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龙虎山借宝(1/2)

加入书签

  两天之后,御飞儿他们一行人乘坐的马车就已进入了龙虎山所处的地界。小说suingla

  随着自己乘坐的马车离龙虎山越来越近,透过马车上的车窗,御飞儿已能清晰地看到龙虎山上的景色。窗外的龙虎山,那是峰峦叠嶂,树木葱笼,碧水常流,如缎如带,真是美不胜收。

  等到众人乘坐的马车进入到了龙虎山中的一条蜿蜒山道之后,窗外便开始时不时地有道教宫观庙宇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据说建造在龙虎山中大大小小的道教建筑多达五十余处,这些道教建筑星罗棋布于龙虎山二十四岩、九十九峰、一百零八处美景中的山巅、峰下、河旁与岩石之上,包括有上清宫、正一观、天师府、静应观、凝真观、元禧观、逍遥观、天谷观、灵宝观、云锦观、祈真观、金仙观、真应观等等。从这些建造在山道两侧的道教宫观庙宇数量来看,这龙虎山的确是道教中人用来修炼的一块仙山宝地,乘坐在车内的人稍不留神,就已看漏了窗外突然出现的某一座道教建筑。

  虽然龙虎山四周风景秀美,但坐在马车上的这一行人却完全没有停留下来欣赏的心情,他们只想着能快点赶到正一观。

  终于,御飞儿他们一行人所乘坐的马车来到了正一观的山脚之下。等到所有人都下了马车之后,文奕扬立刻领着一行人朝正一观山脚下的接引点而来。

  守在正一观山脚下几位接引弟子看到文奕扬之后立刻围了上来,在得知了众人来意之后,其中一位看上去地位较高的正一教弟子示意文奕扬带着一行人慢慢步行上山,自己则朝着山上的正一观飞奔而去。等到文奕扬带着一行人来到正一观的正门门口时,正一教的执事玉虚长老已经接到通报在正门口等候他们了。

  看到自己教内的执事玉虚长老,文奕扬连忙上前几步回禀道“正一教下弟子文奕扬叩见我教执事长老。弟子此次奉师尊法旨下山除妖,有幸不辱使命,成功将那几个在仙霞岭中作乱的妖怪除了去,如今弟子回正一教复命来了。”文奕扬复命完自己的任务之后,立刻向玉虚长老引见起了御飞儿和白胡子老道。

  那玉虚长老一听说有人要借本门的八卦炉炼丹,而且还是用那几个在仙霞岭中作乱妖怪的真身炼制解毒的丹药,心中很是好奇,究竟是何等样的人物会有如此高的炼丹之术?怀着这样的好奇,玉虚长老立刻朝着那位白胡子老道仔细看了一眼。等到自己看清了那位白胡子老道的长相之后,玉虚长老只觉得此人的样貌有点眼熟,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自己曾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在经过了一番仔细回想之后,玉虚长老还是没有想出自己面前的这位白胡子老道究竟是谁,因此他对着自己面前的这位白胡子老道施了一礼之后,问道“这位道长甚是眼熟,可贫道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曾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道长,还请道长告知尊姓大名,现在又在何处修炼?”

  白胡子老道笑着摇了摇手,回道“老道我四海为家,平时以替人占卜看病为生,哪有什么修炼之所啊?至于老道的姓名嘛,老道我年纪大了,脑子也糊涂了,早就将它忘了。我看长老你就不要再纠结于老道的身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炼制出解毒金丹去救杭州城中的那位杨将军。”

  玉虚长老还想再问,就在这时,正一观内突然快速跑出来了一位弟子。等到这位正一教弟子来到了玉虚长老的跟前之后,他立刻在那玉虚长老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也不知那正一教弟子在玉虚长老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那玉虚长老在听完了那位正一教弟子带来的话之后,直直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白胡子老道又看了许多,最终他还是强忍住了自己心中的好奇,对着面前的这位白胡子老道说道“道长说得极是,那就让我教内的这位弟子带道长去炼丹房吧。”

  看到殿内突然跑来一位正一教弟子替自己解了围,白胡子老道连忙回应了一声,之后便跟随着这位正一教弟子朝观内一路而去。

  等白胡子老道随着那位突然而来的正一教弟子走远之后,御飞儿立刻踏出一步,在向那玉虚长老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之后,说道“小道乃普陀山普慈道人门下,此次前来正一教,是为了要将我普陀山祖师观世音菩萨的一封书信当面呈送给张天师张仙人,还请执事长老能给小道我做个引见。”

  听完御飞儿的请求,玉虚长老实话回道“天师正在闭关修炼,任何人都无法面见他老人家,不过小道友带来的这一封书信么,贫道倒是可以让门下弟子转交给天师亲启。”

  “那就有劳执事长老了。”说完,御飞儿立刻从自己怀中取出那封书信交给了玉虚长老。

  玉虚长老接过御飞儿手中的书信之后,立刻差身边的一位正一教弟子将此信交给那正在天师府闭关的张天师。接过书信的那位正一教弟子快速朝着天师府跑去,很快就没了身影。看到自己差遣的那位正一教弟子走远之后,玉虚长老便招呼着众人到正一观内休息去了。

  拿着御飞儿所带书信的那位正一教弟子一路小跑,很快就来到了天师府。他刚想踏进天师府的正门时,立刻被守在天师府正门门口的两位正一教弟子给叫住了。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镇守在天师府门口的这两位正一教弟子中,其中的一位弟子正是之前的那一位替白胡子老道解围,之后又带着白胡子老道去炼丹房的正一教弟子。难道说他已经领着那位白胡子老道去过炼丹房之后又回来了?

  被拦在天师府正门外的正一教弟子连忙说明自己的来意,之后便将自己手中的那封书信交给了天师府门口的这二位守护弟子手中。接过书信,那位曾替白胡子老道解围的正一教弟子立刻跑进天师府内送信去了。

  那正一教祖师张天师就在天师府内最深处的一栋房子内闭关修炼。按理来说,这一栋屋内内除了正在闭关修炼中的张天师之外不应该有外人,不过现在,这一栋屋子内似乎并不是只有张天师一个人,因为在这一栋屋内正不时地有交谈声传了出来“老道友,这一路上真是辛苦你了,我那位弟子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何止麻烦,老头子我差点就将自己的这一身臭皮囊丢在了那仙霞岭。”屋内很快就传出了另外一个声音。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声音竟然是那位白胡子老道的。

  “什么?区区几个小妖,竟能有这等样的本事?”

  “天师你有所不知,那几个小妖其实是由天界中的一位兽仙点化而来的,他们所用的法术都是我道教中的一些仙术,威力岂容小觑。”

  “真想不到这几个小妖会有这等样的来历。这么看来,你们这一行一定是遇到了许多的凶险。老道友,你快点说说,当你们陷入险境的时候,在我的那位弟子身上是否有出现过什么异常情况?”听得出来,张天师的语气中充满了关切。

  “也许天师你只是多虑了,在你的那位弟子身上并未出现过与你之前写给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