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正一教道士(1/2)

加入书签

  前来禀报的那位家丁出去后没过多久就见他带着另外几位家丁从外面走了进来,在他们身后果然还跟着一位道士。小说suingla屋内众人此刻早已伸长脖子在往外张望,由于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见过那张天师长得是何模样,因此众人的注意力立刻被这位道长给吸引过去了。只见那道长头戴逍遥巾,身穿一袭天蓝道袍,年龄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面容俊秀,五官端正如雕刻般分明。远远看去,此人是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此等样的美貌似乎完全超越了男女之别,超越了世俗对美的定义,将那些盯着他看的人全部都看呆了。

  不过御飞儿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位小道士的长相,反而被这位小道士身上的几件东西给吸引住了。只见那小道士腰间左侧挂着一乾坤袋,袋子正反两面用朱砂分别写着“正”、“一”两字,而在他的腰间右侧则挂有一支紫金朱砂笔,身后还背有一把桃木剑。说起这三件东西,其实在道家的众多法器中也算是常见之物,但眼前这位小道士身上所佩戴的这三件东西看上去绝非平常之物,特别是挂在他腰间的那支紫金朱砂笔,即使是在这光线暗淡的房间内它也不时地在闪着金光,让人觉得在这支笔中似乎蕴含着无穷的法力。

  御飞儿从小道士左侧腰间挂着的那个乾坤袋上的“正”、“一”二字可以断定此人的确是从正一教来的,但从此人的年纪来看,他绝对不可能是正一教祖师张天师。御飞儿忍不住说了一句“看此人年纪绝非是那张天师本人。”

  知府大人听到御飞儿这么一说立刻回过神来,对着那几个家丁质问道“好大的胆子,你们几个真的是去龙虎山请那张天师下山除妖了吗?还是你们几个在半路请了个唱戏的回来糊弄本官。”

  那几个家丁吓的连忙下跪求饶“大人不要生气,小的们哪里敢糊弄大人,这位小道士的确是从龙虎山上请过来的,大人要是不信,你可以细问与他。”

  那位年轻道士见状忙开口解释道“大人无需为难他们几个,小道的确是从龙虎山而来,在下姓文,名奕扬,乃正一教张天师门下弟子。就在前几日,知府大人派来的这几位家丁来到了我龙虎山,想请我师尊张天师下山消灭那几个在仙霞岭上作乱的妖怪,不巧的是我师尊正在闭关之中,还远未到他老人家出关之日。不过师尊在得知此事后立刻传令我教执事长老玉虚道长,让他派小道下山助大人去消灭仙霞岭上的那几个妖孽,于是小道便随着大人派来的这几位家丁下了龙虎山一路赶到了这杭州城。”

  知府大人听了这位正一教小道士的话后将信将疑的又问道“那仙霞岭上的妖怪个个法力超群,纵使我朝天子钦派大军都无法将其剿灭,甚至还连累了杨将军受了重伤,至今昏迷未醒,那张天师怎会让你教执事长老就派了你一人前来?”

  “大人是嫌龙虎山只派我一人前来人数太少呢?还是嫌小道年纪太小呢?要是这次单独下山来的是我师尊,那大人还会有这样的担心吗?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就仙霞岭上的那几个小妖怪,小道一人去对付足矣。”这位叫文奕扬的正一教小道士心高气傲的回道。

  知府大人听了忙赔不是道“小道长你别生气,本官也是担心小道长的安危,毕竟那几个妖怪的本事十分的厉害,不过话已至此,本官也就放心了。哦对了,这里还有一位来自普陀山的小师父,他想随小道长一同前往仙霞岭,必要时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不知道小道长意下如何?”

  御飞儿一听知府大人在向文奕扬介绍自己,连忙站出来行礼道“小道御飞儿乃普陀山普慈道人门下,今天能在此地与龙虎山正一教的道友相识真是三生有幸。”

  那文奕扬立刻回礼问道“这位道兄真的是普陀山普慈道人的门下?我师尊张天师曾多次对我提起过你师父,我想他老人家与你师父一定非常的熟悉,今天能在此处与道兄相识也算是我们之间有缘,道兄如果愿意与文奕扬一同前往仙霞岭除,此行必能大获成功。”

  御飞儿见文奕扬如此看重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立刻对那文奕扬如实说道“你我都是同道中人,我们就不要如此客气了,奕扬兄直接称呼我御飞儿就是了。不瞒奕扬兄,御飞儿此次下山还是头一次离开普陀山,虽然在普陀山随师父普慈道人修炼法术已有十多年了,但从未有机会将所学之术用来降妖,也不知道自己所学的道家五行之术究竟有何等样的威力?此次前去仙霞岭除妖,一路上还望奕扬兄能对御飞儿多加指点。”

  文奕扬刚想再谦虚一番,一边的知府大人连忙插话道“两位小道长莫要谦虚,虽然二位年纪轻轻,但都能将捍卫人界安宁作为己任,这一点着实让本官佩服,我相信二位此去一定能马到成功,除去那几个妖怪。”

  站在一边的白胡子老道听了知府大人的这番话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什么马到成功,我看这两个愣小子就是去送死的。”

  好在那文奕扬并没有听到白胡子老道说的这一句话,要不然他非和那白胡子老道理论一番。这时就见文奕扬指着屋内病榻上的杨将军说道“对了知府大人,我师尊张天师在得知杨将军受伤后特意嘱咐我教执事长老让小道带一颗他亲自炼制的续命金丹下山,希望这颗由我师尊亲自炼制的续命金丹能治好杨将军的伤病。”说完文奕扬从自己腰间的那个乾坤袋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接着从瓶内倒出一颗药丸放在了自己手心中。

  “来人,速将这位小道长带来的金丹拿去给将军服下。”在知府大人的一声吩咐之下立刻有一位家丁上前取了文奕扬手中的那颗金丹给杨文广将军服下。那杨将军服下金丹后面色虽然有了些许好转,但整个人仍然是昏迷不醒。

  眼见杨将军服下了文奕扬带来的金丹之后病情并无明显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