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1/2)

加入书签

  作者:xiaoyaoii

  2696

  字数:56

  节日快乐,头一次这样的凌辱文,也是过节后晕乎乎的就写了出来,不知道

  到底咋样,反正我是写的有点头疼了,家里人是不敢让看的,不然会被咔嚓了。

  这也是为了那些一直想要看到重口味的热心朋友写的,也是对一直关注我的

  朋友一个报答,这口味有点重,如有不适者,请直接忽视。

  没有修订,难免错字连连,我会在以后修改下,现在正好节日没有过,就算

  是为那些苦苦等待我的写调教重口的朋友们,送上一个礼物。

  找?请第一3&delt

  下午时分,一只不知道那里来的猫从6楼的阳台上跳到了楼下的歪脖树上,

  竟然毫无压力的,继续跳的了地上,消失了。

  公寓里的好男人,现在正在背着脚踝缠着纱布的人打车赶往诺兰的家里,一

  切都是那么毫无预兆,硬币最终也没有让他做出了选择,刚刚还悄悄说出对不起

  的诺兰,现在倒是满心欢喜,因为她不小心又一次从沙发上跌落下来发出的声音

  让曾小贤彻底的摆脱了犹豫,这也为诺兰成为了这个好男人的女朋友做了一个

  坚实的铺垫。

  听到了诺兰跌倒发出的声音后,曾小贤第一时间打开了左侧的房门,再没有

  任何犹豫,把诺兰送到了医院,检查了下,只是轻微的扭伤而已,休息几天就可

  以了,听到医生的话,小贤感觉心里还是有点纠结,刚刚子乔的电话,让他开启

  了无比混乱的模式,多亏诺兰,才让他暂时忘记了胡一菲的脚伤。

  现在想起来后,他不知道子乔的电话是不是个圈套,所以,一直到了诺兰的

  家里,他都在纠结这个问题。

  可惜,毫无见的好男人,再次背上那香喷喷的身体的时候,胡一菲就被定

  义为了超级赛亚人,反正一菲比男人还男人,这点小伤对她不算什么,一会把

  诺兰安排好,我再去呗,我就说我去买红花油了,嘿嘿小贤自己盘算着,

  终于可以算是做了一个决定,这样的决定让他感觉到是那么英明神武。

  随着诺兰打开了房门,曾小贤第二次,不,是第三次进入到了诺兰的房间,

  上次逃跑的时候,最终还是在窗台边爬了上来,虽然扯掉了诺兰的一个窗帘,但

  是还是又一次活着进入到了房间,那种悬空的感觉,让小贤差点尿了出来。

  轻轻的把诺兰放到了沙发上,看着房间内还保持着干净整洁,让他再次想到

  自己收拾的场景,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震撼,一个这么清纯文静的女孩子,竟

  然把家里弄的乱成那个样子,他曾经发过誓,再也不想进入这个房间了,可惜,

  老天没有收到这誓言。

  那个,诺兰,你这脚伤呢,休息几天就好了,我给lisa打个电话,给

  你请个假,你看,你饿了呢,我给你叫外卖,不过这天都黑了,我得去了,你

  有事情打我电话就可以,我先走了一方面他为自己可以独自霸占节目而感觉到

  窃喜,另一方面,他现在开始担心子乔说的是真的,不管一菲下午是对是错,几

  年来一直暗恋着一菲的感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刚来了就走,你就这么怕我吗,你看我现在又走不了路,你再陪我一会吧

  你等着我叫外卖,我们一起吃完,你再走吧这个,不好吧,夜高风黑,孤

  男寡女,你不怕,呵呵现在的小贤就是想马上到公寓,吃饭什么的对他来说

  都没有什么意思了,相对外卖来说,他更想吃到的是一菲的蛋炒饭,虽然,很

  多时候,都会增加几根秀发。

  不怕,你也不敢,你等着我打电话呃现在的曾小贤已经饥肠辘辘

  了,听到诺兰刚刚的话,有点生气,但是转念一想,她都不怕,我怕什么,怎么

  说我也是个男人,不就是吃饭吗,反正都耽误这么久了,公寓肯定也来人了,明

  天去我就说台里有事情,对,就这么说,下定了决心,曾小贤开始无聊的听着

  诺兰订餐了。

  说实话,相对一菲来说,诺兰才算是真正的女人,精致的小脸,大大的双眼

  迷人的笑容,还有那全身散发的清香,让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喜

  欢上了,可惜,最后成为了敌人,而且,是个无法战胜的敌人。

  订好了外卖,诺兰要去卫生间,小贤本来要扶着她去的,谁知道,人家早已

  经就这么一条腿蹦着,走了进去,不,是蹦了进去。

  看着那雪白笔直的美腿,还有那上下颠簸的肉球,小贤感觉自己要流鼻血了

  呸呸呸,我也是正人君子,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虽然嘴中叨念着,但是

  这好男人的眼睛一直倒是盯着卫生间那虚掩的门,脸上的表情开始慢慢邪恶了起

  来,进去,里面有你想要看到的东西,诺兰才算是个女人不能看,你不是

  喜欢一菲吗,把你的眼睛转过去2个人格的曾小贤又出现了,现在的他就好像

  个神经病,头不断的扭动,嘴中的话也在不断的发出,但是,就是无法下定决心

  充满纠结的曾小贤,被突然蹦出来的诺兰吓了跳,直接从沙发上跌落了下来

  诺兰看到很好奇,蹦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把曾小贤拉了起来,没事,没事

  我无聊就做点运动,没事小贤尴尬的解释着重新坐到了沙发上,还好诺兰并

  没有说什么,只是好奇的笑着看着他,这也让曾小贤感觉浑身不自在,亲她,

  亲她不行,赶快离开,这里太危险了天使和恶魔都在心中刺激着他,小贤

  使劲的甩了甩头,用手把那两个声音都打了出去,这才让他好受了点。

  感受着枕在肩膀上的诺兰头部带来的温度,让曾小贤现在坐立不安,双手都

  已经搓出了汗,诺兰早已经看在眼里,但是一直假装没有看到,眯着双眼,开始

  想她和曾小贤的那些事情,让她不时的发出了笑声,每一次笑声都会让小贤一

  哆嗦。

  还好,这种折磨只是持续了一会,诺兰的门铃想了起来,小贤起身打开了门

  看到外面小哥手里拎着一堆的方盒,当小哥看到开门的人的时候,眼中出现了

  狐疑,他感觉这男人怎么这么贱呢,总是想揍他一顿的。

  这是诺兰小姐家吧,这是她定的餐外卖小哥鄙视的看着眼前的人,是

  我订的,给他就好了,小贤我这里有钱,我给你拿过来诺兰在沙发上喊了几声

  这才让外卖小哥收起了刚刚的眼神,不用,我这里有,你在那等会,不要动

  25,老顾客,算你2525好吧,给你拿到钱的小哥,一

  会就消失了,拿着一堆餐盒的小贤,关好门,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开在餐桌上放好

  了。

  过来吧,你怎么定了这么多,我们2个人也吃不了呀,咦摆好餐盒的

  曾小贤头看向沙发,发现上面的人已经没有了,不一会,就看到诺兰从卧室方

  向蹦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两瓶龙舌兰酒,无论是在公寓还是酒吧,都是龙舌兰,

  竟然到了这里还是这东西,让曾小贤有点无语,难道都是赞助商轻轻的把诺兰

  扶着坐好,看着她手里的酒,让他又开始纠结,上次诺兰喝醉的神情,又一次在

  脑海里显现,被子和杯子,让他至少心跳加速了好几次,难道今天还要拿被子吗

  诺兰,今天就不要喝酒了,你看,你这还有伤,医生也说了,不让喝酒的

  来来,把酒都给我,听话,我们下次再喝现在正在紧握着酒瓶的诺兰,嘟着

  嘴,就这么听着,无论这个男人怎么抢都不撒手,最后弄的曾小贤满头大汗,实

  在没有办法了,只能妥协好吧,你想喝,那我就陪你喝一点,就一点呀好

  今天高兴,你必须陪我喝,来,把杯子拿来身找杯子的曾小贤,已经是

  开始盘算怎么脱离这里了,他感觉到今天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有点期待,

  但是更多的是恐惧,被诺兰偷吻了一下之后,他的心里一直纠结着,到底是不是

  要接受诺兰,当想到胡一菲,这种纠结就变成了折磨,让这个自称好男人的人,

  开始想要暴走了。

  高脚杯每次都被诺兰倒满,好像是啤酒一样,而且每次都是一口干掉,本来

  还要煳弄过去的曾小贤,每次都会被诺兰死死的盯着,只能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桌子上的饭菜基本没动,现在的他已经感觉天旋地转了,

  而且也感觉不到饿,打了一个饱嗝之后,他感觉必须要走了,趁着自己还能行动

  迅速的把诺兰的酒瓶都抢了过来,摇晃着放到了远处。

  曾小贤,你个贱人,你说,你喜欢我吗满脸通红的诺兰,摇晃着手中的

  酒杯,突然开始出现了反常,虽然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但是明显已经不是那个清

  纯的女孩了,这时候的话语,让曾小贤倒是感觉像是胡一菲在和他说话。

  用力摇了摇头,那个来晃动的重影慢慢的清晰了,还是诺兰,但是他不知

  道怎么答,慢悠悠的走到了诺兰旁边,诺兰,诺兰,又喝醉了,你该休息了

  来,我带你到床上低身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抱起了这满脸羞红的美人

  不管对方怎么动,他都是坚定的走向了诺兰的卧室。

  这次好像走了一个世纪,终于把诺兰放到了床上,刚要起身,却是被诺兰死

  死的抱住了脖子,你说,曾小贤,你到底喜欢过我吗那个,若兰,不,罗

  兰,不,诺兰,你这喝多了,先睡觉吧,乖嗯你干啥话没有说完,就

  感觉自己的嘴被堵住的曾小贤有点大脑空白,那柔软的唇带着酒的香气,让他都

  已经无法呼吸,床上的诺兰现在已经用劲了全力,抵死的用唇开始亲吻着曾小贤

  不管对方怎么反抗,她的唇都没有再次离开,当她的舌头接触到了那充满酒气

  的口腔后,曾小贤已经好像放弃了无谓的抵抗,笨拙的用这头开始和诺兰进行这

  交流。

  窗外的微风不时的吹到了屋里,曾小贤带着无比的纠结被诺兰推倒到了床上

  被那无骨的带着香气的身体死死的压到了下面。

  那一直在阴暗角落中的曾小贤,突然把一直占有动的人格彻底打败,蹂躏

  后,扔到了原本属于他的地方。

  那个阴险的面容,慢慢的浮现到了床上的男人的脸上,本来双手紧紧抓紧床

  单的曾小贤,突然,睁大了双眼,眼中只是出现了极少的反抗之后,形式开始逆

  转。

  诺兰还在玩命的啃着身下的男人,那种一直被她压制的欲望,一下子全部

  来了,现在的她就想让这个男人占有她,折磨她,老公的背叛,让她心身疲惫,

  一直都把所有的错误归结于她自己,让她很多时候只能靠酒才可以入睡。

  她非常的努力去挑逗这个男人,可惜,半天,这个男人就好像被强奸一样,

  除去无谓的反抗之后,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作,让她只能干着急。

  这个心情在某一个时刻,得到了改善,因为她感觉到了身下的男人,突然开

  始了动,而且,双手直接来到了她衣服的边缘,慢慢的开始把她身上的衣服一

  点点的脱了下来,这种感觉倒是让她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已经很久没有男人去

  这么接触到她的身体了,随着衣服慢慢的减少,现在的诺兰身上只有一条内裤来

  证明她的清白了。

  现在的曾小贤,已经完全掌握了动,再也不会只是笨拙的应了,他也有

  过光辉的时刻,也真正的占有过属于自己的女人,虽然那个女人的男朋友多到她

  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至少做爱的经验还是比较老道的,当他看到诺兰发愣以后,不顾一起

  的开始亲吻诺兰的皮肤,由嘴唇到脸颊,到耳垂,那是一种久违的疯狂,嘴上的

  动作并没有影响他的双手,他找到了诺兰衣服的边缘,稍稍用力,就把上衣脱了

  下来,低头看到那雪白如玉,细腻光滑的皮肤,让他已经有点按耐不住,他的阴

  茎已经到了最佳的状态,而且裤子的束缚让他感觉到非常难受。

  随意的把诺兰的上衣扔到了远方,2个让他激动不已的乳房被呈现到了他的

  眼前,坚挺而又浑圆,那包裹着的胸衣是那么碍眼,没有多想,直接把胸衣推到

  了上面,由诺兰的双手中托了下来,继续扔掉。

  感受着阴茎的跳动,感觉着那内心的激动,曾小贤颤抖着双手,抓住了那好

  像在跳动的大馒头,直接啃了上去,松软可口,带着奶香,让他感觉自己到了天

  堂,他的嘴在大力的吸这,不时的还用牙齿咬了下那粉红的乳头,嗯啊啊

  小贤,我疼,你轻点,啊身下的人,已经开始了呻吟,这样的声音,

  完全就是春药,本来还有一点理智的曾小贤,双手瞬间把诺兰的短裙推倒了她的

  脚踝,稍稍用力,就脱离了诺兰的身体,也飞到了地上。

  诺兰的双乳被这男人大力的揉着,而且乳头不断的传来了奇痒和疼痛,这是

  除去她老公的第二个人接触的地方,虽然有些难受,但是让她内心非常的痛快,

  看着自己的乳房不断的变换着形状,那乳头好像都要被吸下来一样,她的阴道开

  始大量的分泌出爱液了。

  自从和老公分居之后,平时她也只能用自慰来满足自己,但是那种快感,只

  能在一时起到作用,渐渐的,自慰的感觉完全不能满足她的需求了,就在这个时

  候,她多渴望老公可以继续霸占她的身体,蹂躏她,也许就是这个心里让她一直

  对老公念念不忘,而且越来越是想念。

  但是现在的感觉让她好像找到了归宿,老公的身影在心中慢慢的弱化了,这

  个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不知道已经全身赤裸,而且,他那坚硬的生殖器也一直

  在不断的刺激这自己的阴部,那种难耐的心情,让她全身开始扭动,颤抖。

  啊嗯小贤,要我,我好难受,啊现在的诺兰双手开始抓到了身

  边的传单,随着曾小贤的不断刺激,抓紧,松开,重复着这样的动作,让她感觉

  内存有点爪挠心,现在的她就想让这个男人进入她的身体,填补她那内心的空

  虚,她现在需要那种充实的感觉。

  看着诺兰双乳周围都已经被自己留下了浅浅的吻痕,曾小贤已经进入到了疯

  癫的状态,现在的他再没有平时软弱的状态,一个可以在酒吧众人面前抢到圣诞

  树的男人,现在正在进攻那充满诱惑的肉体。

  本来还在大力揉动乳房的双手,开始出现了不甘,慢慢的,他们找到了心的

  目标。

  一只手开始移动到了诺兰的臀部,感觉着那圆润挺翘的感觉,大力的揉着,

  扭着,不时还打了几下,这让诺兰的臀部开始渐渐的出现了手印,每一次的拍打

  诺兰都会出现一种欢快的呻吟,三角地带的内裤,已经开始流水了。

  曾小贤的嘴慢慢的游走到了诺兰的阴阜边缘,牙齿直接叼到内裤,慢慢的用

  头把内裤拉到了诺兰的脚下,再稍微的用了下理,他的口中得到了这件最神秘的

  纪念品,感受着诺兰内裤带来的那种澹澹的香气和微微的腥气,让他感觉自己成

  为了帝王,一只手拿好了内裤,起身,放到了嘴边,很是陶醉的舔了一口,那里

  还有诺兰分泌的爱液,那种味道,让曾小贤好像吸毒一样,闭上了双眼。

  诺兰感觉到了身体的空虚,除去臀部还不时的传来点感觉外,身体的其他地

  方都好像没有了知觉,这样的空虚让她很自然的睁开了双眼,当看到曾小贤正在

  变态的吸吻着自己的内裤的时候,她的脸烧的不行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刺激,让

  她大声的呻吟一下,感觉身体的热流开始乱窜,这是头一次看到男人这样的变态

  的动作,而且,还是平时那么软弱的曾小贤,这样的反差,带来的刺激是前所未

  有的。

  不过一会而已,诺兰内裤带来的刺激慢慢消失了,带着一种残忍的笑容的曾

  小闲看到了诺兰的双眼,慢慢的将手里的内裤放到了诺兰的脸上,用力的揉了几

  下,啊脏曾小贤,你干什么,啊疼当感觉到刚刚被曾小贤吸

  舔的内裤被放到了脸上,诺兰的耻辱心让她开始了防抗,可惜,只是一会,她的

  阴道就好像被撑开了一样,那种疼痛带着快感,让她身体出现了颤抖,一声呻吟

  喊了出来。

  曾小贤只是用内裤揉了几下诺兰的脸颊,然后直接放了上去,这只刚刚拿着

  内裤的手,来到了诺兰的阴部,看着那呼吸一样的阴道,不断的有液体涌出,他

  兽欲已经被带了出来,也不管那小小的洞口到底有多大,两只手指直接插了进去

  而且直接全部进去,毫不犹豫的做着抽插的运动,而且越来越快,诺兰的身体

  开始了扭动,那小小的阴道口,被撑大了几倍,随着曾小贤的手指运动,不断的

  有白色的液体飞出。

  啊疼,你慢点啊用力呀小贤,用力啊刚刚扔到了

  脸上内裤的诺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顾及其他了,伴随着阴道里不断传来的疼痛

  和快感,现在的她已经被欲火占领了。

  正在紧闭双眼忍受和享受着这样快感的时候,一根坚硬的棒子被硬生生的插

  到了她嘴中,而且,她的阴部也在被舌头大力的舔着,吸着,竟然还可以感觉到

  她的阴蒂被牙齿咬到。

  无法发出任何话语的诺兰,只能忍受着那坚硬的阴茎在口中上下运动,尽量

  用喉咙发出了痛苦或者欢快的呻吟。

  唔嗯呃那根阴茎的抽插的速度也来越快,睾丸不断的拍打

  着她的小脸,肛门穿来的澹澹的臭气,不但没有让她感觉作呕,而且还让她感觉

  到了刺激。

  感受着每次阴茎插到她喉咙的深处带来的窒息的感觉,她的小腹已经出现了

  蠕动,呃唔当再一次体验到阴茎让她窒息的感觉的时候,她的阴道

  喷出了一股股的暖流,伴随着那澹澹的白色液体,喷薄而出,强烈的快感,让她

  忘记了口中的东西,神志开始恍惚。

  不断咬噬着诺兰阴部的曾小贤,感受到了诺兰阴道里强烈的伸缩,只是一会

  一股股的液体喷到了他的脸上,而且口中都已经填满,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抽出了2个手指,仰头咽下了那么美味的液体,随着他手指的抽出,诺兰的小小

  的尿道口竟然也喷出了液体,直接洒向了远方,渐渐的减弱,让诺兰的大腿周围

  都是湿漉漉的,那种澹澹的骚气,让他的阴茎开始跳动,他的腰部开始用劲全力

  的上下摆动,每次都会感觉到诺兰喉咙中带来的阻碍,不知道又是抽插了多少次

  一股暖流喷薄而出,他深深的把阴茎插到了诺兰的口中,睾丸紧紧的贴到了诺

  兰的脸上,随着一股一股的精液的射出,让他感觉自己已经在天空中。

  诺兰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大量的吞食着口中的精液,与其说是吞食,不如说

  是曾小贤强制喂食,他的阴茎已经快插到咽喉的最深处,每次的射入,都会通过

  咽喉直接到达诺兰的胃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下的诺兰好像被精液呛醒了,当小贤把阴茎拔出来的时

  候,上面挂着满满的唾液还是部分的精液,黏黏的带着丝状离开了诺兰的口腔,

  还在意识不清的诺兰大力的喘着气,咳嗽着,有时会有部分唾液或者精液被咳出

  来,可惜,绝大部分的液体早已经到了她的胃中。

  曾小贤像是得胜的头狼,俯视着自己的猎物一样,看着身下的诺兰,他并没

  有着急去做其他的,当看到诺兰呼吸开始平稳之后,曾小贤把阴茎重新放到了诺

  兰的嘴里,大力的插了几次后,感觉阴茎又开始有了硬度,满意的放开了固定诺

  兰头部的手,用抽出来的阴茎在诺兰的脸上开始涂抹上面的液体,看着那挂面粘

  稠物的小脸,清纯中带着妖媚,闪闪发光。

  还在欣赏自己的成果的曾小贤,突然被手机的铃声打断了,一股怒气直顶脑

  门,下床前先看了下还瘫软在床上的诺兰,小声的说道不要动,宝贝,等我

  来。

  现在的诺兰那里还可以听到这个男人的话语,完全是神游九天的状态了,刚

  刚的快感让她的灵魂好像要飞离她的躯体一样,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体验到了

  从来未有的快感,以至于最后都已经尿失禁,如果再长一点,有可能下面都会出

  现黄色的物体,当慢慢的身体有了一点点知觉的时候,她感觉全身发热,乳房涨

  的好像要流出奶水一样,喉咙现在都已经感觉到了疼痛,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电话里的人是lisa,因为曾小贤的电话编辑朱迪给她电话,说曾小贤到

  现在都没有来电台,已经下班了的lisa非常生气,想到这个贱人曾竟然敢迟

  到,无名火起,怒不可遏的打通了曾小贤的电话,但是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接听

  气的她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继续重播了去。

  曾小贤,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今天还要上节目吗,现在几点了,是

  不是我开了你听着电话里那熟悉的女王般的声音,头一次,曾小贤没有抵触害

  怕,而是玩味的一笑,lisa我不是有特殊情况吗,让朱迪放下之前的

  录音吧,今天肯定过不去了,lisa不要生气吗还是那贱贱的口气,可

  惜,现在的曾小贤满脸的阴险,他要一步步的实现心中的那个计划。

  什么特殊情况,火星撞地球你也得给我上班,听着曾小贤,我就给你一次

  机会,诺兰也没有来上班,如果你再不来,我和你说,明天你就不用来电台了

  好吧,lisa你听过我,我现在就在诺兰这里,她今天受伤了,离不开人,

  不行你过来帮我照顾下她呵呵,你还当我是之前的曾小贤吗,我就不信你不来

  这个阴险的男人暗地里冷笑着。

  真的,诺兰受伤了,重不重,你等着我马上过去,这要是台长知道了,事

  情就大了,怎么受伤的听着电话里急促的问话声,曾小贤只是告诉了lisa

  诺兰的家庭住,其他的一概没有答就挂断了电话。

  也不过十分钟左右,诺兰的门铃又想了起来,曾小贤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慢

  步走到了房门前,用猫眼看了下,果然是lisa,还是那样清爽的短发,双眼

  带着怒气,正在冷冷的盯着防盗门。

  现在卧室里的诺兰,刚刚清醒了一下,但是酒的后劲太足了,让她又渐渐的

  模煳了,带着各种复杂的感觉,睡了过去。

  当lisa看到打开方面的曾小贤,心中马上充满了疑惑,现在眼前的人完

  全没有了之前贱贱的感觉,倒是感觉身上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