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2)(1/2)

加入书签

  赤烈冲进村子时一切都糟糕透了,到处都是火,到处都是尖叫声,到处都是乱窜的人。他的蒙古同胞就像宰鸡串羊一样,大笑着四处点火、四处杀人。

  只要得了疫病,就将整个村子的人都烧死,官兵已经肆无忌惮到如此地步了吗?他的心中一凛。

  怪不得这些南人的造反一直没停,朝廷出兵出粮,剿灭了一个又一个,却始终断不了根,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误打误撞被梅怜白带到这发生疫病的小山村,他根本不会知道所谓治疗疫病的奇方,竟是将人统统杀死!

  别说是这些饱受欺凌的南人,换作了是他,在如此的暴行下也一定会起而反抗朝廷的!

  「啊啊啊啊……」蓦的,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该死!」赤烈诅咒一声,拔腿往声音传来的地方冲去。

  「这里!这里还有一个!」到处放火、屠杀的蒙古骑兵也看见了他,当下有几骑从下同的方向朝他包抄过来。

  「哼!」就凭他们几个就想阻挡他,还嫩了点!

  好斗的血液在赤烈的身体里沸腾,他的嘴角浮现一个扭曲的微笑:遇神杀神、遇魔杀魔,既然敢挡他的道,就要有死的觉悟!

  「梅家姊弟可是我在罩着的,敢动他们就得先过我这一关!」看见大刀砍来,他不慌不忙的丢出一句蒙古话。

  「你、你怎么……」蒙古骑兵还下明白他怎么会说蒙古话,一颗大好头颅已经掉下。

  在蒙古骑兵的哗然中,赤烈用刀砍出了一条血路,另一只手还不忘拎着今天打猎的收获。

  「元赤烈……」

  尖叫声里,一把雪亮的大刀朝她猛砍过来,眼见她就要被拦腰砍成两段!

  「该死,该死!」这么远的距离,他根本来不及赶过去救她!赤烈大声诅咒着。

  下一刻,雪亮利刃劈开了柔软的,热腾腾、黏呼呼的鲜血随着断体残肢四散迸射。

  「啊啊啊啊啊啊……」

  「闭嘴!」赤烈刚好赶得及一刀将想要杀她的蒙古骑兵砍下马来。

  「元赤烈,你也死了吗?」梅怜白怔怔的说,一时反应不过来。

  「等这些跳梁小丑都死光,我还没死呢!」赤烈闪过袭来的刀,大吼一声转身将偷袭者砍死。

  梅怜白这才发现,刚才是赤烈及时丢出手里的猎物,撞歪了蒙古人的大刀,这才救了她的一条小命。

  「妳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跑?!」看见她还站在那里发愣,赤烈急得大吼一声。

  「我、我马上去收拾东西!」梅怜白转身往家的方向冲去。

  「都什么时候了还收拾!」他一把抓住她的背,将她硬生生拉回。

  「可是小白还在家里,他……」她挣扎着要走,却被赤烈牢牢牵制住。

  「小白他……」

  「这里危险啊!」一阵尖利的号角声响起。

  赤烈反手将吹响号角的蒙古兵杀了,可是集合的号角声已经传递了整个村落,「跶跶」马蹄声里,蒙古骑兵迅速朝这里集结。

  「呃……」眼见大队蒙古兵来势汹汹的朝他们靠近,梅怜白吓得整个人都呆住了。

  「拿着!」赤烈狠狠的干掉一个,顺手抽过那人的佩刀,丢进梅怜白的怀里。

  「不!我不行,我……」那刀把上还残留着村人的血呢!她吓得丢下那把刀。

  「要生还是要死,妳自己决定吧!」他丢出一句,和赶来支援的蒙古兵战成了一团。

  体力消耗得远比他预期的快,才战了没多久,他就感觉到自己浑身是汗、小腿肚开始发抖,连视线也模糊了起来。

  「啊啊啊……」蓦的,她的尖叫又一次传入耳中。

  「该死!」赤烈甩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些,回头却看见她坐倒在地,一个蒙古骑兵正驱策骏马要往她身上践踏过去。

  「找死!」他不假思索的丢出手里的长刀,往那个狞笑着纵马的蒙古兵的身体刺穿过去。

  赤烈扑过去,抱住她打滚避开马蹄的践踏。蒙古兵的尸体跌下马来,正好跌在腾空的马蹄下。

  「喀啦喀啦」,骨头碎裂声在梅怜白的耳边响起,而她的脸正对着一张被马蹄彻底踏扁了的……

  「呃~~」她机伶伶打了个冷颤,想移开眼,可是恐惧使得她的脖子僵硬住,竟无法挪动分毫!

  「别看了!」赤烈一把抓过她,将她的小脸紧紧压在自己的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