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约定(1/2)

加入书签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随?梦?小说 suingla[燃^文^书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桃林中出现的这位女孩貌若天仙,纵使是那一心修道的御飞儿,在看到这位女孩之后,也被这位女孩的美貌给吸引住了。

  “喂,是不是我吓到你了?”看到闯入桃林中的这位陌生人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并且一句话也不说,桃林中的这位女孩立刻好奇地向御飞儿问起话来。

  听到女孩的问话,御飞儿这才醒过神来。随即,御飞儿就已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礼了,连忙向那女孩行礼,赔不是道“真是没有想到,在这天庆观后院的桃林之中居然会有一位姑娘。刚才,也就是小道在看到姑娘的那一瞬间,小道还以为是天上的哪位仙女下了凡尘了呢,一时间竟看得出了神,真是失礼至极,还望这位姑娘见谅。”

  听到御飞儿将自己比作了那天上的仙女,桃林中的这位姑娘开心的笑了起来“我哪里是什么天上的仙女呀?只不过是一个住在这天庆观后院内的普通女孩而已。”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朝御飞儿的方向走了过来。

  女孩那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快速穿进了御飞儿的两只耳朵,直达御飞儿的内心深处,瞬间在那御飞儿修炼得早已平静如水的内心深处激起了一阵阵涟漪。随着这位女孩离自己越来越近,御飞儿的目光再一次被这位女孩给吸引住了,一刻也不愿离开。

  当桃林中的这位女孩走到距离御飞儿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停之后,她脸上的每一处细节此刻已完完全全呈现在了御飞儿的眼中。这位女孩长着一张巴掌大小的瓜子脸,两腮微微泛着红晕,中间还有一对浅浅的酒窝,调皮而又不失妩媚。两条细长的凤眉之下一双眼睛如星辰、如明月时不时就能看到有光芒从她的这一双眼睛眸心间闪现出来。

  “这是一双多么清澈而又明亮的眼睛啊!”御飞儿不由得在心中一阵感叹。随着自己的注意力停留在女孩的这一双眼睛中间越久,御飞儿越来越能感觉到,在女孩的这一双眼睛瞳仁之中似乎隐藏着一种能勾人魂魄的魔力。御飞儿慌忙将自己的视线从女孩的这一双眼睛中间移了开来。等到御飞儿的视线逃离了女孩的这两只眼睛之后,他的视线随即落在了女孩秀挺的琼鼻上面,这一只镶嵌在女孩脸部中央的鼻子小巧玲珑,细致的就如同巧匠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随着御飞儿的视线继续往下走,很快,御飞儿的视线便来到了女孩的那一张如樱桃一般大小的嘴巴上面,女孩的双唇红润光泽、娇艳欲滴,嘴角两侧微微有些上翘即便是在女孩不笑的时候,她也会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而一旦到了女孩笑起来的时候,两腮中间的那两个小酒窝也立刻变得明显了起来,这一切都昭示着这位女孩天生就是个乐天派。

  看着看着,御飞儿再一次看呆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一时间又忘掉了该有的礼数。此时此刻,御飞儿只希望自己能多看这位女孩一会儿,好将这女孩脸上的一容一貌都深深地印刻在自己心里,让它永远都不会在自己的记忆中消失。

  “难道我脸上长的不是两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巴吗?瞧你看的。”女孩伸长自己脖子,探着头,瞪大着眼睛问御飞儿道。

  听到女孩的问话,御飞儿忙回过神。就在御飞儿回过神的一瞬间,他的眼睛正好对上了女孩瞪着自己的那一双眼睛。四目交错之间,御飞儿心中一阵慌乱,立刻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低下了自己的头,同时脸涨得通红,口中支支吾吾的,不知该自己该如何回答那女孩的问话。

  “哪里,哪里……其实都是一样的啦,不对,不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平时巧舌如簧的御飞儿,现在居然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像了,你说奇怪不奇怪?等到御飞儿慌乱的心稍稍得到一些平复之后,他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之后反问起了那女孩“姑娘,你刚才说你是住在这天庆观后院的?难道这天庆观还收女弟子吗?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并不是这天庆观内的弟子。承蒙天庆观观主玄玑道长的收留,我和我爷爷才得以暂住在了这天庆观后院内。”女孩回道。

  “你只和你爷爷住在这里吗?那你的父母呢?他们怎么不和你住在一起呢?”御飞儿立刻问道。

  “说起我的父母,我都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长什么样子的呢?之前我也只是听我爷爷说起过他们两个。爷爷告诉我,在我出生后没不久,家乡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瘟疫,我的父母就就这一场大瘟疫中相继离开了我,为了安葬我的父母,爷爷最终变卖掉了家里所有的家产。之后,爷爷便带着我四周流浪,一路以乞讨为生。就在我们爷孙二人流浪到了苏州城内的时候,恰好被苏州城内的这位天庆观观主玄玑道长遇见了。这位玄玑道长非常可怜我们爷孙二人,决定收留我们爷孙二人暂住在他天庆观内的后院之中,专门替他打理天庆观后院内的这一片桃花林。从此,我和我爷爷告别了流浪的生活,过上了安定的生活。”说着,说着,女孩的眼泪便开始在她的眼眶中打起转来,同时脸上也显得越来越忧伤。

  眼看着女孩眼眶中的泪水就要滴落下来了,御飞儿急着想要安慰那女孩几句,可他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才好,这也是为什么他口中说出来的这几句安慰女孩的话有些断断续续“失去父母疼爱的这种痛苦,小道我也很清楚……其实,小道我也……咳!总之,姑娘,你千万不要再伤心了。人的生老病死早已是注定好了的,我们没有权利选择,更没有办法逃避,但我们可以做到是,就是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争取将自己能掌控的东西全部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虽然御飞儿的这几句话说得断断续续,但在那位女孩听来,她已完全听懂了御飞儿这话中的意思。“其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