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过堂(1/2)

加入书签

  苏州城一年一度的祭河神活动在御飞儿与文奕扬二人的出手捣乱下草草收场了。{随}{梦}小说 {suing][la}经那位主持祭拜活动的中年道长提醒下,在场的几位苏州知府衙役快速上前将御飞儿他们二人绑了起来,随后便准备将二人押回知府衙门,交由苏州城内的知府大人处置。就这样,御飞儿和文奕扬二人在苏州知府衙役的押解之下一路直往苏州城内的知府衙门而来。

  终于,一行人来到了知府衙门的门口。他们中的一位领头衙立刻站了出来,在役吩咐了自己手下几句之后,他快步跑进府内向知府大人禀报去了,其他人则按照那位领头的吩咐,押着御飞儿他们二人直朝知府大堂而去。

  此时,苏州城内的那位知府大人正在府内后花园喝茶赏花。当前来禀报的那位领头衙役急匆匆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时,这位苏州知府大人不由得愣了一下,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抬起自己的手,指着那位领头衙役的鼻子劈头盖脸的责骂了起来“你这厮,今天一早不是领着你的几个手下去震泽湖边维护祭河神活动的秩序了吗?怎么你一个人先跑回来了?莫非在这祭拜河神的活动中出什么岔子了?”

  “大人你真是明鉴。卑职之所以会提前回来,并不是想擅离职守,而是……”领头衙役连忙将之前在祭拜河神过程中发生的事情向知府大人描述了一遍。

  听完了领头衙役的描述,那位苏州知府心中一阵好奇,问道“哦!还有这等样的事情?按照往年的祭河神流程,那一对作为贡品的童男童女不是被悬在了离湖岸边很远的湖面上吗?那两位小道士又是如何将这一对童男童女从那么远的湖面上救回岸的?”

  由于自己并没有看到御飞儿他们二人是如何将悬在湖面上的那两个孩童救回来的,因此,领头衙役只得如实地回道“禀大人,小的几个并没有看到那两位小道士是如何将那两个孩童救回岸的。”

  “混账东西!那祭拜场地难道就只有你们这几个当差的吗?你们没看到,难道就不会问问周围的那些围观百姓吗?”

  “大人息怒!并不是小的几个偷懒没有问,而是因为在场的那些围观百姓也都没有看到那两个小道士是如何将湖面上的那两个孩童救回来的。当时的情景就和往年一年,随着祭拜活动进行到准备向河神供奉祭品时,场地四周突然刮起了一阵强风,吹得在场所有人根本无法睁开自己的眼睛。不过……”说到这里,那位领头衙役突然停了下来。

  “不过什么?你这厮,怎么说话突然吞吞吐吐起来了?”知府大人立刻追问道。

  “这只过是卑职的一种猜想,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快说。”知府大人催促道。

  “按理来说,自己的祭拜活动被人捣乱了,主持祭拜活动的人理应动怒才是,可那位主持祭拜活动的仙人在看到作为贡品的两个孩童被救回岸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对那两位小道士好言好语,整个人显得畏首畏尾。因此卑职推断,那位在祭坛中央主持祭河神活动的仙人一定看到了那两位小道士是如何将那两位孩童救回来的。”

  “照你话中的意思,那位从龙洞山来的仙人似乎对这两位小道士很是忌惮。看来,这两个小道士绝非一般,他们现在何处?”

  “回大人的话,卑职命自己的几个手下将这两个小道士押到知府大堂去了。”

  “那就让本官去会会这两个小道士,你速去通知师爷到大堂等我,本官换好官服之后即刻就到。”

  那位领头衙役立刻回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出了花园通知师爷去了。

  知府大人回到自己书房之后,换上一身官服,立刻带着几个手下往大堂赶了去。等到苏州知府赶到自己衙门大堂时,之前的那一位向他禀报的领头衙役已带着师爷在大堂内等候他了。同时,在大堂内当值的众差役也已手持水火棍在大堂两侧站好了队。

  那苏州知府来到堂中坐稳之后,立刻对那位领头衙役下令道“速去将那两个在祭河神活动上捣乱的小道士给我带上来,同时也请那位龙洞山来的仙人一起上堂。”

  领头衙役接应一声。之后快速来到大堂外,示意自己的几个手下将御飞儿和文奕扬二人押上公堂,自己则恭恭敬敬的请那位龙洞山来的仙人随自己一同上堂。

  随着几位知府衙役押解着御飞儿和文奕扬二人一进了公堂,站在公堂两侧的那些差役们立刻起自己手中的水火棍敲打起了地面,同时口中高喊道“威武。”等到御飞儿他们二人来到了公堂正中央之后,押解二人的那几个知府衙役立刻提醒御飞儿和文奕扬二人道“见了苏州知府大人,你们两个还不赶快下跪。”

  文奕扬挺了挺自己的腰板,说道“自从小道出家入道以来,师父曾让我拜过天地,拜过三清,还让我拜过四帝,可从未要求我拜什么大人。”

  文奕扬的话刚说完,跟在他们身后的领头衙役这时正好领着那位龙洞山来的中年道长走进了大堂,在听了文奕扬的这番话后,那位领头衙役立刻说道“这里是苏州知府衙门,不是你教中的庙堂。要你跪你就跪,否则休怪棍棒无情。”领头衙役的话一出口,两边站立的那些差役们立刻又起手中的水火棍敲打起了地面。

  眼看着场上的气氛就要僵硬起来了,御飞儿急忙开口问道“知府大人,我们二人究竟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将我们二人绑了押到这里?如果我们二人真的犯了什么罪,那自然是要下跪的?可要是无罪,我们二人坚决不跪。”

  听了御飞儿这一番咄咄逼人的问话,坐在大堂中间的那位苏州知府大人不紧不慢地回道“听我的手下讲,你们两个小道士不但毁坏了祭坛,破坏了苏州城一年一度的祭拜河神活动,而且还惹怒河,致使众多围观的百姓受了伤。你们自己说说看,你们二人该当何罪啊?”

  御飞儿立刻反驳道“什么河神发怒?分明是湖中有妖怪暗中作祟。大人,你千万不可相信这位龙洞山来的道士,他所谓的祭河神只不过是他在湖岸边装神弄鬼,欺骗大众而已。如果这些龙洞山来的道士只想骗些财物,那倒也就算了,可他们竟然要一对童男童女作为贡品来献给湖中的妖怪,作为修道之人,我二人岂能坐视不管?大人,这斩妖除魔本来就是我们这些修道之人的份内之事,又何罪之有呢?”

  御飞儿话还未说完,站在他身后的那位龙洞山来的中年道长忍不住插话道“小道士,你好大的口气!你说河神发怒是湖中妖怪作祟,那贫道要问你了,究竟是什么妖怪在湖中作祟呢?”

  那妖怪始终躲在泥土之中,御飞儿并没能看到他的模样,只得回了一句“由于这妖怪一直躲在水底的泥土之中,我们两个并未能看清他的真面目,无法说出它究竟是何妖怪。”

  那中年道长料定御飞儿回答不了自己的这个问题。当御飞儿说出自己并不知道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