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灵魂出窍(1/2)

加入书签

  文奕扬和御飞儿二人随着这一位在天庆观外接引的天庆观弟子朝观内一路而来。*随*梦*小*说 suingla[燃^文^书库]--。很快,三人就已来到了天庆观内的一座主殿跟前。虽然矗立在天庆观内的这座主殿的建筑面积不大,但它给人的感觉还是非常雄伟的。

  随着三人来到了观内的这座主殿的正门门口,一块悬在正门上方的牌匾立刻映入了御飞儿他们二人的眼帘,上面赫然写着“三清殿”三个大字。这时,走在前面带路的那位天庆观弟子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随后转过身,示意二人在这主殿门外暂且等候,容自己先进去通报一声。

  文奕扬和御飞儿二人连忙回应了一声。随着这位天庆观弟子踏进主殿,身影完全消失在了二人的视野中之后,透过主殿正门,即使二人没有进入到主殿内,也能清楚的看到在主殿中间须弥座上供奉着三尊神像。不用猜,二人也知道,须弥座上的这三尊神像应该就是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和道德天尊了。

  那一位前去通报的天庆观弟子在进入主殿之后去了没多久,就已看到他从主殿内跑了出来,并且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年逾古稀的道长。尽管他身后的这位道长已年逾古稀,头发和胡须也已花白,但他面色红润,走路轻盈,整个人给人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

  二人料定此人一定就是天庆观内的观主玄玑道长了,等到主殿内的这位道长面露微笑地来到了他们二人跟前时,二人连忙上前行礼。文奕扬在行礼的同时,口中问道“正一教弟子文奕扬拜见天庆观观主玄玑道长!小道此次前来贵观,是奉师尊张天师之命,要将他老人家的一封亲笔手稿当面呈给我教长老玉清道长。可就在小道来到天庆观外的时候,这位道兄告诉我,说我教长老玉清道长出事了。敢问观主,我教长老究竟出了何事?”

  听完了文奕扬提出的问题,这位道长一脸愁眉的回道“二位小道友免礼了,贫道正是这天庆观的观主玄玑道人。小道友,你刚才问到你教长老究竟出了何事?依贫道看,还是让你的那几位师兄弟细细与你说来吧,他们几个与你教中的那位长老现就在我观中,贫道这就领你二人去他们休息的地方。”说完,玄玑道长便领着文奕扬和御飞儿二人一起朝着天庆观内的一处厢房而去。

  一路上,文奕扬在自己心中不停的嘀咕着,“那玉清长老身上究竟会出什么事呢?自己和御飞儿出龙虎山之后走的也是水路,这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异常事情出现,玉清长老他们一行人也就比自己早走了那么几天,他们的这一路上又能出什么样的状况呢?就算他们一行人真的碰到什么特殊事情了,凭着玉清长老的本事,他们一行人也理应能轻松化解才是啊?”就在不知不觉间,文奕扬等一行人已来到了玉清长老以及与他同行的那几位正一教弟子所在的那一间厢房门前了。

  随着一位天庆观弟子上前敲开了紧闭着的厢房房门,房间里面走出一位身着正一教服饰的道士来。这位开门的正一教弟子在看到玄玑道长背后的文奕扬之后,先是一愣,但很快他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急忙跑了出来,一把拉住文奕扬的手问道“文师弟,是不是师尊知道玉清长老有难,特意派文师弟下山前来相助的?”

  文奕扬摇了摇头,回道“师尊派我下山,是要我带一份他老人家亲笔写的手稿给玉清长老,并不是因为师尊知道了玉清长老出事之后,特意派我下山来相助的。”

  听了文奕扬的回答,这位正一教弟子有些失望的回道“也对,我们几个才到这苏州城没几天,文师弟你也已经到了这里,从时间上推算,在你下山的时候,我们一行人还没碰到那件事情呢。对了,文师弟,你快进屋去看一下玉清长老吧,等你看完之后,你就知道在玉清长老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了?”

  文奕扬连忙点了点头,随后跟着自己的这位师兄进入了屋内。等到文奕扬进入到屋内后,只见屋内中央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张蒲团,蒲团上面盘坐着一位道长。这位道长面无表情,双目紧闭,微微颔首,双手立于胸前,同时双手食指朝天,其它手指则相互紧扣在了一起,整个人的身体微微弯曲,双腿盘坐于蒲团之上一动也不动,粗看上去就,这位道长的样子就像是在蒲团上打坐而已。

  盘坐在蒲团上的这位道长正是自己教中的那一位玉清长老。文奕扬连忙上前几步,伸出自己的左手往玉清长老的肩膀上搭了上去。等到自己的左手手掌碰到玉清长老的肩膀时,文奕扬心中不由得大吃了一惊。盘坐在蒲团上面的玉清长老,此刻不但体内没有了常人的体温,而且他的整个身躯也已变得僵硬无比,就如同一个已经死了很久的人似得。文奕扬急忙弯下自己的腰,仔细地查看起玉清长老的样子。经过一番仔细查看之后,文奕扬突然开口问了起来“难道是玉清长老使用了我正一教中的灵魂出窍之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几个快给我说清楚。”

  听到文奕扬的这一连串问话,房间里的那几位正一教弟子竟然哭了起来,其中的那一位给文奕扬开门的正一教弟子一边哭,一边说道“玉清长老真的用了灵魂出窍之术吗?这么说来,一定是玉清长老为了救我们几个才使出了这个法术的,要不然,我们几个人的魂魄早就不知道要被抓到哪里去了。”

  “一定是这样的,都怪我们几个学艺不精,连累了玉清长老。”其余的几位正一教弟子立刻附和道,随后,这几位正一教弟子哭得是更伤心了。

  听了几位师兄的这几句没头没尾的话后,文奕扬的脑子里一片糊涂,完全没弄明白整个事情的经过。这一下,文奕扬的火气又上来了,立刻指着自己几位师兄的鼻子大声训斥道“亏你们几个还是我正一教弟子,作为一名修道之人,遇到点事情就哭哭啼啼的,这算什么?都给我停下了,不许再哭了。”发完心中的怒火,文奕扬立刻指着刚才那位开门的师兄说道“在你们来苏州城的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是由你这位师兄给我细细说来吧,千万不要漏过这其中的任何细节。”

  被文奕扬指着的正一教弟子连忙回应道“既然文师弟要我来说,那就让我把整个事情的经过细细说来吧。我想文师弟应该知道,我们几个之所以会和玉清长老下山,其实是为了护送我教镇教至宝阴阳无极八卦镜到这苏州城内的天庆观这件事情吧?”

  “你们此行的任务,我在回龙虎山的时候就已从执事长老那里听说过了。此次下山,我就是为了来追赶你们的。你还是快说说你们下山之后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特殊状况?竟逼得玉清长老使用了灵魂出窍这个法术?”文奕扬立刻催促他的那位师兄,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几个随玉清长老出了龙虎山之后,选择走水路赶往苏州城。起初,这一路上还算顺利,可就在我们快要赶到苏州城的那一天晚上,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样的事情?”听到这里,文奕扬又忍不住他的性子了,不小心打断了那位正一教弟子的回忆。

  “文师弟,你别急,听我慢慢道来。”说完,这位正一教弟子又继续回忆起那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来

  我记得那一天,我们一行人搭乘的客船才进入到苏州府地界不久,眼看着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