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大结局下(1/2)

加入书签

  地面上草植苍翠茂盛,白茫茫的天空感觉不出高低,也看不到任何照明装置,但远方的景物却一目了然。变形车速度很快,根据声雅的提示,地平线上那个一开始只是三角形的黑点逐渐显示出了原形。在华夏看来,这是一座类似于金字塔形的建筑,只是塔身的颜色是彻底的乌黑,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我们到了。”声雅指着黑?塔说道。

  “我们怎么进去?”华夏似乎在明知故问。

  “我只有开启屏蔽罩的权限。”她说道:“你现在可以上传了。”

  “屏蔽罩?”华夏惊讶。

  “是的,这个四面体拥有绝对的屏蔽作用,用来杜绝灵魂晶体对外界的影响,包括隔绝其它信息的交流,所以上传主意识必须在外面完成。”

  “那好吧,你们下车,我马上开始。”

  机器人恢复到人形态静立不动了,看上去像是被断电了一般。与此同时,位于回归一号战舰中的华夏本体也仿佛陷入沉思一般,静立不动。信息传输程序已经在战舰中央电脑中启动,华夏的所有记忆和思想被调制成了一长串量子态密码,通过信号激发器发射了出去。量子传输是极速,几乎是同时,金字塔旁的机器人眼睛重新恢复了光芒,这光芒似乎比以前多了一丝人性的神采。现在这俱粗狂的机械身体成了华夏灵魂的容器。

  此刻,黑塔的入口也已经在声雅的动作下开启。

  “你一个人进去吧。”她注视着华夏那灯珠一般的眼睛。

  “你们不一起吗?我怕找不到密室的位置。”华夏也注视着她。

  “进入屏蔽罩内部,灵魂转移者会有感应的,我们进去只会影响你的心境。”声雅移开目光,说道。

  “那好吧,我进去了,要是没结果,三十分钟我就出来,一会见。”华夏现在的身体实在太粗陋了,根本表达不出他想缓解一下气氛的语气。

  “一会……见……,再见!”声雅迟疑了一下,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再见两个字。

  机器人头也不回地走进门洞,声雅怔怔看着那硕大的金属背影被黑色淹没,随即门洞也彻底消失不见。

  “公主,我们还能见到他吗?”其她同伴问道。

  “也许吧!我只有一次开启权限,接下来就只能靠他自己了。”声雅说道,不知什么时候脸上多了几滴晶莹的泪珠。从相遇到如今已经数百年过去了,虽然这之间大部分时间自己是在冬眠状态度过的,但也无法否认他是自己相处时间最长的异性——喔,准确地说是异性灵魂。

  “普通人与灵魂转移者是不会有结果的。”声雅仿佛自言自语:“我们走吧?。”

  金字塔内,华夏开始寻找密室。与其说是寻找不如说是感应,因为此刻华夏仿佛站在一整块硕大?的磨砂玻璃上,四面八方空无一物。方位对于这里来说已经没有意义,如果真的有所谓的晶体密室,在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情况下,根本无从下手。

  华夏来到地面的几何中心,盘坐了下来,这里对于周围的感应机会是均等的。华夏只给自己半个小时时间,因为现在太空中的整个舰队和华夏失去了联系,若这时碰到意外,舰队将不堪一击。

  单调的磨砂面配上屈膝打坐的机器人,这样的组合就像荒诞的抽象画一样怪异。但华夏完全感觉不到这一切。只见机器人额头上探出类似铰链的工具,活动的一端在眉心处垂悬而下,接着来回摆动起来,并发出了滴答声。华夏这是在运用地球上的方法给自己催眠,他知道催眠状态下心念感应能力最强。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她说密室区域会有感应会有奇遇,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一点异像也没有发生?难道我距离密室太远了?假设感应强度与距离成反比,地面的几何中心,运气最差也应该有一半的强度,不可能一点感觉也没有。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华夏居然有了睡意,这是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滴答滴答,时间继续流逝,一个小时,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华夏已经陷入深度睡眠。

  四十三年后。

  黑塔外面,星系空间中不断扩展的杀机终于到达音乐族母星。太阳在湮灭,小行星在湮灭,飞船在湮灭,回归号在湮灭……。地球村在湮灭,冬眠箱中华夏的肉身和蚂蚁也在湮灭……,一些物质都在回归最原始的物质状态。

  “死亡终于还是来了。”绿色行星上,一个女子遥望着天空,叹了一声,她那原本墨绿色的头发间已经夹杂了些许白丝,眼角也有了几缕皱纹。她最后看了一眼地平线上黑色的金字塔,凄然一笑:“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死亡的脚步终于碰到母星了,接着是黑塔……

  此刻,塔中机器人灯珠似的的眼球已经彻底暗淡,装载着华夏灵魂的机壳消失了,一切都不存在了,在一片虚无中,华夏却能感觉到了自己,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状态,但却无比的真实。

  华夏似曾相识。红色,漫天血一般的红色,四周蠕动着大大小小的涟漪,仿佛世界倒扣入一个巨大无比的产道,压抑到几乎窒息。

  “这是哪儿?我死了吗?”这个问题几乎是无意识做出的。

  过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个声音在华夏的脑海中想起。

  “可以说死了,也可以说活着。就像我一样。”

  “你是谁?”

  “我是灵魂。”

  “谁的灵魂?”

  “万物的灵魂。”

  “万物之灵?”

  “这个表达不准确,但暂且就叫这个吧。”

  “我们在哪?”

  “应该说你在哪?”

  “唔,我在哪?”

  “在你原先的位置。”

  “原先的位置?”

  “对。”

  “为何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甚至感觉不到物质?”

  “物质对于你我已经失去了意义,你现在是纯灵态。”

  “你骗人!”华夏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怪异的是连情感也是自动发生的。

  “欺骗对于我没有意义。”

  “你是魔族还是科技联盟?”

  “我是灵魂。”

  “装神弄鬼,意识不可能离开物质而存在。”这时候华夏想起了唯物主义的哲学。

  “我们是纯灵态,不依赖于物质。”那个声音坚定地响起。

  “你说我在这里的意思是你不在这里?”

  “也不完全是。”

  “那你什么意思?”

  “我的本体已经解散,这里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我,从概率上讲可以忽略不计。”

  “解体……?”

  “是的,为了破解那种死一般的状态。”

  “死一般的状态是什么?”

  “那是零规律状态,一切都随心所欲,但是我厌倦了……,发起了第一推动,世界终于不再一成不变,但是我似乎出现了差错…”

  “你所谓的零规律状态是不是没有物理规律,甚至没有时间和空间?”这一刻华夏想到了“奇点”。

  “是的,那种状态实在太爽了,一切随心所欲,但是再大的快乐也会厌倦。我没有时间概念,所以我不知道何时萌生了改变这一切的想法。”

  “第一推动是什么意思?”

  “我不是物质,现在我要改变物质的状态,然而那种状态其实什么都没有,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也没有物质。没有物质却要改变状态,听起来是不是很矛盾?的确很矛盾,但是在零规律下任何矛盾都不存在,于是我开始聚焦自身。”

  “聚焦?”

  “是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