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龙九子螭吻(1/2)

加入书签

  听得出来,这一位身披红色斗篷的人话语中充满了恐惧,这让巡海夜叉有些得意了起来,立刻指着自己手中的九莲灯继续说了起来:“老实说,这个在暗中指引我的人究竟有着何等样的身份?本夜叉也不知道,但本夜叉知道的是,如果没有此人的指引,我是不会想到去找你的主人借这血色莲心的,更想不出那样的方法将我们九太子的真元从灵宝五符经的束缚中解脱出来。除此之外,此人竟然还算准了你的主人在得知我的计划后,他一定会反悔的,很有可能会将九太子的真元力量占为己有的。为了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此人在指引我去找你主人的同时,还将这一盏九莲灯交给了我,一旦你的主人真的反悔了,那我就可以使用这件宝物将那些被血色莲心吸走的真元力量释放出来。哦,对了,本夜叉差点将此人在将这一盏九莲灯交给我时留下的一句话给忘了,此人留下话,要我告诫你们快点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别再插手我们水之一族的事情立刻。”

  听完巡海夜叉的这一番话,御飞儿心中清楚的很,这巡海夜叉是在故意隐瞒那个在暗中指引他的人的真实身份,如果他与这个人一点都不熟悉,那此人又怎么可能会把九莲灯这样的一件非同寻常的宝物交给他呢,甚至还要他带话给这一位身披红色斗篷之人的主人呢。

  御飞儿能想到这一点,那身披红衣斗篷的人当然也能想到。此刻自己再想夺回主人的血色莲心已是无望,看来只能先回去将此事禀报给自己的主人了,想到这里,这一位身披红色斗篷的人看着巡海夜叉,心有不甘的说道:“真实赔了夫人又折兵,原本我还想帮我家主人占有那真元内的力量,现在却反而害我主人失了血色莲心。从你带来的那句话中我听得出来,那个在暗中指引你的人对我们的计划似乎知道的一清二楚,看来这血色莲心今天是要不回来了。也罢,等我们的计划成功之后,我主人自然会向你们水之一族讨回这件宝物。”说完,那身披红色斗篷之人快速使了个一个土遁,消失在了洞内石壁跟前。

  “休要走,留下那灵宝五符经。”看到那位抢走自己灵宝五符经的人准备离开这里,面具人大叫了一声,立刻施展土遁跟了上去。

  面具人在施展土遁钻入地下之后,他紧随在这位身披红色斗篷之人身后,眼看就要追上了,这时,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面具人的去路,使得面具人无法再施法前行。反观那身披红色斗篷之人,他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一堵无形之墙的影响,继续施展他的土遁法术一路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面具人的视线中。

  眼看自己已无法在地下遁行,面具人不得不从地面中跃了出来。等到面具人回到地面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一座建筑宏伟的庙宇门前,庙门上方挂有一副牌匾,上面写着四个金色大字:“大相国寺”。

  “怪不得刚才自己在地下无法继续穿行,原本是被这大相国寺散发出的金刚之气挡住了。想不到自己随着那一位身披红色斗篷之人在地面之下一路遁行,竟然来到了京都汴梁。”想到那一位身披红色斗篷之人,面具人心头顿时一惊,忍不住自言自语道:“这位身披红色斗篷之人的土遁法术居然可以不受这大相国寺散发出来的金刚之气影响,难道这一位身披红衣斗篷之人与这大相国寺有着什么样的关联?事情真是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我得赶紧回天界,将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禀报给主人。咳!我在人界折腾来折腾去,最终却是两手空空,回去之后一定会被主人责骂,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自言自语到这里之后,面具人施展自己的法术朝天空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夜晚的月色之中,只留下一些被惊醒的乌鸦“扑腾扑腾”拍打着翅膀,在黑暗中一阵乱窜。

  随着面具人和那一位身披红色斗篷的陌生人各自施展他们的土遁法术离开了这里,林屋洞内就只剩下了御飞儿和那巡海夜叉了。御飞儿仍然躲在岩石后面一动也不动,但那巡海夜叉却并没有因为二人的离开而停歇下来,他一只手捧着九莲灯,另一只手则不停地在那一朵已吸入血色莲心的莲花面前比划着,嘴中开始念动起了咒语。

  在一阵咒语声中,那一颗被吸入九莲灯的血色莲心居然燃烧了起来,只是这次,血色莲心表面燃烧出来的火焰不再是黑色的,而是像普通的火焰一样,在九莲灯上面的那一朵莲花中心安静地燃烧着。随着这一颗血色莲心在九莲灯内不断地燃烧,灯内开始有白色烟雾慢慢散了出来。这些白色烟雾应该就是那些之前被血色莲心吸入体内的真元力量了。等到这些被血色莲心吸入体内的真元力量全部释放出来之后,它们很快就在林屋洞内聚成了一条龙首鱼尾的形状,随后朝着林屋洞洞外快速飞了出去。至于那颗血色莲心,它在将自己吸入的真元力量全部散出以后,立刻在九莲灯内停止了燃烧,这也让九莲灯上面的那一朵莲花跟着暗了下来。

  看着那一团已聚成了龙首鱼尾形状的白色烟雾快速飞向了洞外,巡海夜叉高兴地说道:“九太子的真元终于重见天日了,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这里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完成呢。”说完,巡海夜叉拔起自己之前插在地面上的那把铁叉,快速施展起了他的水遁法术。

  在水遁法术的作用下,巡海夜叉的身体四周瞬间冒出了无数的气泡,将他的身体全都包裹在了其中。等到这些气泡破裂的破裂,散开的散开时,巡海夜叉的身影早已在这些气泡中没了踪迹,只剩下这些气泡还在林屋洞内不停地打着转。

  等那巡海夜叉走了有一段时间之后,御飞儿这才从岩石后面走了出了。在看到那些代表真元力量的白色烟雾化出了龙首鱼尾的形状之后,御飞儿心中已经很清楚了,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