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巡海夜叉(1/2)

加入书签

  雷婷似乎没有受到真元的影响,但御飞儿心中仍有些不放心,关切的问道:“婷儿,你还好吗?没有受什么伤吗?”

  见御飞儿如此关心自己,雷婷很是不解:“婷儿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哥哥面前吗?倒是飞儿哥哥自己让婷儿感到很担心。飞儿哥哥,你知道吗?当面具人开始施展他的法术时,哥哥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痛苦起来,还没过多久,哥哥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就在婷儿心中一阵好奇之际,那面具人竟也莫名其妙的摔倒在了地面上,看上去很痛苦。随着面具人摔倒在地之后,那只紧紧缠住哥哥身上的石手立刻跟着消失了去,这也直接导致了哥哥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上。婷儿还在心中担心哥哥有没有摔疼时,哥哥突然苏醒了过来,紧接着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哥哥,你伤到哪里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为什么哥哥和那面具人相继摔倒在了地面上?”雷婷一脸紧张的看着御飞儿。

  看来雷婷真的没有受到真元的任何影响,御飞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虽然御飞儿心中想不明白,为什么雷婷会没有受到那真元跳动的影响?但此时他也没有时间再去考虑了,他必须趁那面具人受伤之际,将那面具人手中的月精盆抢过来。想到这里,御飞儿挣扎着从地面上站起身来,对着雷婷说道:“婷儿不用担心,飞儿现在没事了。对于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容飞儿以后再给婷儿解释,当务之急,我们必须从那面具人手中夺取那月精盆。只要我们拿到了这月精盆,就可以顺利离开这里,同时也能让那面具人的计划无法再继续下去。”说完,御飞儿吃力的移动起自己的脚步,朝那面具人走去。

  那面具人此刻就躺在地面上,正不停的喘着粗气,看来他已经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在看到御飞儿正一步步靠近自己时,他吃力的问道:“小道士,你要做什么?”

  “我准备取走你手中的那只月精盆,彻底阻止你们的计划。不过你可以放心,我在拿到月精盆之后,也会将你一起带出这藏宝洞穴,不会将你一个人留在此地。”

  “哼,如果我不能完成主人交给我的任务,那我宁愿死在这里。你们两个不要以为自己拿到了这月精盆就真的能离开这里,说实话,你们两个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月精盆,更不要说用这月精盆连接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了。”说完,那面具人口中发出一阵冷笑。

  雷婷跟在御飞儿的身后,这时也来到了面具人的身边,当她听完面具人的这一番后话,气愤的说道:“难道你为了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全然不顾苏州城全城百姓的性命了吗?难道你是天上的神仙就可以乱杀无辜了?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好吧,我这就把你脸上的面具给取下来,看看你这样的一位神仙究竟长着怎样的一副歹毒面孔。”说完,雷婷弯下她的身体,想要去摘掉那面具人脸上戴着的那一副面具。

  虽然御飞儿心中也非常想看看这面具人究竟长得何等模样,但理智很快就让他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这种想法。御飞儿心中很清楚,一旦自己在这里揭掉了面具人脸上的这副面具,那也就等同于自己摆明了要和面具人的主人作对,尽管自己还不知道那面具的主人是一个何等样的人物?但从玄机道长之前的反应来看,那面具人主人的身份绝非一般,要是今天自己在这里得罪了此人,说不定日后会给整个人界带来一场更为可怕的灾难,那今天自己所做的这些努力不就白费了吗?想到这里,御飞儿口中立刻喊了一句:“婷儿,不要。”就在御飞儿抬手想要阻止雷婷的行为时,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抬起自己的手臂,甚至就连自己的身体,此刻也不再受自己的控制了。御飞儿心中顿时一惊。

  再看雷婷。她弯下腰,刚要去摘面具人脸上戴着的那副面具,可她伸出的手还未碰到那一副面具呢,她的手臂突然僵住了,无法再向前进一步。很快,雷婷就意识到,此刻甚至连自己的整个身体也已变得僵硬无比,不再受自己的控制了。

  御飞儿他们二人还在惊讶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呢?这时,一个低沉的,听起来有些怪怪的声音出现了:“果然不出九太子所料,就凭你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将这灵宝五符从九太子的真元上面分离出来。”

  再说那面具人。受到真元先前的影响,瘫倒在地的他全身像散了架一样,使不出一点力气来,眼看着雷婷的手就要揭掉自己脸上戴着的这一副面具了,自己却无力抵抗。就在他绝望之际,突然,面前这位小女孩不动了,似乎她的整个身体已经僵硬住了。那面具人立刻意识到了在雷婷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因此他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定身术。”

  随着面具人口中说出了“定身术”,那个低沉的声音紧跟着突然传了过来。面具人用尽全身力气支起自己的身体,朝着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搜寻过去。当他看到岩壁边缘竟然还站着的一个人时,心中不由大吃了一惊,忍不住开口问道:“难道你是?你是……”

  “巡海夜叉!”面具人终于从自己口中说出了这个名字。

  “天界中竟然还有人能认出像我这样一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这真是让我感到无比的荣幸啊。”随着面具人口中喊出了他的名字,那个怪里怪气的声音立刻又传了过来。

  “巡海夜叉?好熟悉的一个名字。这个名字自己以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