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67深深当即就拒绝但四爷看着深深的眼睛却有浓浓的爱意(1/2)

加入书签

  四爷既然说了这话,做了这举动,看来是想公开他两的关系了。

  先对关系亲密的朋友,再对家里人,接下来应该会和她以恋人身份,公开出入公共场合。

  这件事四爷没跟她商量过,前不久两人说到过这事,深深当时还向四爷表明了心迹。

  她现在还在念大学,不想节外生枝,最主要人没**,看起来不像个成熟稳重的女性,所以不希望四爷太早公开他们的关系。

  但后来四爷又提到过结婚的事,想等她毕业后就娶她,虽然她暂时还没有当着别人的面,以女朋友的身份站在四爷身边的那种底气,但说到底,女人爱着她的男人,当然就想和他开枝散叶蠹。

  四爷跟她提结婚的事,深深有心动过。

  毕业后大概21、2岁,结婚也不是不行,况且四爷年纪到了,不能再拖,也得生养儿女了髹。

  深深现在有点激动,和四爷秘密交往是一种感觉,和四爷走入婚姻,生儿育女,组建家庭,又是另一种感觉。

  这两种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前者多浪漫激情,后者多温暖幸福。

  四爷温暖也有些粗糙的大手,柔柔的捏了捏她的手骨,嗓音磁厚低醇的说道:“深深明年就要找实习单位了,等她有稳定工作后,先让她搬出去,我跟她再交往一段时间,然后就结婚。”

  四爷做这种考虑,其实是为的她。

  两人19年住在一个家里,结婚的话,肯定会遭人非议,自己无所谓,也得替老婆孩子想想。

  “户口那边,等她毕业了就办。”

  楚燕西独自喝了口酒,对四爷点点头,但没说话。

  “你愿意么”

  四爷突然转脸,俯低头,看着端坐在他身边,也没声音,一直很安静的深深。

  她表情看起来确实不像高兴,可能是刚才提到结婚会遇到的那点麻烦让她有些心烦。

  “不要担心。”四爷握紧了深深的手,温暖的说道:“有任何麻烦,四爷都给你解决,嗯”

  深深点点头,虽垂着脸,但她的手,捏了一下四爷的掌心,像一种无声的默契。

  “怨就怨,你爸把深深抱回来养,其实你两压根没关系呀。”楚燕西一面给他老婆夹菜,一面这样讲。

  四爷转脸望过去,人靠着椅背,瞧了楚燕西几秒,不疾不徐笑起来,但也没说话。

  金亚坐在餐桌另一边,说:“没岳老先生,他两怎么认识说不定,老岳现在已经娶了洪兆琳。”

  虽然是玩笑话,但四爷不高兴,皱眉说道:“废话就不要讲了,想挑拨我和深深可是”

  大家都笑了,金亚执起酒杯就说:“口不择言,我自罚一杯。”

  一杯酒,咕嘟一口,就喝到肚子里去了。

  深深喜欢跟四爷这些朋友在一起,虽然会有点尴尬,毕竟都是看着她长大的,但也不至于拘束。

  餐桌上气氛特别好,自由自在的,每个人都是,想干嘛干嘛,也没那种非要敬酒的规矩。

  吃了一阵子菜,餐厅门口听到“喵喵”的叫声,于娜靠门近,自然最先发现。

  喜欢小动物都这样,忙不迭的站起来,拉开椅子,惊喜的跑到餐厅门口,蹲下去,把正拿爪子挠自己脖子的岳西西抱了起来。

  四爷已经松开深深的手,拾起筷子,给深深夹了点菜,抬头见于娜抱着西西坐回椅子里,面上有笑。

  视线转向正趴在桌上吃菜的楚燕西,问道:“你两打算什么时候生小孩”

  楚燕西抬起头,和四爷目光对视了一眼,又扭头,去看于娜,讲道:“她生,当然她决定了。”

  于娜笑着,给西西夹了块肉,搁在吐骨碟里,西西刺溜一下,站在于娜腿上,两只前爪攀着桌沿,闷头吃起肉来。

  “过两年吧,其实我和楚燕西对这事无所谓的,主要是没法向两边家长交代,每回回去,都得唠叨。”

  四爷这个小圈子,一个还没结婚,一个结婚了没生养孩子,另外两个,已经老老实实的完成了阶段性的任务,娶了媳妇,生了孩子,没什么后顾之忧,小家过的有滋有味。

  陆泽安和金亚坐在一边,偏头对金亚看了一眼,都是当爸爸的人,比较能找到共同话题。

  金亚挑挑眉笑了一下,陆泽安就转脸,对对面的于娜讲:“没当孩子爸爸前,我也没这感觉,但孩子出世了,感觉完全变了,那肩膀上全是责任啊,你家这位玩心重,生个孩子,给他收收心。”

  于娜朝陆泽安点头:“有道理。”

  楚燕西突然转脸,问四爷:“你跟深深呢婚后就生”

  四爷正在吃菜,没抬头,但应声:“嗯,不拖了,早点生。”

  楚燕西看了看其他几个人,讲:“你们看微博没有哪个高校的在校女大学生,都生下二胎了,上课还得请假,回去给孩子哺乳。”

  看大家反应,应该都知道这事,连四爷也笑了一下,平时没事干,上上网,都能知道新鲜事。

  “我跟深深目前还得避孕,等她毕业再说,还是个学生,虽说社会已经开化了,但搞出个身孕,总归不好。”

  四爷轻描淡写的这句话,让深深整个脸红成了个火球,她耳朵都冒出“滋滋”的声音。

  手立刻在餐桌下面,掐了一下四爷的腿。

  如果和四爷是突然相遇,再发展成恋人关系的,可能她会好点。

  难为情就难为在,从小跟在四爷身边,这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