通红,干裂的小嘴里不住呢喃着。

  「小白乖,先把药喝了,姊姊一会儿再给你东西吃喔!」梅怜白手里端着缺了口的药碗,嘴里骗哄着。

  说是药,其实不过是她按照半本药书上画的,到后山上胡乱采回来的药草而已。

  「小白肚子饿饿,哇哇哇哇……」香香的米饭变成了苦苦的药汁,年幼的梅幼白哪肯依,哇哇的就给她哭起来。

  「吵死人了,你给我闭嘴!」性情暴烈的老二梅亦白终于忍不住暴怒,跳起来骂道。

  「哇哇哇哇……」听见骂声,梅幼白哭得更厉害了。

  「再哭!再哭我就打断你的腿!」

  「哇哇哇……」

  「不怕不怕,姊姊在这里。」梅怜白赶紧放下药碗,柔声哄慰道,再转头瞪一眼梅亦白,「你少说两句,小白还小呢!」

  「哼!」梅亦白走到一旁,悻悻的坐下不吭声了。

  「大姊,我们也赶快逃吧!再不走,恐怕我们都要死在这村子里了。」一直静静坐在旁边的梅笑白开口道。

  「逃?」梅怜白一怔。

  「嗯。」梅笑白点点头,「刚才我看见村西的李家抬了两口棺材出来,听说李大叔和他的孙子都死了。」

  「死、死了?」梅怜白结巴了一下。李大叔的身子骨硬朗得很,能独力推动一辆大车,这么强壮的人居然说死就死了?

  「嗯,村里恐怕已经出现疫病了。」梅笑白点点头。大灾之时必有大疫,这些日子村里已陆陆续续死了不少人了。

  「那、那……」梅怜白慌得六神无主。

  「咱们得赶紧走才成,如果等官府知道了消息,就必死无疑了。」在官府看来,他们这些南人是没有任何存在价值的,一把火将出现疫病的村庄烧了是常有的事。

  「可是家里已经没钱了,而且小白还在生病呢!」梅怜白左右为难。

  「我早说过让我去山上跟胡豹他们做买卖,妳就是不答应。如果早答应我上山,现在我们也不会坐着等死了!」梅亦白暴躁的说。

  「胡豹他们做的不是买卖,而是杀人抢劫的勾当,我们梅家是清清白白的人家,怎么能去做那样的事?」梅怜白坚持道。

  「那妳就等着大家一起饿死好了!哼!」梅亦白气得跺跺脚,气呼呼的冲出小石屋。

  「唉,你去哪……」梅怜白追在他身后喊,可他理都不理,一会儿就跑得不见踪影。

  「大姊,大哥就这火爆脾气,等脾气过去了他就会回来,妳别急啊!」梅笑白追出来,将一件还算厚实的破衣披在梅怜白衣着单薄的肩头。

  「二弟……」梅怜白一脸感动,才想说些什么,就看见几个乡人惊慌的跑过去。

  出什么事了?两人彼此对望一眼。

  「官军烧了刘家屯啦!那里面的人全都烧死了,没一个能逃出来。」

  「刘家屯?就是出现疫病的那个刘家屯吗?」

  「是啊是啊!我们也快逃走吧!说不定下一个就是我们这里了。」

  「……」

  村里乱纷纷的,四处可见打好包袱要逃走的人。

  「笑白,你也跟他们一起逃吧!」梅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