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召唤朱雀(1/2)

加入书签

  前面说到,文奕扬对着自己手中的桃木剑施展出了他的火咒,可那桃木剑在熊熊火焰之下竟然是毫发未损。小说suingla在看到这样的结果后,白胡子老道立刻摇着头对文奕扬说道“这桃木果然有它的神奇之处,看来你的火咒术无法对它造成半点伤害。”

  看到白胡子老道脸上露出的失望神情,文奕扬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如果桃木没有了这种神奇之处,那它还能被选作为我道家法器的制作材料吗?更何况小道手中的这把桃木剑出自我师尊张天师之手,选用之材更是精益求精,哪是制作那些普通道家法器所用之桃木可以相提并论的?你不要看我手中这把桃木剑的外表与普通桃木剑没什么两样,可一旦它到了我师尊的手中就会立刻变得与众不同,不仅具有自我修复的能力,而且还能随着师尊的心意变化出不同的形状,助我师尊能从容地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正因为这把桃木剑具有它自己的灵性,因此师尊非常喜欢它,甚至还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月陨’。虽然师尊从未对人说过他为什么要给此剑起这样的一个名字,但小道能感觉得出来,师尊在这把桃木剑中注入了自己很多的感情,我甚至还能感觉到在这把桃木剑背后似乎影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说到这里时文奕扬突然话题一转,“算了,算了,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再讨论这把桃木剑背后的故事了,既然小道用普通的火咒法术无法在此剑上烧出半点灰烬,那就必须尝试一下更为厉害的法术了。”说完文奕扬放回手中那把桃木剑,快速从自己腰间的乾坤袋内又取出了一张空白符纸,同时另一只手已从自己腰间提起了那支紫金朱砂笔。

  文奕扬刚想在空白符纸上落笔画出一道符咒,这时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心中似乎在犹豫些什么。白胡子老道见文奕扬提着笔迟迟不动手,心中十分不解地问道“我说正一教小道士,你不是说还有更厉害的法术吗?为什么不快点使出来让我这个老头子开开眼呢?难不成你突然忘了该如何施展这个法术了?”

  眼见白胡子老道抓住了这个机会又想调侃自己,一直在心中做着挣扎的文奕扬立刻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只见他一咬牙,之后便开始挥笔在那张空白符纸上画出了一道符咒,同时口中不忘了向那白胡子老道回道“不是小道我不想使出这个法术,也不是小道我忘了该如何施展这个法术,而是小道在画这道符咒时突然想起了师尊的一番告诫。我记师尊在第一次教我这个法术时曾这样对我说过,‘徒儿,我道教法术本身并无高低之分,只是有些法术的修炼要求比较高,只有当修炼者的道行达到了一定要求之后才可以尝试着修炼它们。如果修炼者的道行达不到要求,或者修炼者还没有完全掌握这些法术中的奥妙就想强行修炼或者使用这些法术,那后果将会十分地严重,轻则有可能会危害到修炼者自身的性命,重则甚至有可能危害到整个人界。为师之所以要对你这些话,是因为为师接下来所要传授于你的这个法术就属于这种修炼要求极高的一种法术。你要记住,只有为师在场的情况下你方可修炼,因为以你现在的道行,很难保证自己每次施法都能成功,万一你在施展这个法术时出现了什么差错,还有为师可以出手替你控制住整个局面。徒儿,你一定要记住,在没有征得为师的同意,你千万不可独自施展出这个法术,否则一旦出错,其后果将不可预料。’小道之前应一时冲动才会忘了师尊的这番告诫,如今在想起了师尊的这番告诫后,心中不免有些犹豫。不过好在小道之前施展这个法术时从未出现过差错,因此小道心中已经决定违背师尊的告诫,独自尝试施展一次这个法术。”

  听文奕扬说他接下来所要施展的这个法术会有很大的危险性,白胡子老道有些着急了,连忙对着文奕扬问道“正一教小道士,你快给老头子说说清楚,万一你的这个法术出了差错,结果会是怎样?会不会把老头子也一起给烧死了啊?喂!喂!我说正一教小道士,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啊……喂!我说你别先开始啊……喂!”

  就在白胡子老道这一连串急促地问话声中,文奕扬已经开始施展起了他的法术。只见他右手执剑将之前已画好的那一道符箓穿在了桃木剑的剑尖,就像他之前在施展火咒术时那样,紧接着他手持那桃木剑在自己面前比划了一圈,同时左手结成剑指立于了自己胸前。等到手中的桃木剑在自己面前比划完一圈之后,文奕扬顺势将它立于了自己的面前,口中开始念念有词了起来“弟子文奕扬叩拜四方神灵,东西南北二十八宿皆在列,南方七宿井鬼柳星张翼轸,今有法门弟子专拜请,烈焰朱雀速速降临来,神兵火急如律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