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局势有变(1/2)

加入书签

  尽管御飞儿对着悬在自己头顶上方的那一只金镯一阵苦苦哀求,但那金镯根本不为所动。随着御飞儿的身体上浮到距离金镯很近的地方之后,那一道金镯环内射出的金光开始缓缓地朝金镯环内收缩了起来。

  看到自己脚下的这一道金光开始不断地往回收了起来,御飞儿心中很清楚,这金镯要将他带离这里。可御飞儿心中没有一丝的喜悦,有的也只是阵阵哀伤与不舍。

  雷婷静静地躺在地面上,神情是那样的安详,那样的满足。御飞儿的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上雷婷,目光一刻都不愿离开。想到自己离开这里之后就再也看不到雷婷了,从今以后,自己就要和雷婷生死两相隔了,御飞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眶中的泪水。

  御飞儿的泪水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滴落在半空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全都朝着地面上的雷婷落了下去。看到这些从自己眼眶中涌出的泪水快要滴落到雷婷身上了,御飞儿心头突然一动,他快速起自己的双手结成道指,对着那些正在不断下落的泪水施了一个法,口中轻声说道:“婷儿,你不是喜欢水晶莲花吗?那就让飞儿给你再制作一朵水晶莲花吧。”在御飞儿法术的作用之下,那些滴落在半空的泪水全都凝结在了一起,最终化成了一朵水晶莲花,缓缓地落在了雷婷的胸口上面。

  御飞儿的法术刚刚施展完成,他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方传来了一股很强的吸力,势要将他吸入到金镯的环内。在这股吸力的作用下,御飞儿的身体开始随着自己头顶上方那只金镯旋转的方向一起旋转了起来,缓缓地朝着金镯环内又开始上升了起来。

  眼看着自己的身体就要进入到那一只金镯的环内了,这时,耳朵里突然传来了“轰隆”一阵巨响。这一声巨响预示着自己脚下的这一座藏宝洞穴已完全坍塌了,御飞儿心头思绪万千。“婷儿,再见了,飞儿真的好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哪怕是舍弃自己的生命。婷儿,你要我忘记你,飞儿真的做不到了,飞儿会永远记着你的,婷儿,你千万不要怪飞儿没有听你的话。婷儿,飞儿向你保证,等飞儿出去之后,一定要阻止那面具人的计划,保护苏州城百姓免受伤害。再见了,婷儿。婷儿,你知道吗?飞儿现在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御飞儿的这一番心里话还没有对雷婷说完呢,他的身体就已经随着那一道金光一起收进了金镯环内。当御飞儿的身体连同那一道金光被全部收入金镯环内之后,环内的那一条金色长龙立刻又发出一声龙吟。随后,这一只金镯化作一颗流星划向了无尽的时空,最终消失在了茫茫黑暗深处。

  也不知道自己在被吸入这一只金镯环内之后又过去了有多久?随着御飞儿恢复了他的意识,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已回到了龙洞山内的那个洞穴之中,至于那一只金镯,此刻它已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上,失去了先前的光彩。御飞儿起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这一只已重新戴回自己手腕上的金镯,表示自己对它的感谢。这只金镯三番五次解救自己与危难之中,可自己却还不领情,这多少也让御飞儿心中感到有些愧疚。在对这一只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金镯表示了一番感谢之后,御飞儿立刻在这个洞穴内寻找起那位面具人和巡海夜叉的人影来。

  经过一番查看,御飞儿并没有在这个洞穴内发现那面具人和巡海夜叉的身影,倒是在洞穴中央的石柱上面发现了那一面阴阳无极八卦镜。

  为什么这阴阳无极八卦镜会被遗留在这里呢?原因很简单,那位面具人已经得到灵宝五符经后,这阴阳无极八卦镜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虽然这阴阳无极八卦镜威力无穷,但它毕竟是正一教的镇教至宝,谁想长期占有它,那就等同于与那正一教祖师张天师为敌,那张天师何等样本事,那面具人和巡海夜叉自然不敢与他为敌,故而他们二人会将这件宝物留在了这里。

  看到石柱上面的阴阳无极八卦镜,御飞儿心中不禁想道:“要是将这宝镜留在这里,等到林屋洞内那些被排出的水倒灌回来,再想找回这宝镜,那可就难了。”想到这里,御飞儿快步来到洞穴中央石柱边,将那阴阳无极八卦镜取了下来,收入自己怀中,随后便朝着洞外走去。

  御飞儿还没走出洞穴多远,远处突然传来了面具人的声音:“巡海夜叉,你这是怎么意思?你是不是早就和这个人串通好了,要抢走灵宝五符?快将那灵宝五符还给我。”

  面具人的话音一落,那巡海夜叉的声音紧跟着便传了过来:“这灵宝五符是在你的手中被抢走的,与我有什么关系?本夜叉已经将这灵宝五符交还给你了,我们之前的合作也就到此结束了。至于本夜叉接下来要做什么?要和谁进行什么样的交易?那都是本夜叉自己的事,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哼!与你无关?我看这都是你的预谋吧?其实你早就想好了要过河拆桥。”面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听了二人的这一番对话,御飞儿心中一阵嘀咕:“难道是那巡海夜叉将灵宝五符经又抢了去了?听那面具人话中的意思又不像啊,那会是谁抢的?”

  御飞儿还在自己心中胡乱猜测,这时,就听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兄台不要着急,我主人只是要借这件宝物用上几天,等用完之后,立刻会将它交还给你。”

  “好陌生的声音,这个说话的人究竟是谁?他口中的主人又是谁?真是奇怪了,怎么突然又来了一位替自己主人办事的。他们又是哪一路的?”带着满腹疑问,御飞儿又小心谨慎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靠近了过去。等到御飞儿能看到前面有人影晃动时,他立刻在洞内石壁边找了一块岩石躲了起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探出他的脑袋,朝前面打望了起来。

  率先进入御飞儿眼帘的是那位面具人。此刻,面具人单膝跪在地面上,双手捂着胸口,似乎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难道是那巡海夜叉将他打伤的?那巡海夜叉人呢?他现在又在何处?”想到这里,御飞儿立刻将自己的视线从面具人的身上移了开来,开始寻找那位巡海夜叉的踪影。

  御飞儿并没有找太久,那巡海夜叉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只见那巡海夜叉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