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百密一疏(1/2)

加入书签

  地面上不断涌现出来的这种奇怪现象让那原先以为自己法术进展十分顺利的御飞儿心头猛的一沉,他急忙俯下身体,快速伸出自己的左手手掌紧紧地贴在了地面上。◢随◢梦◢小◢说suingla等到自己将体内的五行之气打入到脚下地面之后,御飞儿终于摸清了地面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异动,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懊恼的神情。他万万没有想到,之前在自己心头一闪而过的某种担忧此刻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

  看到御飞儿脸上的神情由先前的得意转为了懊恼,文奕扬心中已经猜出了地面上出现的这种异动肯定不在御飞儿的法术控制范围之内,但他口中还是不由自主的问道“道兄,地面上的这些变化可是由你之前的法术所致?”

  “对了,奕扬兄,你之前说你手中的那把桃木剑叫什么名字?”御飞儿答非所问。

  也许御飞儿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所提的问题,也许御飞儿根本就没有时间回答自己的问题。在看到御飞儿一脸急切的盯着自己时,文奕扬不假思索的立刻回道“月殒。”

  当文奕扬说出这把桃木剑名字的时候,他将那桃木剑又举到了自己的面前。随着自己的目光落到了桃木剑之前被烧出窟窿的那个地方时,他这才发现桃木剑剑身之上的那个窟窿已经看不到了,甚至连一丝曾被烧毁过的痕迹都看不到。这样的结果可把那文奕扬给惊住了,他不由自主得大呼了一声“真是怪哉!之前我在这把桃木剑上烧出的那个窟窿现在竟然已看不见了。”

  听到文奕扬的这一声惊呼,御飞儿连忙朝文奕扬手中的那把桃木剑看去。果然,文奕扬手中的那把桃木剑已经恢复如初。从文奕扬脸上的表情看得出来,这把桃木剑一定是在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我修复的。联想到文奕扬口中所说的这把桃木剑的名字,御飞儿心中不由得对制作文奕扬手中这把桃木剑的材料产生了怀疑“虽然这种富有灵气的桃木拥有再生的能力,可它的这种再生能力必须在有人对它施展强术后方才会显现出来。如今道兄手中的这把桃木剑在没有人对它施加任何法术的情况下就已经自我修复了,这不得不让我怀疑它是否真的就是由桃木这一种材料制作而成的?根据道兄之前所说的这把桃木剑的名字以及它现在表现出来的这种强大的自我再生能力,这把桃木剑说不定真的与月宫中的一件宝贝存在着某种联系。”

  “月宫?月殒。”文奕扬在口中不断地重复着这两个名字。除了在这两个名字中都有一个“月”字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这两者之间还存在有什么样的联系,于是他盯着御飞儿问了起来,“不知道兄说得是月宫中的哪一件宝贝?”

  “道兄可曾听过‘吴刚伐桂’这个典故?从前有一位叫吴刚的汉子,他有幸拜在了一位仙人门下学习仙术,可这位吴刚对自己的行为要求却不是很严,终于有一天,吴刚违反了仙界中的规定,于是仙人罚他到月宫里去砍桂树。据说在月宫中有一棵高五百丈的桂树,吴刚来到这棵桂树前高举利斧一阵猛砍,可吴刚每次将手中的斧子从桂树上一拔出来,那桂树上刚被砍开的口子就立刻又合上了。就这样,吴刚不停地砍呀砍呀,那颗桂树始终没有被砍倒。从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出,生长在月宫中的那颗桂树也有着强大的自我再生能力,再加上你师尊给你手中这把桃木剑取名为月殒,这不得不让我将它与月宫中的那棵桂树联系到了一起。”

  “难道我手中这把桃木剑真的是由传说中生长在月宫中的那棵桂树的树枝所制?”文奕扬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只是有这样的怀疑,至于在制作这把桃木剑的材料中是否真的存在有一种材料与月宫中的那棵桂树有关,那就只有等到道兄回到正一教后自己去问你的师尊了。”御飞儿如实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听道兄这话中的意思,我手中的这把桃木剑应该不止由一种材料制作而成,那为什么我正一教中的那位长老非要说这把桃木剑是由师尊从外面带回来的一根桃树枝制作而成?难道是我教中的那位长老在故意欺骗我?”

  “道兄先别急着下结论。你还记得从这把桃木剑上烧落下来的那些桃木灰烬吗?其中那些白色粉末状的东西就是由桃木完全燃烧后转变而来的,它的属性也已从先前的木属性转变为了土属性,而我则正是从这些土属性的白色粉末中断定它就是由桃木完全燃烧后转换而来的。至于灰烬中的那些黑色颗粒物,我在将它们收入掌心时发现它们并没有被道兄的法术完全烧毁,其属性仍然保持着先前的木属性。当时我只以为这些黑色颗粒物是由于桃木燃烧时温度不够导致的,因此也没有多想就将这些黑色颗粒物与那些白色粉末状的桃木灰烬混在一起发动了我的那个法术。可在我发动完这个法术之后,心中就开始隐隐担忧起来,毕竟这些黑色颗粒物的属性仍保持着它原有的木属性,按照五行相生相克原理,木又克土,我实在不应该偷懒,在没将这些黑色颗粒物从白色粉末状的桃木灰烬中剔除出来就轻易地施展出了我的御土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