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突来的冲突(1/2)

加入书签

  护送香客们去普陀山进香的船队穿过礁石暗布的航道终于到达了普陀山最南边的摆渡堤岸。?随?梦?小说 suingla那普陀山四周海面礁石林立,而海面之下暗藏着的礁石更是错综复杂,除了天上的鸟儿能随意进出普陀山外,船只要想穿过这片礁石林立的海面几乎没有可能,唯独在普陀山最南面的一小片海域中隐藏有一条礁石相对较少的航道,因此前来普陀山进香的船只都是由普陀山派来的接引僧众诵经护法之下得以安全穿过这条航道,然后从岛最南面的这个摆渡堤岸上岛。

  等护送的船队在摆渡堤岸边停靠完毕后,船上的香客们纷纷下了船,众沙弥便带着这些香客朝着不肯去观音院而去,而净空大师则领着那两位一高一矮的黑衣人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当净空大师他们三人来到不肯去观音院主殿时,走在前面的香客们已经全部挤进了正殿中,此时殿中的僧众与香客们的人数加起来足足有三五千人。平时院内的一百多个僧人在此殿中诵经拜佛并不觉有多宽敞,但今天在殿内站了三五千人倒也不觉得拥挤,十足让人称奇。

  那两个黑衣人果然不是来普陀山进香的。二人并没在殿内多做停留,跟在净空大师身后匆匆穿过主殿往北一路而去。三人走了不多久就来到了不肯去观音院后面的莲花池前。如今虽未到莲花盛开时节,但池中荷叶已在发芽,一片一片翠绿色的荷叶点缀在清澈见底的水面上,如诗如画。但莲花池前的这三位根本无暇顾及池中的景色,穿过荷花池上的一座小桥匆匆而去。

  穿过莲花池,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坐落于普陀山中间的那座名为寺后寺的道观正门门口。三人刚要走上正门前的阶梯,立刻就被两位接引道童给拦住了。其中的一位年纪稍大,看上去约有十五六岁道童立刻上前了几步,然后摆了一下手中的拂尘,恭恭敬敬的对着净空大师施礼问道“净空大师,小道有礼了,看大师这一路行色匆忙,不知有何急事?”

  “原来是御飞儿啊,你家师傅可在殿内?老衲有急事要见你师父,请速去通报。”

  “家师正带着师兄弟们做早课,大师你莫急,我速去禀告。”说完那小道士便朝着寺庙内跑了进去。

  不多时,一位道长从寺内走了出来。那道长身着一袭紫色道袍,束发盘髻,头戴一完普慈道人带着高个子黑衣人穿过后院偏门朝普陀山北面的观音殿而去。

  御飞儿应了一声,待师父走远之后便带着王勃来到了寺后寺内。御飞儿让那王勃在殿外的一棵松树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然后自己跑进正殿通知那些正在做早课的师兄弟们去后殿坐禅。等师兄弟们全部退到后殿之后,御飞儿自己一个人在正殿内打坐静修起来。

  那王勃坐在石凳上等了大约有一个来时辰还是没看到普慈道人和自己师父回来的身影,这下坐在凳子上的王勃有些无聊了,他站起身开始四处张望起来。静坐在殿中的御飞儿听到外面有动静,知道一定是那个王勃等得无聊了,心想“反正我也无事,不如让我带着他到这大殿内走走。”于是起身走出正殿对着王勃说道“你叫王勃吧?等的无聊不如让我带你到这殿内走走?”

  “叫我王勃就是了,你是叫御飞儿吧?没来普陀山前,师傅告诉我普陀山乃是佛教圣地,为何在前寺之后会藏着一座道家庙宇,并且庙宇中的人全是一副道家打扮呢?”

  御飞儿听后笑着回道“不错,你就叫我御飞儿好了。很多来普陀山进香的香客在看到我寺后寺的庙宇装饰以及寺内弟子的服装都会产生和你一样的疑惑。平时我寺后寺是不允许香客随意进入的,这让寺后寺更显得神秘。但在普陀山中会存在一座道家寺庙并不为奇,普陀山本就是道家修仙、炼丹之地。相传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云游中原时,路过普陀山时看到此岛风光旖旎,洞幽岩齐,云雾缭绕,如人间仙境,菩萨甚是喜爱,于是决定在此地开坛授法。许多在岛上修炼的道士有感于菩萨的高深法力和济世救人、普度众生的理念,纷纷皈依到了菩萨门下。随着岛上的道士和附近的渔民们共同出资建庙,普陀山之后便成为了现在的佛教圣地。岛上仍有少数坚持修道的道士们虽未皈依佛门,但在修道的过程中不时会得到观世音菩萨的帮助,因此那些坚持在普陀山修炼的道士渐渐地不再只供奉三清,改而专门供奉观世音菩萨了,并且在不肯去观音庙后面建造了现在的这座寺庙。”

  “怪不得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