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麻木(1/2)

加入书签

  “我们要去哪”问。

  “您的东西还留在那儿,我想等您回来然后一起去取。”

  “我的东西”一起去取不记得曾遗落什么,也不知道“那儿”是什么地方。

  桑德拉羞涩地笑着,“算是我送您的谢礼。”

  “如果是谢礼我无法接受,我曾让你陷于危险,该赔礼的人是我”,目前经济拮据,他马上想到他无法拿出什么“礼”。

  桑德拉摆摆手,“请务必接受,您也需要它。”

  显得非常为难,他已经努力地疏离与桑德拉之间的关系。

  “您不了解,您的出现对我有怎样的意义”,桑德拉低下头,“您还记得本森吗”

  摇摇头。

  “我与您第一次相见的夜晚,他尾随我的马车,您保护了我。”

  “啊我记得他,他嚷着要用生命爱你。”

  “曾经我以为他们与我们是不一样的人。我们是高贵的,他们是低贱的,直到我看到您。那个晚上您拒绝了我的邀请,使我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新的认识。同样带着贵族的称号,我认识的他们只会挥霍生命,酒、舞会、男人女人,他们的生活辱没了贵族该有的荣耀,而您可以无私地奉献自己,用生命捍卫信仰,您对所有人都充满爱,无视阶层,您可以成为皇族,却选择成为冒险者,您身上有着刚毅、勇敢、正直,各种无与伦比的美德。”

  从未发现自己可以被这样赞美,“桑德拉,这不是,我只是一个普通圣骑士,与我相同的人有千千,在玛克辛神殿里你会发现到处都是这类人。玛克辛庇佑世人,我们的善行都只是玛克辛的神迹,你真正要感谢的应该是正义之神玛克辛,如果您愿意,我可以将你介绍给神殿。”

  “拯救我的是爵士,在您身边我才有安全感。我读过很多传奇故事,它们仅仅是故事,您却是我真正的传奇,您是我真正的、唯一的传奇。”

  为什么会有这种“病态”的误解,不是布道士,他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信徒”的思想问题,“桑德拉,我可能是你接触的唯一冒险者,所以你误以为我是唯一的。”

  “不,我在每一个人的嘴里验证我的想法。比如林恩爵士,他非常敬仰您,他说您的事迹影响和激励他为改变社会而努力。”

  “你认识林恩作为一个生意人他善于夸张和奉承。”

  “他与我父亲有生意往来,我们在斯安特的舞会上经常见到,私下我也曾拜会他,我认为林恩爵士是个诚实、有原则的人听说您和他是非常亲密的朋友。”

  “听说是霍默那个混蛋这么说吗”

  “霍默爵士认为您愚蠢而莽撞,把身边的资源都浪费了,这反而使我更敬佩您,使您成为不一样的贵族,一个真正高贵的人,他才是愚蠢的人”,桑德拉停了片刻又加上一句:“请原谅我这样评价您的朋友。”

  “他并不是我的朋友,只是认识。你对他的了解很透彻,我表示同意。”

  两个人笑了起来,这是目前两个人第一次达成一致的观点,霍默的嘴脸是那么滑稽。

  马车停在了信仰商店。

  很疑惑:“桑德拉小姐,你说的地方是这里”

  桑德拉跳下车,神情里藏着显而易见的骄傲,“就是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