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再斗河神(1/2)

加入书签

  装着绳索和石块的渔船带着御飞儿他们二人终于来到了湖中央。*随*梦*小*说 suingla[燃^文^书库]随行的那位领头衙役打了一声招呼“对不住二位了。”之后他便和自己的几个手下拿起船上的那些系有石块的绳索往御飞儿和文奕扬二人身上绑去。

  文奕扬连忙向那几位正往自己和御飞儿身上绑绳子的衙役提醒道“我说你们几个官差大哥,你们的那位知府大人是要我们二人到湖中去捉妖的,要是你们把我们二人的双手也一起绑住了,那我们二人还怎么下水捉妖呀?”

  那领头衙役听了文奕扬的提醒后,半信不疑的问道“你们这两个小道士不会真的想要到湖中去捉妖吧?”

  御飞儿立刻笑着回道“如果不是到湖中去捉妖,那我们二人来这湖中央做什么?只要那妖怪敢出现,我们两个一定能降服他。

  听了御飞儿的这一番斩钉截铁的回答,那领头衙役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放心吧,哥几个一定会注意的,绝不把你们两个人的手绑住。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两个一句,你们二个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的手没有被绑住,等沉到水底后就能用双手解开自己身上的绳索。”

  文奕扬讳莫如深地回道“多谢官差大哥的提醒,等我们二人进入到湖中之后,我们二人不需要用双手就能解开绑在我们身上的这些绳索,”

  那几个正在绑绳子的衙役听了文奕扬的话后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小道士一定是被吓糊涂了,已经开始在胡言乱语了。看来,今天这两个小道士肯定是在劫难逃了。咳!不管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快点将这些绳子都绑完了吧。想到这里,他们几个又继续绑起了绳子。

  等到船上的那些绳子连同石块全部被绑在了御飞儿他们二人身上之后,那位领头衙役立刻对御飞儿和文奕扬二人说道“两位小道长,哥几个马上就要送二位下水了。在送你们二人下水之前,哥有一句话要说在前头,哥几个只是奉命办事,二位下水之后,真要是被水给淹死了,二位可千万别化成冤魂来找我们几个啊。”

  文奕扬一脸轻松的回道“放心吧,我们二人到湖中是为了捉妖,又不是去送死。你们只管将我们二人扔入湖中,之后回到岸上等我们二人便是了。如果那妖怪没有出现,一两个时辰之后,我们自然会回到岸上。”

  “死到临头了,这两个小道士居然还笑得出来,看来这两个小道士真的是被吓坏脑子了。咳!知府大人的命令不敢违抗。如今,自己也只能将这两个小道士扔入湖中了,是生是死,就看这两个小道士的造化了。”想到这里,那领头衙役立刻指挥自己的手下将御飞儿他们二人抬了起来,之后将他们二人连同船上的那些石块一起扔入了湖中。

  “噗通,噗通。”随着船上的那几位知府衙役将御飞儿和文奕扬二人扔入湖中之后,湖面上立刻溅起了大量的水花。紧接着,二人的身体便被他们身上绑着的石块快速拉下了水面。随着二人的身体完全消失在了水中之后,湖面又恢复了平静。

  船上的那几位知府衙役盯着水面看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湖面之下有任何动静传上来,众人心中一致认为,这两个小道士肯定没命了。于是,那领头衙役对着自己的几个手下建议道“看来这两个小道士今天是凶多吉少了,兄弟们,我们还是回岸上再等等看吧,再过一个时辰,如果湖面还没有动静,那我们也可以回衙门回复知府大人了。”说完,那领头衙役便示意船夫将船摇回岸边。

  转瞬之间,那两个小道士就已在湖中没了踪影。岸上围观的那些百姓们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阵叹气声,他们中有一些人不忍再看下去了,开始从湖岸边一个接着一个撤离了。

  难道说,沉入湖中的御飞儿和文奕扬已经遇难了?

  非也。随着二人被自己身上绑着的那些石块快速拖向湖底时,二人心中早已做好了自己的打算。

  先说御飞儿。就在他的身体被身上绑着的石块快速拖向湖底时,他不慌不忙伸出自己的双手结成道指,施展起了自己的御水之术。在御水之术的不断作用之下,他的身体表面聚集了大量的细小气泡,等到他的身体沉到了湖底之后,这些聚集在他身体表面的细小气泡已全部融合到了一起,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与他体型几乎一模一样的气泡,将御飞儿与湖水完全隔离了开来。

  再说文奕扬。当他的身体被身上绑着的石块快速拖向湖底时,文奕扬一动也不动,任由自己的身体沉向水底。等到自己的身体沉到了水底之后,文奕扬连忙起自己的左手从腰间乾坤袋内取出一张空白符纸,同时起自己的右手从腰间拿起了那一支紫金朱砂笔。这乾坤袋和紫金朱砂笔果然不是一般之物,居然天生就有避水的功能,让那文奕扬在水中画符就如同在陆地上一般容易。等到文奕扬在空白符纸上快速画好一道符咒之后。他立刻在自己口中念念有词起来“上无山家断火烟,下有江海水穿连,上山驱邪斩妖精,下水协力救万民,千处祈求万处应,万家所请万家灵,弟子一心求灵符,化出江河任我游,神兵火急如律令。”咒语一出,文奕扬手中的那一道符箓立刻在他的额头中间化成了一道符印。紧接着,就听文奕扬在自己口中又喊了一声“避水咒。”流经他身体的湖水立刻变得如同活的一般,自觉地从文奕扬的身体边绕了开来,就连文奕扬衣服上的水也全部从他的衣服上散了去。

  那些流经文奕身体的水流速度突然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御飞儿也借此看出了文奕扬的这个水咒术中的奥妙,连忙说道“奕扬兄,你我法术表面看似相同,其实内里有着根本性的差异啊。”

  文奕扬立刻回道“看来道兄已经知道我这个法术中的原理了。我在知府大牢里就曾说过,我从道兄之前所说的那些漩涡原理中领悟出了一些与水相关的法术,而这避水咒就是其中之一。它的原理靠的就是加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