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可怕的真元(1/2)

加入书签

  “哥哥,你在洞穴四周岩壁上面寻找什么呢?”看到御飞儿绕了洞穴一周,整个人突然愣在了那里,雷婷有些好奇的问道。

  “婷儿,我是在查看这个洞穴是否有出入口?可奇怪的是,我在洞穴内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这洞穴居然是完全封闭的,这让我有些想不明白,我们是如何进入到这里的?”

  “哥哥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问我们是怎么进入到这个洞穴内的?婷儿猜,肯定是由那个月精盆和阴阳无极八卦镜带我们进入到这里的,要不然,那面具人也不会花这么大的力气去抢这两件宝物了。”

  “对呀!我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我记得那位龙洞山弟子重阳曾说到过,这月精盆和阴阳无极八卦镜是进入林屋洞内的这个藏宝洞穴的两把关键钥匙。说起这两件宝物,婷儿,你还记得你师父玄玑道长与面具人今天在天庆观后院桃林中的那一战吗?当时,面具人依靠的正是这阴阳无极八卦镜的力量,才顺利的从你师父的仙术中迅速逃了出来。在他逃出之后,他亲口说过,这阴阳无极八卦镜具有穿越时空的能力,由此看来,我们两个能进入到这个没有任何进出口的洞穴内,还真有可能是这阴阳无极八卦镜所为。至于月精盆在这其中又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御飞儿一时间倒也想不出来。”

  听完御飞儿的这番话,雷婷连连点头,回道:“不错,当时那面具人的确有说到过这阴阳无极八卦镜的厉害之处。对了,飞儿哥哥,既然这个洞穴没有可以进出的通道,那我们该如何出去呢?”

  “还想出去?你们两个觉得自己还能再出去吗?”话音一落,面具人的身影突然落在了洞穴中央的那根石柱旁。

  “我们两个之所以能进入到这个洞穴,靠的是那阴阳无极八卦镜具有穿越不同时空的能力。如今,那阴阳无极八卦镜并不在这个洞穴内,它应该在林屋洞内。没有了这件宝物,我想你也不能回去吧?”为了摸清回去的方法,御飞儿故意这么问道。此时,御飞儿心中并不确定那阴阳无极八卦是否真的在林屋洞内,如果这件宝物已被面具人给收起来了,那他可以借此机会探明面具人是如何启动那八卦镜的,又是如何利用这宝镜在不同的时空中穿行的。

  “好你个小道士,你是想探我的虚实,是吧?哼!老实说,告诉你也无妨,那八卦镜确实还在林屋洞内,但我想离开这里,那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因为我还有这个。”说完,那面具人从自己衣服胸口内掏出了那个月精盆。

  见面具人取出了月精盆,御飞儿心想,这件宝物肯定有它的独特用处。为了摸清这月精盆的用处,御飞儿立刻借机追问道:“那位被称作九太子的人说过,要想到达这藏宝洞必须找到月精盆和阴阳无极八卦镜,莫非只有这月精盆才能启动这八卦镜穿越时空的力量?”

  面具人不以为然的回道:“那阴阳无极八卦镜威力无穷,穿越时空对它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何须这月精盆相助。”

  “那你为何非要花费足足五年的时间来找到这个月精盆呢?为什么说这两件宝物是进入这个藏宝洞穴的关键钥匙呢?依你的意思,不是只要这阴阳无极八卦镜一种就够了吗?”御飞儿不解的问道。

  “这阴阳无极八卦镜本身并不具备穿越时空的能力,它的关键用处在于它可以打开任意时空的大门,这样它就可以在自己与不同时空之间建立起一个通道。至于使用者进入这个通道之后,能否顺利到达八卦镜开启的那扇时空之门?关键还要看使用者自身的道行够不够,如果使用者的道行不够还要强行进入了这个通道,那使用者必然会迷失在无穷的时空之中,再也回不到现世了。小道士,你应该知道,运用时空法术在我们的这个世界里可以创造出无穷的时空,在这些无穷无尽的时空之中,我又该如何利用这阴阳无极八卦镜,准确的找到当年大禹王所创造出来的这个藏宝洞穴呢?那就必须依靠我手中的这个月精盆了。这月精盆的用处在于它发出的光束能到达任何时空。当年,大禹王就是运用了这两件宝物的力量,在林屋洞深处创造出了这个藏宝洞穴。如今,我将这两件宝物带回到了林屋洞相同的地点,当月精盆发出它的的光束进入到阴阳无极八卦镜之后,这一道光束立刻就定位到了当年大禹王所创造出来的这个洞穴了,随后,那阴阳无极八卦镜便打开了进入这个藏宝洞穴的大门。哦,对了!这月精盆还有一个特殊之用处,它发出的光束可以在两个不同的空间之间建立起一座互通的桥梁,也正因为如此,你们这两个道行低下的人才可以穿过不同的时空,进入到这里。小道士,以你的才智,我这么一解释,你应该全明白了吧?”

  听完面具人的这一番解释,御飞儿心中全明白了,怪不得那个自称九太子的妖怪非要让面具人找齐这两件宝物,如果没了这两件宝物,任凭面具人法术再强,他也无法到达这藏宝洞穴。

  “看来自己和雷婷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先将面具人手中的那个月精盆夺过来才行。”御飞儿还在心中盘算着,自己该如何才能从那面具人手中夺取那个月精盆呢?此刻,那面具人也没停着,他径直来到了洞穴中央的那根石柱边,先是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番悬在木盒上方的这颗真元,随后,他起自己的双手从木盒中拿起了那个卷轴。

  面具人缓缓地打开了手中的卷轴,卷轴上面竟然空无一字。就在面具人打开卷轴的这个过程中,那些在真元表面若隐若现的符箓一个接着一个浮现了出来。随着真元表面的这些符箓不断地浮现出来,面具人很快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这些符箓中散发了出来,试图阻止自己继续打开手中的那个卷轴。在这股力量的阻止之下,面具人不得不将自己手中的那个卷轴放回了木盒中。

  “好强的力量,大禹王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