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新的线索(1/2)

加入书签

  当御飞儿在听到龙洞山弟子重阳回忆到他的师父以道教中的宗旨教训自己门下的那一番话时,忍不住又打断了眼前的这位龙洞山弟子的回忆,说道:“想不到在你的那位师父口中还能说出如此慷慨激昂的话来,如此看来,在你师父的身上还留有一些道家正气。”说完这句话,御飞儿立刻又摇了摇自己的头,继续说了起来,“既然你的这位师父一心以苏州城百姓性命为重,能及时挺身而出救苏州城百姓于水火之中,为何他接下来又要与那个在震泽湖中作乱的妖怪狼狈为奸,搞什么祭拜河神的活动呢?要是他的这种祭拜河神活动只是一般的祭祀活动也就算了,可你的这位师父竟然要将一对童男童女作为贡品来献给那个在湖中作乱的妖怪,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岂是我等修道之人所为?”

  那位名叫重阳的龙洞山弟子在听了御飞儿的这番话后也显得十分激动,口中很是愤愤不平地说道:“什么道家正气?那都是在装模作样而已。老实说,五年前的那一场水患其实都是我的这位师父带来的,他之所以要急着出手阻止,并不是因为他在乎苏州城百姓的性命,而是担心他所带来的这一场水患会暴露他的踪迹。”

  “暴露踪迹?道兄,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御飞儿被重阳的这一席话给说糊涂了。

  “其实,我在五年前就已经知道了发生在我们苏州地界上的这一场水患,其始作俑者就是我的这位师父。确切的说,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师父,而是另外的一个人。”说到这里,重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听完重阳口中所说的这番没头没尾的话,御飞儿整个人的思绪更乱了,忍不住追问道:“另外一个人?道兄,你快把话说说明白呀。”

  “是的,如今我的这位师父应该就是五年前在那幅画中所画的那位仙人。在我打开了禹王庙后院地下洞窟中的那一扇石门之后,此人便附在了我师父的身体内,完全控制了我师父的言行。当我得知这个秘密时,心中不免起了一丝贪念,心想,只要我能替这位仙人保守住这个秘密,并且替他做事,说不定他真的会教我一些仙术,到时候我就真的能长生不老,飞升成仙了。因此,知道真相的我不但没有在教内揭穿我师父的真面目,而且还在暗中帮我这位假师父做事。可直到十多天前,我偶然从我的这位师父口中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之后,才恍然大悟了过来,想不到我的这位师父暗中竟然在策划着一件足以毁灭整个人界的大阴谋。心中极为害怕的我趁师父还未察觉到我已经偷听到了他的秘密,赶紧逃出了西山岛来到了苏州城。原以为自己把这个惊天的阴谋告诉那苏州城的知府大人后,那苏州知府大人一定会派人去阻止我的师父,可哪里知晓,那位苏州知府大人听了我所说的这件事情后竟然一点都不相信,反而还将我关在了这知府大牢里。”说到这里,重阳露出了一脸的无奈。

  “你又是如何知道你的这位师父是被那仙人附上身的呢?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惊天秘密,又是什么呢?”御飞儿急切的问道。

  “如今震泽湖中的湖水出现了离奇上涨,看来我师父的那个计划应该进行的差不多了,我看人界的这场浩劫是再所难免了,根本不是你这位小道士可以阻止的。不过你既然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吧。就让我从我是如何知道我师父是被那位仙人给附上了身说起吧。”说完,那龙洞山道士又开始回忆了起来:

  这事还要从五年前说起,那是在我师父成功阻止了苏州城的那一场水患,重新回到龙洞山后的某一个晚上。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我师父和往常一样,吃完晚饭后独自一个人便在教内的藏书楼中看书,而我则在教内的厨房里煮水,给我师父准备茶水。等到水烧开,泡好茶以后,我便端着茶水朝藏书楼走去。就在我到达了藏书楼的楼下时,突然听到藏书楼内传来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九太子,恭喜你此次能顺利逃出升天,不过你不要忘了,如果没有我暗中相助,你休想从那间地下密室中逃脱出来。”

  紧接着,屋内传来了我师父的说话声:“原来是你在暗中助我!既然你早知道我被关在了那禹王庙后院的地底之下,为何不亲自前来救我出去?还要费如此大的周章?”

  屋内的那位陌生人立刻回道:“你有所不知,当年,那大禹王治水成功之后不但在人界当上了真龙天子,功德圆满之后又飞升在天界做了神仙,成了天界三官大帝之一。你可别小瞧了三官大帝,他们的地位仅次于玉皇大帝。如

章节目录