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疮疤(1/2)

加入书签

  不过细细一想,林傲蓦又似泄了气地皮球,颓丧不已道,纵然我存有报复他的心念又如何

  以老头儿这番强大无匹的修为,我这辈子恐怕都别想从他身上讨到半点便宜吧

  当然,这不仅仅只是修行上的差距,更因为他是绿萦的爷爷,便只这个身份,就注定了他可以任意欺负我这个晚辈,而我林傲唯有化满腹委屈为苦水,裹着闷气吞回肚内

  林傲狠狠地将命运女神那个表子怒骂两句,最终只得化悲愤为食欲,狼吞虎咽地将满桌早点一扫而空,再向绿萦告别一声,转而出门,直奔屋后的那堆沙丘。

  灰袍老者这时正坐在一座沙堆顶上,怀里抱着一壶酒,仰头看着遥远的鲲海深处,连林傲的接近都似浑不在意。

  林傲见老者眼中流露着一种少有地凄凉神伤之色,知道老者定是忆起了一些旧时的不愉快之事,当下轻轻地攀上一座沙丘顶,学老者一般盘膝坐下,极目远眺。

  碧蓝的海水泛着点点刺目的鳞光,在遥远的天水交接处,一道绮丽的彩色光带像屏幔般纵立天地之间。

  朗日如酥,温柔地洒在屏幔上,俨然似丹青神笔在屏幔涂画印染。

  云蒸霞蔚,晕彩醉人,鲲海的清晨简直美的令人窒息。

  林傲沐浴在温暖的日光浴下,心神皆醉,一时竟忘了身在何处。

  不知过了多久,林傲才听一旁传来老者似如叹息地苍老声音道“美丽的风光不会改变,变的只是赏风景的人心情。现在的海景在小子的眼中可能是风光无限美,但在老夫看来,天还是天、水还是水、云也还是云。”

  林傲听他这句话既感慨又感伤,忍不住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奇道“难道前辈心中有什么不快之事么”

  老者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旋即又将目光转向无际的海天,突然将怀中的酒壶抬起,仰颈灌了一大口,才道“老夫在感慨,人正是一个情感多变地动物。

  有时候你对他明明是对他好,可他却愚蠢无知,还以为你是故意要加害他。而有时候你明明对他心生歹意,他却笨到以为你是好心襄助。”

  说完,又故意看了林傲一眼。

  林傲何尝不知老者这句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意思是骂自己愚蠢,分不清他老头儿何时好心、何时又是歹意。

  不过林傲却知道,老者只是借故转移话题,目的是要隐藏他内心的悠久的伤痛历史罢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咪\咪\阅\读\a\\?\\\\i\\i\r\e\a\d\\c\o\?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出于绿萦的因由,林傲并没有揭破他,反而“呵呵”干笑着搔了搔头,故作无知地道“前辈不是说有训练要下达么,不知今天的项目又是什么啊”

  “你先完成今天的二十公里长跑再说吧。”老者淡淡地道。

  “什么”林傲脸色顿时苍白一片,嘴角发苦道“前辈还是饶了小子吧,上次围着燕尾镇转了一圈,晚辈连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