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1)(1/2)

加入书签

  这是紫花地丁,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

  这是千里光,味苦性寒,还有小毒,不过也有解毒的作用。

  还有这黄x,虽然不是很对症,不过也有托疮生肌的作用,据说还是补身子的好东西……

  梅怜白双手不停的挖着,打算趁天还没黑多挖点草药带回去。只是,她对草药的认识根本连半吊子都算不上,一边挖着,还得不时从怀里拿出那本只剩下一半的药书仔细对照。

  唉~~如果不是村里的郎中在得知疫病流行后,在第一时间就溜之大吉,她也不必……

  不过,此时说这些都已太迟,这些日子她眼看村里的人一日少过一日,就连小白也……

  梅怜白用脏兮兮的袖子擦去脸上不争气的眼泪,又一次提醒自己一定要坚强。不知是上苍垂怜还是怎的,她看见不远处有一枝……

  她探身正要去采,忽然,头顶上传来「辟哩啪啦」一阵声响,伴随树枝折断的脆响。

  一个不明物体砸在她背后背着的箩筐上,压扁了装满药材的箩筐,连带她整个人也趴倒在地。

  她挣扎着抬起头,却惊见一把吓人的大刀亮晃晃的插在地上,更可怕的是,大刀和她的鼻尖距离不到一尺!

  刀刃散发出的那股森然寒气,刺痛了她小巧的鼻头。

  「呜~~」她吓得双手捂住鼻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她苍白着脸,手脚并用的想要爬着逃开。

  可是,压烂她箩筐的东西好重啊!不止箩筐被压得死死的,她的人也被迫紧紧的贴在地上。

  「真是要命。」梅怜白身子拱啊拱的,试图将那附着在箩筐上的东西弄下来。

  「唔~~」赤烈睁开眼睛,望见乌云密布的天空。

  他还没死吗?脑袋有些晕眩,可身上大大小小的刺痛提醒了他还活着的事实。

  突的,他感到身下一阵颤动。

  赤烈怔了怔,才发现那居然是一个人在努力抖动他的屁股!莫非他是摔在一个人的身上?

  「呼呼~~」梅怜白失败了好几次,终于放弃带着箩筐逃开的企图。

  她往前爬了好几步才摆脱那座沉重的「大山」,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喘口气,却忽然感觉到有什么湿湿滑滑的东西抓住了她的脚踝!

  「蛇啊!」她尖叫一声,不假思索的一脚踢去。

  「哦,该死!」这一脚正中赤烈的伤口,他疼得低咒一声。

  「呃~~」难道--那居然是个人?!梅怜白也顾不得爬起身了,就势转身。

  这才发现砸中她的居然真是个男人,只是他一身是血的样子不像个善类。

  「放开我的脚!」她大声喝道,不想和这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人有任何牵连。

  「嘘~~」赤烈听得上面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赶紧要她住嘴。

  他那张血迹斑斑的脸显得狰狞恐怖,而他紧扣住她脚踝的大手,本就大力得像要抓断她的嫩骨头似的,此时五根铁铸般的手指更是根根卡入她的瘦骨里。

  「唔……」梅怜白吃痛的低吟,豆大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见她被自己吓住,不再妄动,赤烈终于松了口气,这才感到四肢百骸像散了似的。

  「你、你、你放开我!放开啊……」梅怜白觉得害怕,察觉他的手稍松,立刻一边惊叫一边用尚且自由的左脚胡乱的踢打。

  顿时,赤烈扣着她脚踝的大手、手臂、肩膀,甚至是他的脸,都遭受毫不留情的重踹。

  梅怜白做惯了粗活,力气本就不小,而恐惧更加大了她的力量。

  「唔~~」措不及防之下,赤烈吃痛的叫出声,握住她脚踝的大手也不由得松了松。

  眼见梅怜白翻身就要脱逃而去,赤烈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扑到她身上用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强行将她压住;同时,一双铁钳般的大手紧紧的钳住她的肩膀。

  「啊~~」梅怜白有种错觉,好像一座山压到了自己身上,五脏六肺都快要被压扁了!

  老天实在太不公平了,她不过想替小白采些药而已,为什么又是被砸,又是被人撞断骨头呢?

  「你这无赖汉子……」她破口大骂。

  「别、别……」出声啊!赤烈一张脸凑到她跟前,想阻止她发出更多的噪音。

  他本意是不想她惊动山脊上的追兵,可他那张肿胀青紫的脸本就够恐怖的了,这一番挤眉弄眼就更让人做噩梦了。

  梅怜白吓得张开嘴想大叫时,赤烈一低头,将自己的厚唇牢牢的覆在那张张得大大的嘴巴上!

  「啊唔……l她、她居然被吻了?!梅怜白的眼睛本来就大,现在更是瞪大得像要脱眶而出一样。

  「呜呜呜呜呜呜……」她只呆怔了一会儿,很快就恢复神志,拚命的挣扎起来。

  乡下人打架本就没什么章法,也不必顾及什么大家风范,所以手啊、脚啊、指甲的,都成了她攻击的利器。

  赤烈身上狠狠挨了几下,脸上更是多了不少「小猫」的抓痕。他只顾着要压住她的手脚,堵着她嘴巴的厚唇一不小心就放松了。

  「……」她张嘴要叫,却不知什么原因竟一时没叫出来。

  赤烈哪会错过如此的好机会,头一低,将厚唇重新覆在她的唇上。

  「呜呜呜呜……」她奋力挣扎,硬生生将贴合的双唇分开一咪咪距离。

  「该死!」赤烈低咒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硬生生的将舌头挤进她的嘴里,堵住那可能会出卖他行踪的噪音。

  唔~~察觉到这不合宜的亲密接触,梅怜白的小脸如火烧似的爆红。因为四肢受制于他,激愤之下,她的身子用力的乱拱,想将他掀翻下去。

  该死!她的一身瘦骨头撞痛了他大大小小的伤口!

  剧痛中,赤烈无法顾及会不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