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2)

加入书签

  臣、奴才和嫔妃,跪下来朝着秦国公高呼万岁,说什幺武皇暴虐秦国公天命所归。

  秦国公哈哈大笑,原本还算得上儒雅的脸上,满是轻狂令人生厌,语气狂妄的看着被武皇拦在怀中沛然问道:“贵妃要不要也来叫声陛下呢?这样朕才好,好好疼你啊!不然就只能便宜了那些幸苦的士兵了来品尝贵妃的滋味了。”话语之中满是淫邪意味,似乎恨不得立马扒了沛然的衣服来折辱武皇。

  “好的很!既然秦国公这般执迷不悟,那朕就不必留情了,动手,杀!一个不留。”武皇怒火冲天的看着秦国公说到,把沛然搂的越发的紧,他原本还想再忍一会儿,等狂妄的秦国公交代点什幺,但涉及到了沛然,他忍不住了。

  于是明显训练有素的御林军呼啸而来,动作迅速的开始了斩杀活动,一时间叫喊声不断、血流成河,秦国公老当益壮的拼着命,可惜收效不大。

  ——提醒宿主还有三分钟脱离任务!

  武皇之前便细心将沛然抱好,不让对方看到血腥的场景,见场面稳定下来后,刚想开口说些什幺,却感觉沛然微一挣扎,胸口一疼,之后有什幺温热的液体汹涌而出。

  低下头,只见胸口处插着一把做工精良的匕首,是今天傍晚武皇给沛然用来防身的。锋利的刀刃全部没入,血染红了明黄色的衣衫,心脏破裂无人能医。

  武皇看着沛然,眼眸复杂,想问为什幺,却又开不了口,好似瞬间失语。

  沛然看着武皇忽而温柔的笑了笑,好似春日阳光一般的轻柔,粉唇温柔的在武皇唇上一贴后,似乎颇为安心的倚在武皇怀中,闭上了双眼。沛然就在武皇的注目下失去了生息,眉目安然的好似初见。

  “啊!”撕心裂肺的吼叫自武皇口中发出,是为自己还是为了沛然不得而知,两人相拥着齐齐倒下,再也站不起来。

  ——任务完成!

  章节九:番外

  武皇

  ——朕之前从来都没有输过,可是只输了一次便倾家荡产,什幺都不剩了。

  从小开始,朕便能得到最好的,只因为母后对朕疼爱有加,所以最后朕凭着母后的力量登上了皇位,得到了身为皇子可以得到的最好的东西,朕应该满足的,因为朕没有花一丝一毫的力气就获得了其余皇子最渴求的东西。

  但事实上朕并不满足,反而觉得不悦。不满足只是当一个傀儡皇帝,不悦母后的外戚把持朝政,这江山明明是朕的不是吗?

  于是,朕开始暗中谋划,笼络人才,布局朝堂。而韩然就在朕需要一个耗费时间挡箭牌时闯入了眼中,自此再也没有离开过。

  刚开始,觉得他蠢但总归能用,于是便召他侍寝,本以为不过和旁人一样的寡淡无趣、草草了事,却不想是那般的销魂蚀骨,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忽然觉得要是没什幺意外,或许在计划完成之后还可以留着。

  本以为就是这样了,没想到第二日韩然就给朕了一个意外,他还是愚蠢而狡猾的挑明了朕的想法,聪明的让朕想要留着他,看看他能做什幺。

  于是便留着了,留着他。看他对着自己微笑,看他安然的睡在身边,看他欢爱时的娇媚,更看他端坐在昭阳殿内等着自己归来时的温柔和美满。

  似乎有他在,心就忽然满了起来,于是不自觉的想要对他好,想看见他微笑的脸,想听见他略带撒娇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