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吐露真言(1/2)

加入书签

  随着苏州知府一声令下,那些在大堂两侧站班的差役们立刻上前将御飞儿绑了起来。~随~梦~小~说~~suing~la[燃^文^书库]@樂@文@小@说|御飞儿急忙向那位苏州知府大人大声解释道“大人,你刚才不是也承认了吗,这一轮的湖水上涨并非天灾,乃是*。以小道看来,这湖水上涨很有可能就是那妖道所为,其目的就是想逼大人你就范。如今,大人你还要派人去请那妖道出山,这不是正好中了那妖道的奸计吗?大人,你要是执意认为这湖水上涨与河神有关,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天上的神仙又怎会做出如此无视人界百姓性命的事呢?唯有心术不正之人才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啊。大人,你一定要相信小道,让小道去查明湖水上涨的原因。大人……大人……此妖道不除,苏州城将永无宁日啊!”

  可无论御飞儿怎么劝说,那位苏州知府大人还是铁了心的要请那位龙洞山中的仙人出来帮忙。随着苏州知府大人手一挥,那些差役们立刻将御飞儿押出了大堂。

  等到御飞儿被押出大堂以后,那位领头衙役立刻来到知府大人面前,心有顾虑的说道“大人,你刚才说要小的几个去龙洞山请那位仙人出山,可现在震泽湖中水位大涨,说不定小的几个驾乘的船还未靠近那西山岛呢,就已经被湖面掀起的大浪给打翻在湖里了。”

  这位苏州知府大人心中似乎早有准备,在听完了领头衙役的这番话后,他立刻从自己怀中掏出几张符箓递给了那位领头衙役,口中说道“这里有几张仙人以前留下的符箓,你们只要将这几张符箓贴在船上,应该可以向往常一样,在那震泽湖中自由出入。”

  那位领头接过知府大人手中的符箓,虽然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也不敢违抗大人的命令,只得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出了知府衙门,请那位龙洞山中的仙人去了。

  再说那御飞儿。在差役门的一路押解下,御飞儿又被带到了他前日蹲过的那一间牢房。随着那几位差役将御飞儿推进了牢房,锁上牢门后,其中的一位差役对着御飞儿说道“小道士,我看你这次是出不了这扇牢门了。”说完,那几位差役离开了知府大牢。

  看着牢门外面那几位差役远去的身影,御飞儿叹了口气,说道“咳!苏州城竟然出了这样一位无知的知府大人,看来苏州城百姓这一次免不了又要遭受一场劫难了。”

  “想不到你这位小道士出去了才一天,现在又被抓进来了。听刚才那位差役的口气,说不定你这一次进来了,就再也别想出去了,也不会再有什么好吃好喝的来伺候你了。我看你呀,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角落里传过来了一个声音。

  御飞儿连忙转过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说话的正是前日与自己关在这同一间牢房内的那位龙洞山弟子。看到龙洞山的弟子,御飞儿心中的怒火不打一处来,立刻用一种嘲笑的口气对着那位龙洞山弟子说了起来“小道我能不能出去,哪用得着你来操心。我看你还是多想想自己能不能出去吧。对了,那位苏州知府大人以前不是一直视你师父为救命活菩萨吗?按理来说,作为他的弟子,你理应受到礼遇才对,为什么还要在这知府大牢内受苦?莫非你之前做了什么奸淫掳掠之事了?”

  “什么救命活菩萨?这位苏州知府大人不信我的真言,非要拿这个催命菩萨当救命菩萨。我看这位苏州知府大人啊,早晚会死在我的那位师父手中。不对,不对,应该是死在那个人手中才对。”听了御飞儿的这番嘲笑自己的话,那位龙洞山弟子不但没有生御飞儿的气,反而生起了那苏州知府大人的气来。

  御飞儿本想用这番话试探一下那位龙洞山弟子,听听他为什么会被关在这知府大牢内,可哪里想到,这位龙洞山弟子在听完自己的这一番嘲笑他的话后,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来。从这位龙洞山弟子的一番埋怨话中,御飞儿听得出来,这位龙洞山弟子不但知道了一些有关他师父的秘密,而且他还将这个秘密告诉了那位苏州知府大人。

  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秘密呢?御飞儿立刻又试探性地问了起来“这位苏州知府大人对你的那位师父言听计从,你师父巴结他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害他的性命呢?”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现在的这一位龙洞山主持根本就不是我的那位师父,而是……”那位龙洞山弟子欲言又止。

  御飞儿急忙追问道“而是什么?”

  那位龙洞山弟子看了一眼御飞儿,反问道“小道士,你别先急着问我,你还是先说说你自己吧,为什么又被关进来了?”

  御飞儿强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心,详细的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对那位龙洞山弟子说了一遍。当这位龙洞山弟子听到震泽湖中的湖水如今正在不断快速上涨时,他“噗”的一声站了起来,神情慌张,嘴里不停地说道“完了,完了,那件事真的要发生了。”

  “什么完了?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快告诉我。”御飞儿连忙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那位龙洞山弟子的手问道。

  “小道士,我的手都快要被你捏断了,快松手。”自己的手腕在被御飞儿抓住后,那位龙洞山弟子疼得“哇哇”乱叫,大声求饶道。

  “要我松手当然可以,但你必须把你知道的所有真相都告诉我。”御飞儿回道。

  “行,行,你快松手。”随着御飞儿松开手以后,这位龙洞山弟子连忙将自己的手缩回了怀中,不停地揉了起来,同时口中不忘说道“你这个小道士,人看上去不大,手中的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少废话了,快说。”御飞儿催道。

  “说就说,就怕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就在十多天前,我曾把我知道的这个真相告诉了那位苏州知府大人,谁知那位知府大人在听了我说出的这个真相之后,竟然说我是在故意捏造事实,诋毁我师父,随后他便将我关入了这知府大牢内。咳!”说到这里,这位龙洞山弟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究竟对那位苏州知府大人说出了什么样的一番真相?为何他要将你关入这知府大牢内?你倒是快点说下去啊。”御飞儿催促道。

  “小道士,你不要急,听我慢慢道来,要说清这件事情,那还要从五年前,我的那位师父在无意中发现的一张画说起。”说到这里,这位龙洞山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