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2)(1/2)

加入书签

  一股奇怪的味道传入他的鼻子,说香不香,说臭又不臭,却熏得他鼻子痒痒的,好不难受。

  「唔~~」哪个奴才这么大胆!赤烈在嘴里嘟喽一句,奈何睡意浓重,转头又睡去了。

  「噗哧。」有模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不理它、不管它!他告诫自己。奈何鼻子上却忽然觉得好痒好痒,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上头蹭啊蹭的。

  他皱鼻子、蠕动嘴巴……

  看见躺在床上的人那可笑的动作,趴在床沿恶作剧的人更乐了。刚才只敢拿着小草搔他鼻头,这下索性将小草伸进他的鼻孔里。

  「哈啾!哈啾!」赤烈打了几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残存的睡意彻底消失。

  「哈哈哈哈……」笑得打跌的声音。

  「该死!不教训你还不知道谁是主子了!」赤烈的眼睛还没睁开就怒吼一声。

  「啊~~」惊慌的声音。

  「还想逃?!」不等人逃走,蒲扇般的大手往床沿顺势一抓,将一个小小的身子拎到床上。

  很难说是谁惊吓了谁。

  赤烈望着那小小的身子,和溃烂的小脸,一时愣住了;而刚才还胆大包天的小家伙被他这一吼,「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哇哇哇~~放开我!放开我!」一边哭一边用他的细腿踹他的肚子。

  「唔~~」可怜赤烈还没痊愈的伤口接二连三遭到几下狠踢,痛得他面目扭曲。

  他只好将这小家伙抓到床外,腾空拎着小身子。

  「姊姊救命啊!有坏人抓住我,姊姊……」小家伙就像一尾被拎出水面的鱼,挣扎得惨烈,叫得更惨烈。

  头好痛!赤烈实在受不了这魔音穿脑,放开小家伙,双手政而捧住抽痛的脑袋。

  该死,他居然摸到头上的一个大肿包!

  「姊姊。」赤烈还在诅咒,那折磨他的小家伙已经一头扑进某个人的怀里。

  「妳……」虽然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脸上的污秽也洗去了,可赤烈还是一眼就认出她就是那个想要杀了自己的平胸女人。「妳没有杀我?」

  「被蒙古人追杀的都是我们南人的朋友。」梅怜白瞪他一眼,好像在说「没看过像你这么笨的」。

  「呃,这小家伙的脸……」他一怔。

  这一路上他早就知道这些南人在蒙古官吏的苛待下过得并不好,却没想到她会如此裸的表达出对他们的恨意。

  「姊姊不是要你待在床上的吗?小白要乖乖听姊姊的话喔!」这次梅怜白连瞪他也省了,直接当他不存在,一边说,一边牵起梅幼白的手往墙角一张看来像床的铺子走去。

  赤烈这才注意到,自己正身处一个潮湿阴暗的石屋,四壁和屋顶都有年久失修的痕迹。

  「小白乖乖的把药喝了。」梅怜白端过药碗。

  小白很听话,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梅怜白替他清理身上溃烂的伤口,再敷上她自制的药糊。

  应该很痛吧!即使隔了一些距离,赤烈仍能听见小家伙的抽气声,但他始终没哭出声来,甚至还会安慰他的姊姊。

  嗯~~赤烈暗自决定了,她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一定要好好的报答她。至少也要留下足够的金钱,让他们姊弟能安排好以后的生活。

  「喝下去。」他才在想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汁递到了他面前。

  「唔~~」一股刺鼻的难闻味道!他还没张嘴喝,就觉得胃里翻搅得难受。不过,他总不能让那小家伙专美于前吧!尤其是小家伙还在那头冲着他做鬼脸咧!

  他豁出去了!

  赤烈牙一咬、心一横,一口气喝下去,可--「妳到底是不是大夫啊?这药苦得像放了一斤黄连!」

  「这里没有大夫。」梅怜白径自收走他手里的药碗。

  「他的脸已经……」看见她的瞪视,赤烈硬生生咽下到嘴的「烂」字,含糊的道:「他的脸都这样了,得赶紧治才行,要不去城里找个大夫吧!」

  「没有大夫愿意医治。」她一边和他说话,一边从缺嘴的药罐里倒出一碗同样乌漆抹黑的药汁,仰头喝下。

  「妳、妳怎么喝我的药啊?」甚至连药碗也用同一个!他怔了怔。「如果没钱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些银子……」

  「没有大夫愿意来有疫病的地方。」

  「疫、疫病?」赤烈伸进怀里摸银子的大手僵住了,「妳是说这里出现了疫病?」

  想起小家伙脸上的溃烂,还有从他醒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听见外头的人声,甚至连声狗吠都没有,这里的一切是那么的不正常!

  如果真是疫病……他有些不寒而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