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侥幸脱困 上(1/2)

加入书签

  “我们的身体会被这个空间内快速挤出的五行之气给切割成碎片?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可能了吗?道兄你真的确定吗?”尽管御飞儿的这一番解释已是丝丝入扣,但文奕扬还是不愿意相信御飞儿口中所说的这种结果,因此他盯着御飞儿不停地追问了起来。◢随◢梦◢小◢说suingla

  “正一教小道士,我看你就别再心存侥幸了,今天我们三个人肯定是难逃一劫了。难道你就不能让老头子在临死前耳根能得到一点清净吗?咳!”白胡子老道一边挖苦着文奕扬一边叹着气说道。

  白胡子老道的叹气声还未落下,就听漩涡底部突然又传来了那熟悉的空鸣声。与前一次的空鸣声相比,这次的空鸣声更为尖锐,也更为持久。就在这一阵持久的空鸣声中,漩涡空间中心那根细长的空气柱已开始在空间正中心扩张了起来。

  “不好,五行之气中心新产生出来的漩涡空间已开始在扩张了,它很快会将现有的这个漩涡空间给完全占据掉的。一旦漩涡空间中心这根空气柱的外壁扩张过我们三个人的身体,我们三个人的身体就会被四周快速挤出的五行之气给切割成碎片。对于老道而言,我已经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就算今天真的将这副臭皮囊丢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可惜的,只可惜你们这两个小道士年纪轻轻就要……”白胡子老道不忍再继续说下去。只见他停止了话语后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眼睛,之后便独自一个人在嘴中不停地默念起什么来。

  尽管白胡子老道的话没有说完整,但文奕扬心中已猜出了白胡子老道这话中的意思。在看到白胡子老道闭上眼睛后害怕的直哆嗦他的嘴唇时,文奕扬竟然也跟着白胡子老道一起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屏住呼吸开始等待死神降临的那一刻。

  看来这时的文奕扬早已将之前自己是如何指责御飞儿的那一段话抛在了脑后,如果御飞儿也跟着文奕扬一起闭上自己的眼睛选择放弃的话,那么等待他们三个人的结局就只有一个,必将会是死无全尸。好在此时的御飞儿已经被文奕扬之前的那一番指责给彻底点醒了,在面对空间内突发的危险时他非但没有再次陷入慌乱的状态,而且还不断地在自己的脑海中想着对策。可眼前漩涡空间内出现的这种险情已远远超出了御飞儿所能掌控的范围,任凭他再怎么聪明,以他现在的力量,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漩涡空间内这个已经形成的危险逆转过来的。随着空间中心那根空气柱的外壁越来越接近自己的身体,御飞儿心中不免也产生了一丝绝望。

  “难道自己真的只能坐以待毙了吗?菩萨,看来飞儿首次出山就要有负你的所托了。”想到菩萨交给自己的任务,御飞儿心中不免有些愧疚。

  在这种绝望与愧疚的复杂心情影响下,御飞儿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起了自己的师父,想起了普陀山内的师兄弟们,想起了自己离开普陀山时的那一番景象。当他想到自己离开普陀山前师父交给自己的那只锦盒时,御飞儿心中又不由得懊恼起来“当初自己是担心在这仙霞岭除妖时会不小心将那锦盒弄丢才没将它带在身上,早知今天会陷入这等样的险境,自己就应该将那锦盒带在身上,说不定那锦盒中的菩萨神像真的会像师父所说的那样助自己脱困呢。”

  一想到锦盒内的菩萨神像,御飞儿立刻又联想到了供奉在普陀山寺后寺正殿内的那一座铜观音像,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观世音菩萨结跏趺坐于莲花座之上,神情自若,但又不失威严的样子。“那锦盒内的菩萨神像会不会和我普陀山寺后寺正殿内的那座铜观音像一个模样?或者那锦盒内的菩萨神像其实就是寺后寺正殿内的那座铜观音像?”想到好奇处,御飞儿心中不禁有些痒痒起来,竟然将眼前的危险忘得一干二净。

  生死存亡已在瞬息之间,留给御飞儿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这时的御飞儿非但不去思考该如何摆脱险境,反而还在浪费时间去想一些与眼前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