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离他最近的地方(1/2)

加入书签

  zi幽阁ziyouge“荣少夫人等我们举行婚礼一定给你发喜帖”徐若飞的话不雷死人不罢休

  海葵狠狠瞪了他一眼再对幸芮萌说:“少夫人这人是个失心疯神经病疯言疯语你不用理他”

  看海葵难得表现出这种别扭的样子幸芮萌只是笑笑沒再说他们

  这些天來她第一次笑得出來

  女主人找來一套衣服让海葵先去洗洗换上干净衣服

  客厅里徐若飞换上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歉意的对幸芮萌说:“荣少夫人很抱歉荣少來意大利的时候我正在执行任务不知道这回事沒有帮上他的忙”

  他眼里的遗憾和痛惜实实在在的为荣梵希的死遗憾为他失去一位朋友而遗憾痛惜

  如果他能和荣梵希一起來或许荣梵希就不会发生无可挽回的不幸

  “徐先生你沒有必要感到抱歉”幸芮萌不知道徐若飞与荣梵希的关系当他这么说只是客气话

  康世瑞听徐若飞的话似乎跟荣梵希认识就说出他的怀疑:“徐先生与荣少认识”

  徐若飞点点头:“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提起荣梵希看幸芮萌的眼神黯淡下去徐若飞及时打住沒有继续往下说这个话題

  他这次來意大利不是为了哀悼荣梵希主要目的是把海葵带走

  稍顿片刻徐若飞又说:“荣少夫人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同意”

  “徐先生你请说”看他严肃的表情幸芮萌不由跟着严肃起來

  “是这样的”徐若飞忽然叹了一口才缓缓开口“我和海葵很早就认识……”

  徐若飞说了好些他和海葵的往事说了半天意思就是以前因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让海葵离开他现在他要复员了准备把海葵带走把她娶回家

  但海葵现在是幸芮萌的保镖沒有征得幸芮萌的同意让她走她那执拗的性子是不会老老实实跟他走的

  “原來是这样这是好事”幸芮萌又笑起來这种好事她哪有不同意的道理“徐先生难得你对海葵一片情深我要说不同意的话那不是太不近人情徐先生你就直接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

  “谢了荣少夫人”徐若飞客气了一句听幸芮萌问起要帮他做什么他也沒必要磨叽不客气直接开口:“海葵那个性子我想荣少夫人也了解之前闹了那么多误会现在说要带她回去只怕她心里不情愿我想请荣少夫人帮个忙劝劝她”

  “沒问題”幸芮萌满口答应但不能确定海葵会听她的“徐先生我答应你劝劝她可不能保证一定就劝得动”

  徐若飞点点头表示理解:“我明白”

  看了下时间想海葵差不多洗完澡徐若飞叫人送來一个药箱进了给海葵安排的房间

  很快房间里传來海葵的叫骂声从高到低……然后沒了

  房间里两个久别重逢的人相处别人都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

  “世瑞哥开始的时候我一直无法接受不相信荣梵希真的死了”幸芮萌站到落地窗前眼神哀伤却多了一份坚强看着外面灯光明灭的夜景说出自己的想法“这两天亲身经历了危险感觉死亡从來沒有这么接近这么真切从生到死只是眨眼之间的事”

  “所以”康世瑞看着她零落的背影有点心疼

  “我想我已经能接受”幸芮萌继续说“荣梵希死了真的死了这是我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我不能因为自己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害大家陷入危险之中世瑞哥我会回去回z市去我的儿子大宝和小贝贝他们都需要我”

  “萌萌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康世瑞走到她身边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算是给她的安慰

  斯人已逝活着的人好自保重

  幸芮萌沒有转过身依然站在窗口面对着窗外看着海湾的方向哀伤的目光里多了一份不舍和留恋:“但是我还想多呆两天我不会再去危险的地方不想再去鲨堡只想站在着近海的地方闻着从海上吹來气息最后感受一下……荣梵希……”

  说着说着幸芮萌哽咽了说不下去

  她就算接受了荣梵希已经死的事实心里还满满的都是不舍

  那不勒斯荣梵希最后呆的地方这是离他最近的地方让她在这里能感觉到荣梵希

  “你想这里多呆两天就多呆两天吧”康世瑞不着急把她送走反正他老婆暂时还留在这边有得來忙一些天他有的是时间

  只要她不自己去做傻事康世瑞相信自己能保证她的安全

  “各位我想你们都饿了我做了宵夜一起吃吧”

  女主人忙活了一阵之后从厨房里端出香喷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