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棘手的病情(1/2)

加入书签

  穿过杭州城内的几条街道,一行人来到了杭州城知府大门外。{随}{梦}小说 {suing][la}那位带头的兵士快步上前向知府门前的几名守卫说明来意。得知众人的来意后一名门卫连忙跑进府内向知府大人通报去了。

  此时那杭州知府大人正在为杨将军的伤势犯愁,听到门卫的禀报后立刻从府内迎了出来。当他看到那些兵士身后这一老一少的装扮时,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些疑惑,但嘴上并没有说什么,为了能医治好杨家军的伤病,他这回也不得不死马当活马医了。

  知府大人在确认了众人的来意之后带着白胡子老道和御飞儿来到了杨文广将军养伤的地方。只见那杨将军平躺在床上,双眉紧锁,脸色青黑,嘴唇发紫。自从受伤昏迷之后,那杨将军数天内是滴水未进,纵使铁打的身板也禁不住如此的折腾,此刻那他的脸庞已尽显消瘦。

  御飞儿一踏入房间就已经闻到了一股腐尸气味,如今再看到那杨将军的面色,心中对杨将军的伤势有了一些眉目,于是他看了一眼白胡子老道说道“老先生,以小道来看这杨将军所受的并不非一般的外伤,倒像是中了某种毒。从这房间中所能闻到的一股腐臭气味来看,小道能断定杨将军中的应该是某种尸毒。”

  “看来你这个小道童的确懂一点医术,这郎中看病讲究的是望闻问切,你能从屋内的气味以及杨将军面部反应出来的症状诊断出杨将军所中的是毒,并且断定这是一种尸毒,真是了不得啊。”白胡子老道眼中透出了赞许的目光。

  杭州知府听完二人的这一番对话后心想这杨将军的伤势看来有救了,忙笑着对二人说道“看来二位道长对杨将军身上所受的伤已有了一些眉目,本官之前还对二位道长的能力有所怀疑,现在看来二位道长真乃当世的活神仙,就请二位神仙原谅本官的有眼无珠全力施救杨将军。如果二位神仙真治好了将军的伤病,那本官必将重金酬谢。哦对了,本官不仅会重金酬谢二位,而且还会奏请当今天子,肯请当今天子下旨给二位神仙建庙塑像,接受世人的膜拜。”

  听到知府要自己医治那杨将军,白胡子老道连忙指着御飞儿说道“大人,既然这位小道士已经断出了杨将军所中之毒,就说明他有医治之法,大人何不请他给杨将军医治?”

  御飞儿听白胡子老道要他去给杨将军医治,心中立刻犯难了起来,虽然他已断定那杨将军所中的是一种尸毒,但尸毒种类繁多,每一种尸毒都对应着不同的治疗之法,稍有差错不但不能清除病人身上的尸毒,很有可能会加快尸毒的发作。其实就算御飞儿知道杨将军所中的是何种尸毒,他也没有能力替杨将军医治,因为御飞儿在普陀山只学过一些普通的医术,对于替人清除尸毒这样高深的医疗之术,他根本就没学过,因此他只得看着白胡子老道如实说道“老先生,御飞儿在普陀山只学过一些普通的医术,对尸毒的认知也只是停留在一些医疗书籍上的相关记载,所以这替杨将军清除体内尸毒的任务就要交给老先生你了。”

  “对对对,还望老神仙能出手相救。”杭州知府附和道。

  “我哪是什么神仙,只不过是一个走走江湖混口饭吃的道士而已。虽然我们二人已推断出杨将军所中的是尸毒,但大人切莫高兴得太早,这将军所中的到底是哪种尸毒,老道又能否医治,还要等老道细查之后再说。”说完白胡子老道从褡裢中取出一针灸包,然后从针灸包内取出几根银针在杨将军身上的几处重要穴位中扎了起来。

  当白胡子老道手中的银针一扎入杨将军的穴位,那些银针表面立刻呈现出了黑色,看得在场所有人不由得吸了口凉气。白胡子老道拔出银针对着银针上面的血迹仔细观察了一番,紧皱着眉头对在场的众人说道“杨将军所中之毒已侵入肺腑到达心脏了,要是再不进行医治,这毒一旦进入了骨髓,那就是神仙在世也无能为力了。”

  “那还请老神仙速速出手相救,老神仙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知府大人听了白胡子老道的话后急忙下跪求救。这杭州知府之所以会如此心急,是因为他心中很清楚,要是这杨文广真死在了自己的府内,当今天子得知此事后一定会责怪自己抢救不力,那自己以后为官的日子肯定就不好过了。

  “大人莫急,老道已用银针封住了杨将军身上的几处重要穴位,因此体内的毒性已暂时被控制住了。我马上开一副药方,你们按此药方抓几副药煎给将军服用,可保证将军所中之毒在十五日内不会加剧,但十五日之后老道就不敢保证了。如果想要彻底的根治将军身上的尸毒,除非……”说到这里白胡子老道有意停了下来不继续说下去了。

  “除非什么?请道长不妨直说,只要我等能办到的,我等一定全力去办。”知府大人急着追问道。

  御飞儿也在一边催促道“就是啊老先生,你还卖什么关子呀,人命关天,你还是快说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