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螭吻的反扑(1/2)

加入书签

  确定了眼前的这位观世音菩萨真的只是一个分身以后,螭吻立刻转过身去,准备跃入湖中借水遁逃跑,同时嘴中不忘说道“哼,既然你只是个分身,那本太子又何必与你再正面纠缠。至于水淹苏州城这个计划,本太子大可等到你的这个分身消失以后再施行也不迟。‘三十六计走为上,’本太子我就不陪你玩了。”

  随着螭吻遁入震泽湖中,那一条被菩萨法术控制的巨龙立刻散了去,重新化成了水之后从天而降,顺势将整个龙洞山淹没了。困在龙洞山的弟子们被这些从天而降的大水冲的七零八落,不停地在水中大声呼救。

  这些龙洞山弟子会有人来救吗?看文奕扬与玉清长老二人,他们现在只能施展法术勉强自保,根本没有余力去帮助那些龙洞山的道士。想要救这些龙洞山弟子,除了菩萨之外,再无旁人了。

  看到自己脚下那些龙洞山弟子的惨状,御飞儿急着向菩萨求助道“菩萨,快救救下面的那些龙洞山弟子吧。”

  菩萨微微点了点头,快速起右手手指对着托在自己左手掌中心的那个白芷玉净瓶施了一个法,然后手握着白芷玉净瓶,瓶口朝下,对着脚下的那些湖水喊了一声“收。”

  “收”字一出口,脚下的那些湖水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卷入了白芷玉净瓶之中。随着白芷玉净瓶内吸入的湖水越来越多,那一座被湖水淹没的龙洞山又从水中露了出来,没过多久,整个西山岛也跟着露出了水面。

  那些龙洞山弟子终于获救了,御飞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时,御飞儿再想找那螭吻的身影,那螭吻的身影早已在震泽湖中没了踪迹。看着脚下广阔的震泽湖湖面,御飞儿略带失望的说道“可惜了,还是让那妖怪给逃走了,等到他下一次出来作恶,真不知道还有什么人可以阻挡住它?”

  观世音菩萨笑着回道“御飞儿,你不要担心,他逃不了。”说完,菩萨起右手又对着白芷玉净瓶指了一下,口中喊了一句“起。”也不知道菩萨使了个什么样的法术,那白芷玉净瓶中快速长出了一段杨柳枝。观世音菩萨在从白芷玉净瓶中取出这一段杨柳枝后,朝着脚下的震泽湖扔了下去,同时双目紧闭,口中不停地念动起了咒语。

  那杨柳枝落到震泽湖水面之后,立刻扎向了湖底,等到它扎进了湖底之后,它居然就在湖底生根发芽了起来。杨柳枝上的枝条越长越长,越长越粗,不一会儿的功夫,这些枝条就已长出了湖面,最后,这一段小小的杨柳枝居然在震泽湖中长成了一棵巨大的杨柳树。

  这一颗巨大的杨柳树在冲出湖面之后,它仍在继续生长,枝干上还不断地有新枝条冒了出来。这些枝条在湖面之下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就像是在整个震泽湖中编织出了一张巨大的鱼网。

  螭吻在震泽湖中并未遁出多远,就已被水下编织出来的这一张巨网给缠住了,紧接着就被这一张巨网抬出了水面。

  观世音菩萨看着被困在巨网中的螭吻说道“孽畜,你已经被我的法术困住了,还想往哪里逃?虽然我无法将你彻底除去,但我还是有办法将你继续封印起来的,免得你在人界又生出祸事。”

  听了菩萨的话,螭吻看上去一点也不惊慌,竟笑着对观世音菩萨说道“好大的口气!想当年,那大禹王也是靠着众多宝物,才得以将我关押了这么多年,你不过是一个分身而已,又有何能力将我封印起来?一旦你的法力耗尽,你的这个分身也将不复存在,到那时,这个用来困住我的法术也自然而然会解了去,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了螭吻的一番话后,御飞儿心中还真有些忐忑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一眼菩萨。在看到菩萨脸上的神情仍是坦然自若之后,御飞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时,就听观世音菩萨对着螭吻回答道“当年,大禹王一心想着借用法器的力量将你镇压住,确不知自己已犯了和他父亲鲧治水时,只堵不疏这样的错误。要知道这些宝物都是死的,一旦被破坏了,或者这些宝物自身拥有的法力消失殆尽了,那这些用来镇守你的宝物就会失去它最初的作用。因此,要想彻底地将你镇压住,就必须依仗法的力量,而不是物的力量。我佛如来降临人间时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话中的‘我’,说得并非是我佛如来的力量,而是‘佛’的力量。天下众生皆有佛性,故天地万法能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借用佛法的力量来镇压你,定能让你永远无法逃脱。”

  “佛法?你的这个分身又能存在多久?只要你的这个分身一散尽,你所说的佛法也将不复存在。”那螭吻对观世音菩萨的这一番话嗤之以鼻。

  “佛、法、僧乃我佛门三宝,此三宝不仅是我佛立教之根本,也是弘扬我佛家文化的根本,更是我佛力量的根源。等我降服你之后,我会将你封印在太湖湖底,配以佛门三宝在此镇守,必不会有失。”观世音菩萨说完便从自己的发尖上取下那把扇形剑,用力将那扇形剑的剑柄折了下来,然后将折下来的剑身对着螭吻扔了过去。

  这一段扇形剑的剑身在半空中化成一根尖刺,朝着螭吻的后背扎了过去。此刻,螭吻的身体已被杨柳枝条编织成的那一张巨网紧紧地缠住了,根本无法躲避。等到这一根由扇形剑剑身所化的尖刺一头扎进他的体内,螭吻疼得立刻大叫了起来,随后怒气冲冲地对着菩萨说道“菩萨,难道你还指望用这件宝物来封印我?这扇形剑已对我构不成任何威胁,既然你今天非要为难于我,那我只能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