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神奇的桃木 下(1/2)

加入书签

  “道兄是在为十六年前被派往陶山黄华洞洞口收集桃树枝的正一教弟子可惜?不知道兄又在为那几位正一教弟子可惜些什么?”看到文奕扬连连叹气的样子,御飞儿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调动了起来。~随~梦~小~说~~suing~la

  “其实整件事情也是由之前的那位长老在说到这种神奇桃木时不小心透露出来的。故事就发生在十六年前的那一年,而那一年,也正是生长在黄华洞洞口前的那两颗桃树发芽、生枝的一年。和往常一样,我正一教派出了专门弟子前往黄华洞洞口收集新生的桃树枝。可这一次,那些被派出去的正一教弟子下山了足足一个多月仍未见他们归来,而且也没有任何与他们有关的消息传回龙虎山。为了弄清其中的原因,我正一教只得又派出了第二波弟子。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第二波被派出去的弟子在下山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们非但没有传回之前那些被派出去弟子的相关消息,甚至连他们自己在下山后没多久就很快与龙虎山之间失去了联系。这下我正一教祖师张天师开始坐不住了,于是他老人决定亲自下山前往那陶山黄华洞查明这其中的原因。可哪里想得到,师尊这次下山一去就是一年多,而且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老人家也同之前派出的那两波正一教弟子一样,很快就与龙虎山之间失去了联系。随着我正一教祖师失踪的时间越来越长,龙虎山内的弟子开始变得躁动起来。眼看着我正一教因群龙无首而即将分崩离析之际,我师尊张天师突然就回来了。那天在教中看到师尊回来的弟子到现在都还很清楚的记得,师尊回来的那一天不但心情看上去极为低落,而且他老人家似乎还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因此在回到龙虎山之后,他整整闭关了十年。就在师尊准备闭关之前,教中曾有几位长老向师尊打听过,为什么他老人家这一去就是一年多的时间?他是否有找到之前那两波被派出去的正一教弟子的踪迹?可师尊竟然对这几位长老所提的问题只字未答,只是要那几位长老代自己向正一教门下弟子传达了一条自己的禁令‘从今以后禁止正一教门下弟子再去那陶山黄华洞收集桃树枝。’虽然那几位长老未能从师尊口中得知他老人家在这一年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那几位长老还是在师尊闭关的地方发现了师尊从外面带回来的两样东西。”

  “两样什么东西?”听到兴起处,御飞儿情不自禁地打断了文奕扬的话问道。

  “文奕扬当时在听到那位长老说到师尊从外面带回了两样东西时也和道兄现在一样的好奇,于是我就拉长了耳朵听那位长老继续说了下去。据那位长老所说,在师尊所带回来的那两样东西中,其中有一样东西其实就是一段桃木枝,只是这段桃木枝并不是像以前所采集的那种新生的桃木枝,而是一段看上去极有年份的桃木枝,等到师尊出关时,他已将这段桃木枝制作了一把桃木剑,也就是我手中的这一把。”说到这里,文奕扬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那把桃木剑后又继续说道,“师尊非常喜欢这把桃木剑,因此他还给这把桃木剑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月殒’。”

  “那另外一样东西又是什么呢?”御飞儿急不可耐的问道。

  “另外一样东西?”文奕扬挠了挠自己的后脑说道,“那位长老在说完了这第一样东西之后突然间意识到了些什么,在盯看了我半天之后便不再作答,之后任凭我怎么纠缠,他都不再理我了。事后当我再回想起整件事情时,总觉得那位长老在盯看我的时候,他的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疑惑与不安。”

  “疑惑与不安?十六年前?”御飞儿口中喃喃地重复道,心中似乎已想到了些什么。

  正当御飞儿开始在脑海里整理自己的思绪时,耳边突然就传来了那位白胡子老道的声音“我说普陀山小道士,你连制作这种桃木剑所用之桃木的由来都没有搞清楚,想来你也不会知道这桃木的神奇之处。如此看来,你之前根据这桃木所想出来的办法肯定无法破除眼前的这些幻象。”

  随着耳朵里突然传来了白胡子老道的这一番话音,御飞儿脑海中的思绪立刻就被打乱了,因此他只得将脑海中的众多疑惑暂时搁到一边,对着那白胡子老道回道“虽然小道对这种神奇桃木的出处了解得并不全面,但对这种神奇桃木的特殊用途却有十足的了解。这种神奇的桃木天生就具有压邪、辟邪的功效,因此在我道教中有许多门派喜欢用这种神奇的桃木来制作各种各样的法器,其中制作最多,也最为常见的自然要数这桃木剑了。虽然这桃木剑挥砍在普通人身上与普通的木头毫无两样,可一旦砍到了那些妖魔鬼怪的身上时,它就会立刻变得锋利无比。”

  “桃木具有压邪、辟邪之功效,这早已是路人皆知,况且那正一教小道士刚才就已经提到过了,没有什么好稀奇的。要是在你这个小道士的办法中是想利用桃木的这种压邪、辟邪的功效,那你就要失望了,因为这桃木在被烧成灰烬之后,它的这种压邪、辟邪的功效必然会大打折扣。”那白胡子老道打断了御飞儿的话后说道。

  御飞儿笑着回道“老先生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